|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五十三章競爭對手出現啦

第五十三章競爭對手出現啦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6047

黃小龍晚飯是在陳夜蓉家吃的。陳夜蓉親自下廚,炒了幾個家常菜,番茄炒蛋,蒜頭肉絲,回鍋肉之類的,還燒了條鯉魚。

今天晚上熏鴨生意開張,黃小龍就把發小嚴凱叫了上來,一起吃晚飯。

嚴凱剛從工地上回來,一身汗臭,灰頭土臉的,穿了件地攤上賣的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做的10塊錢一件的t恤,一條皺巴巴的黑色燈草絨褲子,一雙雙星膠鞋。顯得際遇十分潦倒和鬱郁不得志。

黃小龍心裡第一個想法就是……如果我混好了,一定幫幫凱子。

嚴凱看見黃小龍,一下子就震精了。

「我……我勒個去……我艹,我艹……」嚴凱鼓起眼睛走了過來,就和黃小龍並肩比了比身高。「小龍,幾天不見,你長高了?這……你沒穿增高鞋啊…」他就仔仔細細的觀察了一番,「竟然,和我差不多高了…你吃啥了?」

嚴凱這廝,長得牛高馬大,足足有一米八幾,以前黃小龍和他走在一起,就差不多足足矮了一頭,現在兩人身高平齊,伯仲之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長高了,」黃小龍笑著迴避這個問題,然後把嚴凱拉到餐桌旁坐好。「吃飯,吃飯。等會去蓉姐攤位上幫忙,今晚我生意開張。」

「好咧!」嚴凱也不羅嗦,而且他幹了一天的體力活,也餓極了,抓起碗就舀飯,盛了滿滿一碗飯,他扯著嗓子沖廚房喊道。「蓉姐,快出來吃飯啊。」

陳夜蓉在卧室里換好了衣服,化了淡妝,就走出來,在桌邊坐好。「那啥,小龍,凱子,開吃吧。」

陳夜蓉換了套玫紅的修身針織修長包臀鉛筆裙,襯出豐腴美好的身材;妝容濃淡適宜,唇彩泛著水晶的光澤。

漂亮,真漂亮!

而且,經歷了下午和黃小龍那點事兒之後,雖然沒有真刀真槍的做啥,但陳夜蓉也達到了一次高潮,臉上就有一種容光煥發的媚色,紅彤彤的,說不出的風韻十足。

嚴凱眼睛都看直了,渾然忘了肚餓,就喃喃道,「蓉姐,你真的不愧為我們雙喜街頭牌美女……耶,蓉姐,你用的什麼化妝品?我感覺你今天跟以往不一樣耶,有點…有點…那啥,我好好形容一下,有點澆完水之後的鮮花的感覺……對,就這感覺!」

黃小龍和陳夜蓉的臉,竟然默契的同時紅了起來。陳夜蓉狠狠的瞪了嚴凱一眼。「凱子,你廢話挺多的啊!趕緊吃飯!等會下去開張!別扯東扯西的!還有啊,以後你少教小龍那些不三不四的東西,還有,別傳那些黃色電影給小龍!」

「啊?蓉姐,這個……一般都是小龍傳給我的,這你可冤枉我了,我每天在工地上搬磚挑水泥,哪有時間找種子?」嚴凱一臉冤枉。

「得了,尼瑪,別廢話,吃飯。」黃小龍趕緊給嚴凱夾了一塊回鍋肉,堵住他的嘴。

吃飯。

陳夜蓉吃得很快,三兩分鐘就搞定了,然後對黃小龍和嚴凱道。「小龍,凱子,你們慢慢吃,姐先下去開張。等會你們把烹飪好的熏鴨帶下來。對了,小龍,你那啥漂亮女孩兒,讓她抓緊時間過來。」

「好,蓉姐,我吃完飯給她打電話。」黃小龍就一邊扒飯一邊說道。

「你這兔崽子,明明晚上要請人家幫忙,順便叫人家過來吃頓飯都不肯。」陳夜蓉咕噥了一句,白了黃小龍一眼,然後轉身出去了。

「那啥,小龍,我感覺你和蓉姐有點不對勁啊。你們之間,難不成發生了什麼?」陳夜蓉一走,嚴凱就神秘的笑了笑。「狗日的!蓉姐這種熟女,你也敢打主意?爽死你了吧?說說,味道怎麼樣?吹不吹?」

「瞎說!」黃小龍趕緊抗辯道。「沒有的事!蓉姐是我姐你知道吧?尼瑪比我大了7歲,我和蓉姐能幹什麼?你想太多了!」黃小龍說這話,心裡就有些發虛……擦,哥的第一個女人,就比哥大了整整7歲。

「好了,別吵,我就開開玩笑,別激動。」嚴凱就低頭扒飯,完了一邊咀嚼,一邊含混不清的道。「對了,上次聽你說你想破處,破了沒?去酒吧那次有收穫吧?」

「破處啊……還沒呢。」黃小龍弱弱的道。

嚴凱站起來盛飯。「沒破也不要緊,你現在長高了,我看你氣質也變了許多,挺帥的一個人,遲早會有女人送上門來讓你艹的。再說,你現在又要做生意了,月收入會過萬的,到時候,大把的女人。」

說著說著,嚴凱就有些悶悶不樂了,他坐下來,嘆了口氣,自嘲一笑,「小龍,你現在好了,做夜宵生意,一月能掙上萬塊,我還在工地上搬磚挑水泥,2000多塊一個月…」

「我暈,」黃小龍趕緊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凱子,咱倆誰跟誰啊?我賺了錢,肯定不會忘記你。對了,過段時間,我把這個夜宵生意讓給你。怎麼樣?」

「媽的!兄弟就是兄弟!沒話說!」嚴凱就很是感動的看著黃小龍,「不過,小龍,我也不是妒忌你。只是覺得自己沒用。」

「什麼沒用有用的,別說這些慪氣話,改天我把烹飪這道熏鴨的技術交給你,你和蓉姐一起做這檔子生意。」黃小龍說這些話,都是真誠的。一個是自己的姐姐兼年少時yy的女神,一個是自己的發小,兄弟,區區一個熏鴨手藝,有什麼不願意給的?給!這生意給他們做!

「兄弟,你這麼說,我感動的很,我也知道你不是說虛的,咱倆誰跟誰啊?對吧?」嚴凱心情就好了起來,唾沫橫飛的說了起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