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二十八章簡訊發出去了!

第二十八章簡訊發出去了!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5784

田園關掉電腦,取回u盤,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黃小龍。

這時,黃小龍整個人的臉色有點泛黃,嘴唇輕微的無意識的翕張著。

毫無疑問,120萬美金,對於黃小龍這種社會層次的人來說,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也不說黃小龍了,就是生活在這座城市的百分之九十的人,對於這樣一個數字,都只能跪下去。

雙方陷入沉默的僵局。

田園眯縫著眼睛盯著黃小龍,拿捏著火候,估摸著黃小龍的心理防線已經差不多快崩盤的時候,才主動開口。

「聽著,黃先生,你現在有幾個選擇。」田園的語氣是那種完美控制了局面,把握住了對手心理變幻節奏的頂尖律師的職業語氣。

「呼~~~~~」債多不用愁。經過幾分鐘的震撼和惶恐,黃小龍反而緩了過來,索性端了張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找出一包紅塔山香煙,抽出一根點燃,吸了起來,並順手遞了一根給田園。

「不用了,黃先生,我抽自己的。」田園從公文包里掏出軟中華香煙和zippo打火機。他愜意的抽著煙。「黃先生,現在的情況,對你來說,非常不利。作為一個資深律師,田某人還是建議你通過法律的手段,以合同的形式,來解決這件事情。當然,你還可以選擇死不認賬,或者通過法律之外的其他途徑,來嘗試解決這件事情。」

田園深深的看了黃小龍一眼。「不過,田某人要提醒黃先生,如果黃先生果真要動歪腦筋,想用其他方式和三小姐掰掰手腕,那麼……呵,以三小姐的勢力,說句不好聽的,分分鐘就可以讓黃先生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黃先生可以聽出來,田某人並不是在威脅你,而是在客觀的闡述一個事實。三小姐是有身份和社會地位的人……」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黃小龍忽然打斷田園那種控制全盤節奏的洋洋得意的發言。「對,我只是一個在社會上鬱郁不得志的小人物,就不說三小姐了,就算是田律師你,想玩死我,都是分分鐘秒秒鐘的事。這一點,我必須承認。而且,田律師,我算是聽出來了,今天你是下好了套,要讓我鑽。那麼,你所謂的『法律的手段,合同的形式』,又是什麼?」

「嗯?」田園微微一愣。黃小龍這時候的表現,倒令他有些驚訝。

按照他的精密計算,黃小龍此時此刻,應該崩潰嚎哭,亦或者精神失常蹦蹦跳跳,甚至有可能跪地磕頭告饒。

可是,黃小龍在經過了短暫的神魂失守之後,居然奇蹟般的鎮定下來。說話有板有眼,思路清晰,對答如流……

不過,田園始終不認為黃小龍擁有翻盤的能力,他從公文包里掏出一份事先準備好的合同,遞給黃小龍,「好,多餘的廢話,田某人就不多說了。這裡有一份合約,你看一下,如果沒有問題,你就簽下你的名字。」

「呵~~~」黃小龍無所謂的笑了一下,接過合約,仔細看了起來。

這是一份內容相當簡單的合約,黃小龍只用了3分鐘的時間,就反反覆復看了3遍。

看完之後,黃小龍心裡咯噔了一下。

這份合約,很怪異!相當怪異!

合約上聲明,黃小龍把三小姐價值120萬美金的鑽石項鏈扔掉了,造成了三小姐財產上的巨大損失。不過,合約上並沒有硬性規定,黃小龍必須賠償!

合約上有幾個條款……

1,乙方黃小龍,如果沒有賠償能力,那麼,可以選擇不予賠償他給三小姐帶來的120萬美金的損失。

2,如果乙方黃小龍無力賠償,那麼,在簽署合約的一刻起,5年時間內,三小姐擁有對乙方黃小龍的無條件隨叫隨到召喚權。也就是說,在這5年時間內,乙方黃小龍必須隨時待命,只要三小姐一句話,那他就必須放下所有事情,立刻趕到三小姐身邊,聽候差遣。。

3,三小姐不得強行命令乙方黃小龍做任何違背法律,違背人文道德,違背自然規律的事。除此之外,乙方黃小龍,必須無條件完成三小姐安排的每一件事情。

4,合約在5年之內有效,5年之後,合約將失去法律效力,乙方黃小龍恢復自由身。三小姐將不能以任何形式,任何手段,再追究乙方黃小龍遺失項鏈所帶來的損失。

5,在合約生效期間,若三小姐本人發生意外,合約自動終止,乙方黃小龍恢復自由身。

6,在合約生效期間,若乙方黃小龍發生意外,合約自動終止。

7,在合約生效期間,若乙方黃小龍可以一次性賠償120萬美金,則有權單方面撕毀合同。恢復自由身。

「呃?」黃小龍手裡拿著這份怪異的合約,感覺很無語……這是啥合約?擺明就是一份賣身契!

而且是一份沒有工資沒有保險沒有任何報酬的賣身契!

但是話又說回來,5年時間,就算黃小龍去全球500強企業裡面,做一個管理人員,恐怕也很難賺到120萬美金吧?

況且,這份合約上說得很清楚,黃小龍並不是每天24小時守在三小姐身邊,俯首聽命。只不過是在三小姐需要他的時候,才會叫他。也就是說,這份合約,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其實並沒有限制黃小龍的人身自由。

現在黃小龍自己都很難判斷,這份合約對於他來說,是賺,還是虧。

「黃先生,」這時,田園用一種推心置腹的口氣說道,「我從私人的角度出發,和你聊兩句吧。」

「請說。」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