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二十五章你該不會要我賠吧?

第二十五章你該不會要我賠吧?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4776

「喝酒?!」還沒等黃小龍反應過來,女神就順手扔過來一瓶啤酒。權且接住。一看,啤酒瓶上尼瑪全是英文,看來是進口的。

女神把啤酒扔給黃小龍之後,便手扶橋護欄,仰望星空。她收起了剛才那一剎那絕代風華的笑容,就好像一個吝嗇的守財奴,收起了他的保險箱。她恢復了一貫的冷艷,生人勿進。在她的眼睛裡,有一些令人心碎的憂鬱和煩悶。

「呃……她應該不會跳河了吧?」黃小龍期期艾艾的看著女神,心裡有些吃不準。

「過來,陪我喝酒。」女神調過頭看了黃小龍一眼,然後舉起手中啤酒瓶,仰頭灌了一口。

「哦~~~~~」黃小龍趕緊走了過去,站在女神旁邊,立時就從女神身上,嗅到一股神秘而優雅的味道,像是麝香,又像是果香,迷人極了。黃小龍心想,這就是傳說中的女神的味道吧!真好!

「算了,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我就陪女神喝會酒,聊會天,確定她不會再跳河了為止。」黃小龍用牙齒把啤酒瓶蓋咬開,咕嚕嚕喝了一口。這酒剛剛一入口,就讓黃小龍感覺到一種黏稠的口感,並且伴隨一種淡淡的太妃糖味道,緊接著,又有香草,李子,以及微燒焦木材的古怪味道,連番衝擊黃小龍的味蕾。

一口酒吞下肚,讓黃小龍感覺到餘韻悠長。涓細的酒精燃燒感,似乎超越了啤酒的極限。

「好喝!這啤酒真好喝!」黃小龍脫口道。「那個,女神,這啤酒,得幾十塊一瓶吧?」

女神沒搭理黃小龍,自顧自的喝著啤酒。

黃小龍訕笑了一下,「回頭我也去超市買幾瓶放在家裡,有客人的時候,拿出來招待也好。嘿嘿。」

「波士頓啤酒公司釀造的samueladams『utopias,每一瓶的市價是100美刀。」女神淡淡的道。

「噗~~~~~~」黃小龍一口酒含在嘴巴里,還沒咽下去,猛然噴了出來。「100,100美刀?!呃……我想,我還是更欣賞國產的啤酒品牌。」

「喝酒。」女神沒再多說,仰頭就把一瓶啤酒給一口氣幹完了。

女神都這樣喝了,黃小龍雖然酒量不行,也只能捨命陪女神了。他二話不說,也是一口氣喝完一整瓶啤酒。

女神把手中的空啤酒瓶子一扔,直接從地上又撿起兩瓶啤酒,也沒用開瓶器,兩瓶啤酒嘴對嘴,瓶蓋對瓶蓋,也不知道女神用的是什麼手法,「噗」的一下,兩瓶啤酒同時開了。扔一瓶給黃小龍。「幹了。」

「呃……」黃小龍被女神那神乎其技的開瓶技巧給鎮住了,就感覺有點像是在看特效電影。

「幹了。」女神又是一口氣幹完一整瓶啤酒,然後提醒還在發傻的黃小龍。「你,把酒幹了。」

「噢。」黃小龍這才回過神來,咬了咬牙,一口氣喝完一瓶啤酒。

就這樣,你來我往,兩人你喝一瓶,我喝一瓶,都是一口氣干,中間不帶歇的。

10分鐘的時間,黃小龍喝了整整7瓶啤酒!

這已經接近黃小龍酒量的極限了!

而且,這酒的後勁很足,現在,黃小龍就感覺到頭暈目眩,腳下發飄,醉倒是沒醉,但是已經陷入半醉半醒的狀態。

「等等!」黃小龍懸崖勒馬,趕緊叫停。看架勢,女神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黃小龍很清楚,再喝下去,自己肯定被灌醉。

「嗯?」女神看了看黃小龍。她倒是氣定神閑,毫無醉意。

「女神,你的酒量那是沒話說……不過,我是不能喝了。咱們就適可而止吧。你也甭跳河了,回家睡覺吧。」黃小龍打了個酒嗝說道。

女神凝神看了看黃小龍,不過並沒有勉強黃小龍繼續喝下去,而是悶聲不響的看著河面,眸子中的鬱悶和不開心,又氤氳上來。

酒喝到半醉半醒的狀態,黃小龍的膽子也大了起來,話也多了起來,「那個,女神,你看起來真的很不開心,你看看,咱們聊也聊過了,酒也喝過了,你就不能開心點么?你這風華正茂傾國傾城的,喝著100美刀一瓶的啤酒,開著寶馬,就不能想開點么?你瞧瞧,我一個diao絲,都能堅強樂觀的活著,每天晚上看看新聞聯播,每周二和周日吃一頓肉,也活得有滋有味的……」

「講個笑話來聽。」女神開口打斷了碎碎念的黃小龍。「你這麼能侃,講個笑話聽聽。」

「笑話?」黃小龍窒了一下,心想,我可不會講什麼笑話啊。抬眼看了看女神那略有期待的眼神,黃小龍不忍心讓她失望,立即搜腸刮肚,終於想到一個,囁嚅道。「不管什麼笑話都可以?」

「嗯。」女神點頭。

「好,那我就給你講一個洗衣服的笑話。」黃小龍清了清嗓子。

「從前,有一個三口之家,一對年輕的夫妻,還有一個小孩兒,住在一個很窄的房子里。丈夫常常上晚班,深夜回家。妻子每天帶著孩子早睡。你想想,夫妻之間,總歸還是要親熱的。但是和孩子住在一起,房子又那麼窄,就有很多不方便。為了避免尷尬,兩人就約定了一個暗號。假如一方說,『今天想洗衣服。』另一方就心領神會,等孩子睡著了,就偷偷到另一張床上親熱一盤。有一天,夫妻之間鬧矛盾正在冷戰,誰也不想先妥協,丈夫叫孩子,『去告訴媽媽,我的衣服今天要洗了。』妻子聽了以後叫孩子回話,『今天洗衣機壞了。』第二天,妻子回心轉意有些自責,就打發孩子去問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