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二十三章謝謝你,小龍!

第二十三章謝謝你,小龍!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3454

這個衛生間太尼瑪狹小了!

蹲便器佔據了一些位置,再放一個水桶,基本上就只能容納一個人在裡面洗澡,可現在,衛生間里卻有兩個人!

黃玲急切之下,搶上一步,摁住黃小龍的嘴,因此,兩人的身體,就不免貼在一起。

黃小龍是沒想到,黃玲會突然摁住自己的嘴巴,本能的一慌,抓住毛巾的手就一松……

呃,於是,本年度最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也就是說,黃小龍那已經有了嚴重原始反應的部位,就如同脫韁的野馬,失去了束縛,死死抵住黃玲的小腹。

一種根本無法用任何語言來形容的感覺,頃刻之間,傳遍黃小龍全身!他的思維都停頓了!只覺得一股子暢快,整個人輕飄飄的,就好像是在雲端行走,下意識的,黃小龍也沒去管毛巾不毛巾了,雙手一圈,摟住黃玲的腰。

說起來,黃玲更加不堪!

這個久曠的俏寡婦就感覺一根電棍抵住自己,全身痙攣,下意識的把雙腿給夾緊了。摁住黃小龍嘴巴的手,也無力的癱軟下來,順勢搭在黃小龍肩膀上。

這時,倩倩就站在衛生間外,「媽媽,你在洗澡么?」

「是……是的,媽媽在洗澡,倩倩,快點去睡覺……時間,時間不早了,已經1點多了……」黃玲吞了一口口水,素雅的臉上,紅霞燃燒,脖頸都紅了,別過臉不去看黃小龍,呼吸急促,聲音凌亂。

「媽媽,你怎麼了?你的聲音怪怪的啊。」倩倩疑惑道。

「倩倩聽話,別磨磨蹭蹭了……快點……快點去睡覺。」黃玲故作生氣,聲音也就嚴厲了幾分,「聽話!」

「噢……媽媽,你洗澡為什麼不開熱水器啊。」倩倩並不肯馬上就去睡覺。「媽媽,剛才我好像聽見你在和誰說話。」

「沒有!」如果現在地上有個洞,黃玲肯定二話不說鑽進去了。現在要真是被孩子發現了她和黃小龍以這種姿勢同處在衛生間,那……不是屎都是屎了。「媽媽剛才在打電話。」

「哦,打電話……那,媽媽,你快點洗澡吧,你明天還要上班。」倩倩簡直就是不依不饒。

黃玲悲壯的看了看黃小龍,然後一伸手,把熱水器開關擰開了……

「嘩~~~~~」

一股溫熱水從噴頭上傾灑下來,濺了黃小龍和黃玲一身。

黃玲瀑布般披散的秀髮被淋濕了,她的襯衣被淋濕了,她的牛仔褲也被淋濕了。

於是,她火辣辣的身材線條,就凸顯出來了。

黃小龍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黃玲!

此刻,已經淪為濕身女郎的黃玲,胸部凸顯出來一件半杯式胸罩的輪廓,而且,在水流的作用下,黃玲的胸部和襯衣,胸罩,無限的貼合,就顯得十分滾圓挺翹,隱隱約約,還可以看見兩個小凸點。

水流從黃玲欺霜賽雪,素凈高潔的臉頰上掠過,順著她的脖頸,瀉入襯衣領口。

此時的她,在黃小龍看來,猶如維納斯女神雕像一般,豐滿而聖潔,柔媚而單純,優雅而高貴!

有或者影視作品中,描述過一些偉大的正人君子,坐懷不亂,在這種情況下,可以保持正常健康,積極向上的樂觀心態,目不斜視,心中沒有任何非分之想,浩然正氣。

可那是小說,電視。

黃小龍做不到!!!!

他內心的道德觀念,禮義廉恥,已經徹底崩潰了!瓦解了!灰飛煙滅了!

黃小龍毛手毛腳的,用很大的力氣,死死摟住黃玲的腰,呼吸急促得像是在拉風箱。他的眼睛裡,有焚山煮海的火焰在燃燒!他肆無忌憚的盯著黃玲!他感覺到,自己的鼻腔,都要噴出血來了!

黃玲也不是聖人!

她只是一個久曠的寡婦。她也是血肉之軀,她也是有七情六慾,有女人原始的慾望。

而且,今天發生在這裡的所有尷尬,不堪,都不是黃小龍造成的。

她提不起一絲憤怒,她全身酥軟,雙腿死死夾緊,輕輕的摩擦著,僅存的理智,讓她將雙手放在黃小龍胸膛上,輕輕一推。

奈何,這些都是徒勞的,她的手是那麼的無力,推在黃小龍胸上,就好像蜻蜓撼石柱。

「媽媽,我去睡覺了,你也快點洗完澡,早點睡覺吧。」倩倩終於離開。

「呼~~~~~~~」

黃玲和黃小龍,心裡同時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但是,氣氛還處於劍拔弩張之中。

黃小龍依舊死死摟著黃玲,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凹凸有致的曲線。

「小龍……小龍……」黃玲無力的叫喚了兩聲。「倩倩……倩倩去睡覺了……」

「黃老師,你……你把我害死了……」黃小龍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黃玲。「你真的把我害死了。」

黃小龍一邊說,右手就鬼使神差的往下一移,恰好就搭在黃玲的牛仔褲上。被充分淋濕的牛仔褲,緊緊的貼在黃玲曼妙的身體上,就勾勒出來一個完美的臀部弧線。

黃小龍只覺得觸感緊緻而不失彈性。

他真的要瘋了!

「我……」黃玲渾身打著激烈的擺子,嬌軀像是棉花糖一般軟了下來,如果不是把雙手搭在黃小龍肩膀上借力,此刻她肯定已經癱軟在地!

「黃……黃老師……你,你好漂亮……我覺得你好有味道…」在平時,黃小龍是不可能對黃玲說出這種近乎輕佻的話的。可現在,理智已經離黃小龍越來越遠。他就像喝醉了酒,酒壯了膽,啥話都敢說了。「黃老師……我,我想……我想……我想親你一下,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