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十四章吃你的啊?

第十四章吃你的啊?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3226

情況很詭異。

在劍拔弩張的氣氛下,狗哥居然死死攥著一而再再而三慰問他母親的黃小龍,口口聲聲的說『謝謝』。

而且,此時此刻,狗哥眼睛裡面那層暴戾,瘋癲,神經質,居然不翼而飛。就好像湖面上的水霧蒸發在陽光下。

「嗝~~~~~~~~」狗哥連連打著飽嗝,抹了一把眼淚。「兄弟,老子吃了你的鴨子,全身舒坦啊,就跟日了幾個極品女人感覺差不多……爽爆了!現在,老子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肚子也不餓了,趕明兒老子就找人砍死那個醫生。開的什麼葯?還不如兄弟你做的幾隻鴨子管用!」

「呃……」黃小龍現在的感覺,就跟坐過山車似的。前一刻還被狗哥喊打喊殺,現在卻被狗哥親熱得像是親兄弟一樣握著手。

狗哥的幾個馬仔,還有陳夜蓉她們,也懵了。

過了好半天,大家才醒過味……狗哥的厭食症,居然因為吃了幾隻黃小龍做的鴨子,不藥而癒!

這尼瑪似乎不科學啊!

不過,事實就是這樣的。

再看狗哥的臉色,奇蹟般的透出一股紅潤,和剛才那張蒼白的殭屍臉,就完全是兩個概念。整個人的精氣神,也跟著提升上去。說話中氣充沛,就不像剛才那樣干吼了。

「都愣著幹嘛?誤會,都他媽是誤會!」狗哥連忙一瞪眼,示意馬仔們鬆開陳夜蓉和嚴凱。

旋即,狗哥拍了拍黃小龍的肩膀,「那個啥,兄弟,你就別口口聲聲要日我媽了,我媽去年就過世了……要不,狗哥給你找個年輕的讓你日?」

說著,狗哥朝那邊傻站著的性感靚女打了個響指,「噓~~~你過來。」

性感靚女蹬蹬噔的跑過來,做歡呼雀躍狀。「狗哥!你好了?哇!太好了!我就說嘛,吉人自有天相!」說完就挽起狗哥的手,用隆起的酥胸,磨蹭著狗哥的肩臂。一副煙視媚行的樣子。

「甭哇了,」狗哥伸手在性感靚女繃緊的挺翹美臀上捏了一把,對黃小龍說,「喏,這個年輕,你拿去日吧。還挺緊的。」

性感靚女嚶嚀一聲,也沒說啥。

「呃……」黃小龍一窒,趕緊道。「狗哥……我……我哪敢……哪敢日你的女人啊……我就是情急,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張口就罵了……您別介意……主要是,我見不得有人侮辱我姐……」黃小龍也不是個愣頭青,現在事情有轉機,他也就就坡下驢,趕緊說幾句好話。

「哦……沒事,沒事,原來,你是想日你姐啊!理解,理解。」狗哥連連點頭。

黃小龍一腦門汗就下來了,心想,這狗哥簡直是粗俗到了一定境界了。

「狗哥,別開玩笑了。坐坐唄。」陳夜蓉也緩了過來,就笑吟吟的招呼狗哥道。

「噢……坐就不坐了。阿蓉啊,剛才是狗哥心情不好,跟你開個玩笑。別往心裡去啊。」狗哥難得的道了個歉。「吃飽了,病也好了,全身都是力氣,狗哥就準備回家做做活塞運動,就不耽誤你們打烊了。那啥,保護費照舊,照舊。」

這句話一說,臭豆腐和魚三他們,懸著的心,徹底放下來了。

「那個啥,」狗哥又沖著黃小龍道。「今個兒,是兄弟你救了狗哥一條命,要不是你這幾隻鴨子,狗哥估計再餓幾天,就得到陰間去收保費了。得了,兄弟,以後,你就跟著狗哥混吧,給你配幾個小弟,讓你罩一個場子,拉風吧?到時候,要錢有錢,要女人,大把!」

還未等黃小龍答話,陳夜蓉趕緊道。「狗哥又說笑了,小龍是本分孩子,老實巴交,做不來古惑仔的。」說著,用眉眼給黃小龍打眼色。

「是啊,狗哥,我……我做不來這個……」黃小龍本身就不想當什麼古惑仔,赫然,他靈機一動,「不過,還真有件事兒,想讓狗哥幫個忙……」

「啥事?兄弟你儘管開口!今個兒狗哥大難不死,都是兄弟你的功勞。有啥事,只要辦得到,都答應你。」狗哥拍了拍胸脯,很有義氣的樣子。

「呃……狗哥,其實我想在雙喜街賣鴨子……」黃小龍把這事兒提了出來。

「沒問題啊,這有什麼問題?你賣就行了,你不但可以賣鴨子,還可以賣雞,賣魚,想賣啥賣啥!」狗哥無所謂的道。

「可是……他們不給我攤位。」黃小龍澀然道。

「誰他媽不給你攤位?誰他媽不給你攤位!」狗哥眼睛一鼓,那種當慣了老大的氣勢,不經意間,就流露出來,非常猙獰,「老子砍死他!」

「咯~~~~~~~」魚三喉嚨下意識的滾動了一下,腳肚子差點抽筋,臉色發青,「哦!小龍,攤位的事情,我一開始就是同意的!我沒有意見!嗯,就雙喜街夜市,你看中什麼位置,你就在什麼位置擺攤,誰敢說個不字,那個……砍死他!」

臭豆腐,李福財,鄒嬸,也趕緊唯唯諾諾的道。「對,對,小龍,我們都同意,都同意,你要攤位,誰敢說不字?你儘管放寬心,從明天開始,你就可以在雙喜街賣鴨子了。」

陳夜蓉低聲笑罵道。「小兔崽子,倒是機靈的很。」

「好了,攤位是小事情,以後,你擺攤,保護費全免,有誰敢到你攤位上搗亂,你報狗哥的名字,你就說是狗哥罩的,懂么?有誰惹你,狗哥立馬砍死他!」狗哥居然把手機號碼,留給黃小龍。最後要走的時候,狗哥想起一件事。「對了,兄弟,你這鴨子,賣多少錢一隻?」

「這個……」黃小龍倒是沒有考慮過熏鴨的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