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十三章你真是個人才啊!(下)

第十三章你真是個人才啊!(下)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5629

為首的一個男人,大約三十七八歲,不高,頂多也就是一米七上下。身穿大花襯衫,一條短褲,一雙拖鞋。他脖子上掛了一條大拇指粗細的金燦燦的項鏈,平頭,叼著煙,燈光下,只見他雙手十指,至少戴了6枚碩大的金戒指。

一個二十齣頭,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栗色捲髮,黑色弔帶,雙腿裹在鏤空絲襪中,雙峰裂衣欲出,擠出深深溝壑,高跟鞋踩得噔噔直響,嗲得像條貓的性感靚女,軟軟的靠在男人懷中。

這男人精瘦,五官輪廓卻透出一股子兇悍的氣勢,眼眉之間,全部都是煞氣,眼窩裡還跳動著殺氣。從他的襯衫領口處,竄出來一截猙獰的紋身,一直延伸到下巴處,更襯托出他的邪異。他的眼神很怪,有點兇殘,有點神經質,脖頸一抽一抽的。

在這男人身後,跟隨著5個滿臉橫肉,不怒自威的彪形大漢。

「媽的,看什麼看?!」男人身後的一個彪形大漢,直接指著一個攤位上,還在吃宵夜的客人,「打烊了!還吃?回家吃屎吧!」

那食客屁話都不敢說,灰溜溜的站了起來。

「哬~~~呸!」為首的那個邪異男人,猛然吐出一口痰,直接吐在那食客臉上。

「啊~~~~~」那食客一張臉變成醬紫色,哆哆嗦嗦,敢怒不敢言的看著邪異男人。

「看什麼看?再看砍死你!滾!」邪異男人,脖頸神經質的抽了一下,又是一口痰吐了出去,吧嗒一聲,又吐在那食客臉上。

食客掩面而泣,撒丫子跑了。

「嘩~~~~」

一下子,還未散去的食客,紛紛買單走人,作鳥獸散。

「清場咯~~~」邪異男人狠狠的在懷中靚女的胸器上,揉了一把,他的力道極大,捏得靚女軀體抖動,低聲痛嘶。

「很痛么?」邪異男人一臉憐愛,側頭問道,眼中卻輻射出來變態的表情。

「不……不……狗哥……一點都不痛。」靚女粉臉上,划過一抹深深的心悸,趕緊說道。

「那爽不爽?」邪異男人『狗哥』,陰測測的笑了一下。

「爽……爽……好爽啊……」靚女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好爽啊~~~~啊~~~~~~~啊~~~~~~~~」

這群人,直直的朝陳夜蓉的攤位走來!

途中,經過一個炒粉攤,『狗哥』抓起桌上別人吃剩下的一份炒粉,直接用手抓了一把,往嘴巴里一塞,旋即……

「哇~~~~~~」

炒粉剛進嘴,狗哥就彎腰嘔吐起來。

「狗哥,你怎麼了?怎麼了?」靚女趕緊給狗哥捶背,臉上是心驚肉跳的表情,生怕狗哥神經發作,自己受到牽連。狗哥身後的幾個馬仔,也都是臉色惶恐,手足無措。

狗哥吐了一陣,忽然跳了起來,直接跳到炒粉攤位上,一個胖廚師面前,用手指著已經嚇軟的胖廚師的鼻子,陰陽怪氣的叫道,「這是什麼?這他媽是什麼?剛才老子吃的他媽是什麼?」

「狗……狗哥……是……是……是炒粉……」胖廚師被狗哥凶神惡煞的表情,嚇得想哭。

「艹!炒粉?為什麼沒有味道?很難吃,你知不知道?跟屎差不多!炒粉?我炒你媽!」狗哥暴跳如雷,「啪」的一聲,一個耳光狠狠的抽在胖廚師臉上,緊接著,一腳飛了出去,將胖廚師踢飛。

「噢!真的沒什麼味道。很難吃。」暴行之後,狗哥舉目望天,兩行清淚,從他眼眶中滑落,他的表情虔誠得像是最迷信的宗教信徒。

這邊,黃小龍,嚴凱,以及雙喜街五大巨頭,全部傻眼了。

狗哥。就是雙喜街幕後真正的黑手!

真正的大佬!

雙喜街五大巨頭,之所以可以用幾乎任何手段,來懲罰破壞夜市規則的人,挑腳筋,非法拘禁,綁架,毆打……是因為他們背後有狗哥罩著;

雙喜街之所以還沒有因為嚴重擾民,而被取締,一方面是陳夜蓉的功勞,但另外一方面,更大的原因……是因為狗哥罩著雙喜街;

狗哥是個流氓。大流氓。

狗哥是黑社會。

狗哥是z市老城區的老大之一。他和其他幾個老大一起,制定了z市老城區的地下規則。狗哥除了牢牢的控制著雙喜街,每個月在雙喜街收取一筆龐大的保護費之外,他在z市老城區,還控制著2個農貿批發市場,3個電玩城,1個旱冰場,2個酒吧,以及一些地下賭場。

據說狗哥13歲就出來混,14歲就拿刀砍人,16歲就有幾十號手下,死心塌地的跟著他混。

據說狗哥曾經有不下10次,被人砍成重傷,躺在醫院的急救室里輸血搶救;當然,他也不下10次,把別人砍成重傷,甚至砍死。

因此,狗哥今天擁有的一切,都是他用命去賭回來的。他是個極危險,極兇殘,把腦袋別在腰間耍的人物。不折不扣的狠人一枚。

黃小龍從來沒見過狗哥本人,只是聽說過狗哥的威名。今晚第一次見到,心中湧起莫名的緊張,而且,他覺得,他看到的狗哥,除了凶之外,還有一些變態!一些神經病!像是……一個瘋子!

「狗……狗哥今晚怎麼了……是……是不是喝醉了?怎麼跑到雙喜街鬧事,這……這可是他自己的地盤啊……」在黃小龍面前很兇的魚三,此刻嚇得直縮脖子,全身微微發抖。

不單是魚三。鄒嬸,臭豆腐,李福財,個個都臉色發白,局促不安。

陳夜蓉秀眉深鎖,喃喃道。「狗哥這是在玩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