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十一章卓一航!

第十一章卓一航! (1/3)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7305

黃小龍騰騰騰跑下樓,回到自己家。關了門,坐在沙發上抽了三根煙,心情都難以平靜下來。

腦海里,交替上演的,全部是剛才親眼目睹的一幕……太震撼了,太驚艷了,太不可思議了。特別是當蓉姐得到釋放,那一剎那流露出來的銷魂表情,嘖嘖,黃小龍不敢深想,他記得家裡的衛生紙已經用光了,這個時候他又不想洗澡,於是,強迫自己不要再想了。

於是就做熏鴨。

把剩下的7隻鴨子,從冰箱里取出來,開始一步步的操作。一直忙活到晚上10點多,7隻鴨子才悉數完成煙熏工序,最後只剩下加入茶水回鍋蒸這道工序了。

這時,嚴凱打電話過來,叫黃小龍到夜市喝點小酒。黃小龍索性把嚴凱叫了上來。

7隻熏好的鴨子,用一個大大的塑編袋裝好;泡了一鍋香氣騰騰的茶水,裝滿了一桶。

黃小龍把塑編袋扛在肩膀上,一手提桶,準備到蓉姐的攤位上,借她的蒸籠,完成最後一道工序。

嚴凱進了屋,倒是一驚。「咦,小龍,你這是幹嘛?」

「甭廢話,幫我提桶,」黃小龍順勢把一大桶茶水,遞給嚴凱。嚴凱接過桶,更加詫異。「茶?小龍,你這到底是在玩哪樣?」

「等會你就知道了。走,蓉姐攤位。小心點,茶水別灑了。」黃小龍招呼嚴凱出了門,直奔蓉姐攤位。

在這個時候,雙喜街的夜晚已經相當開放了。

人來人往,喧聲震天。

密密麻麻的白熾燈,把雙喜街照耀得宛如白晝,一波波食客盡情的在這裡喝酒,撒野,摸小姐,亦或者吹噓著一些不著邊際的牛逼,有的則裝逼談論國際形勢,石油價格;一個個穿著暴露的陪吃小姐,陪酒小姐,賣花姑娘,蝴蝶一般穿梭著;還有跑堂的小廝,甩開嗓門猶如野獸般咆哮著,「來了啊!熱氣騰騰的爆炒大腸,火爆腰花!」「再來一件啤酒!雪花100!」「喂喂喂,幫這個哥喊幾個妹子過來,快!要能喝的!」「哎喲,哥,你要帶這個美女開房?來來來,我帶你去,我帶你去,沒問題,就是『光大旅社』,有24小時熱水供應,衛生,方便,房間里還有套套喲。」

……

「小姐,我看你印堂發黑,兇相,兇相!最近,恐怕是有血光之災。」

嚴凱提著桶在前面開路,嘴裡嚷嚷著,「借過借過,剛燒的開水,小心燙著……借過借過。」

黃小龍扛著裝了7隻熏鴨的塑編袋在後面跟著。

嚴凱回過頭沖黃小龍賊兮兮的笑了笑。「小龍,看見沒有,那邊算命的那個妹子,昨晚我上過。嘿嘿嘿。」

黃小龍抽空瞥了一眼,看見一個算命攤位上,一個穿著唐裝,略微有些猥瑣的老頭子,正捧著一個牛仔超短裙,濃妝艷抹的長相較為坎坷的小妹妹的手,反覆的搓弄著。

那小妹妹一眼看到嚴凱,立即尖聲尖氣的喊道。「哥哥,妹兒的功夫還不錯吧?今晚又來玩啊!妹兒好愛你的!」

「ok!」嚴凱誇張的浪笑著,提著桶的手一晃,差點把桶里的茶水灑出來。

黃小龍怒斥道。「凱子,小心點!」

兩人終於來到位於雙喜街最中央的一個攤位。

蓉姐的五香鹵雞爪攤位。

這時,攤位上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

5張桌子,都坐滿了人,有兩個跑堂的大姐在張羅著。一盞散發著曖昧燈光的路燈下,蓉姐坐在椅子上,守著她的生意。她穿著一身素色連衣裙,翹著二郎腿,靜靜的神態,從容不迫的抽著煙。橘黃色的燈光,在她光潔的修長美腿上,留下了一片朦朧誘人的反光。少婦的風韻,不經意間,就散發出來。

看到黃小龍來了,陳夜蓉就笑了笑,眼神里有親昵的味道。「小龍,你等會,有一桌客人快要吃完了。」

「嗯,蓉姐,你甭管我。我先把熏鴨蒸上。」黃小龍趕忙跑到蒸籠那邊,把鴨子放在大盤子里,倒入茶水,然後開蒸。

忙完這些,黃小龍興緻勃勃的跑到陳夜蓉身邊,一邊笑一邊搓著手,「蓉姐,幾個小時後,你就能品嘗到已經失傳的乾隆熏鴨了!嘿嘿嘿!」

蓉姐點了點頭,似乎並沒有把黃小龍所謂的『已經失傳的乾隆熏鴨』放在眼裡,「得了,過去喝酒吧。我就不管你和凱子了。悠著點,別喝太多。」頓了一頓,蓉姐橫了黃小龍一眼,壓低嗓音道。「凱子這孩子,騷的很,小龍,你嘴巴可要乾淨點,別亂說,別惹你姐姐生氣。」

「知道知道。」黃小龍連聲答應。「下午的事,我就爛在肚子里,打死我都不說。」心裡卻道。「這件事,我自己留著回味就行了,哪裡捨得讓別人分享?」

「小兔崽子!」蓉姐別開頭,就不去看黃小龍了。

「小龍,快過來喝酒!」嚴凱把客人剛剛離開後留下的一張桌子佔了,老實不客氣的叫了兩件雪花100,3斤雞爪,一臉賊笑。這貨倒懂得撿便宜,反正黃小龍在他蓉姐這兒吃東西喝酒,從來就是免單。嚴凱也樂得沾光,白吃一頓。

要完成最後的蒸鴨工序,最少也得4個多小時,閑著沒事,也只能喝喝酒,消磨時間了。

黃小龍坐了下去,就和嚴凱一杯一杯的灌起啤酒來。

在這奧熱的夏天,就著香脆爽口的雞爪,喝著冰凍過的啤酒,眼睛四處掃描,打望著從攤位前掠過的一個個陪酒女人,水靈靈的賣花姑娘,做皮肉生意的小姐,倒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

不過,黃小龍心裡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