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都市至尊天驕 >第九章陳夜蓉

第九章陳夜蓉 (1/2)

小說名稱《都市至尊天驕》 作者:我丑到靈魂深處  更新時間:2013-04-06 15:09  字數:3701

本來,黃小龍為了烹飪這道熏鴨,就沒顧上吃午飯,現在正是飢腸轆轆。美食當前,他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將3隻熏鴨,吃了兩隻半,這才歇口,意猶未盡。

小心翼翼的將剩下的半隻熏鴨放好,黃小龍美滋滋的坐到沙發上,點燃一根煙,翹個二郎腿,愜意的抽了起來。唇齒之間,依舊甘香殘留,舌頭上滾動著曼妙的餘韻。

「太爽了!太好吃了!」黃小龍徹底嘆服。

繼而,一種狂喜涌了上來。「就這道手藝,別說雙喜街了,就算整個z市,經營鴨肉的,誰敢和我爭鋒?尼瑪,命運啊,你果然是公平的,這回,還不賺肥?!哈哈哈哈!」

樂呵了老半天,黃小龍才平靜下來,開始盤算自己的發財大計。

想了一會,他決定去找陳夜蓉。蓉姐。

一想到蓉姐,黃小龍腦海中,就如同電影鏡頭般,自動切換出來一個畫面……

在煙熏火燎,烏煙瘴氣的雙喜街夜市,一個穿著光鮮時尚,風情萬種,無比優雅的少婦,在一個五香鹵雞爪的攤位前,靜靜的坐著。她不咋呼,不吆喝,眼睛不亂瞟,目光清淡如水,翹著一個極具風韻的二郎腿,用嬌美的手指,夾著一根緩緩燃燒的精緻的女式香煙,繁星般的燈下,各鑲了一顆鑽石的用來夾煙的食指和中指,閃閃發光,一點一滴的躍動,散發著難以言喻的成熟風情。

雙喜街的嘈雜和混亂,似乎與她無關。她優雅的賣著她的五香鹵雞爪。這就是陳夜蓉。雙喜街的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白的香煙,紅的指甲,不在乎的表情,從容不迫的境界,慵懶的少婦!

事實上,陳夜蓉在當姑娘的時候,就已經在雙喜街擺攤,賣她的五香鹵雞爪了。她的鹵水,是有秘方的,鹵出來的雞爪,色香味俱全,再加上她高挑的身材,靚麗的五官,待人接物的一團和氣,她的生意一向火爆。每晚三十斤五香鹵雞腳,全部賣完。就算沒賣完的,在打烊的時候,也會有她的各種追求者,全部打包帶走。

現在,她已經是一個31歲的離異的少婦,她依舊在雙喜街賣著她的五香鹵雞爪,每晚依舊賣光三十斤,賣不完的,在打烊的時候,仍然有她的各種追求者,以男子漢的姿態,統統打包。

她在雙喜街,賣了15年五香鹵雞爪。用她自己的話說,『我在雙喜街賣了十幾年五香鹵雞爪,我在這裡從少女變成了少婦,我這一輩子,是離不開雙喜街了。』

據說,陳夜蓉在雙喜街賣五香鹵雞爪的時候,雙喜街的夜市,才剛剛興起,完全沒有今時今日的氣候。

坊間還有傳言,陳夜蓉幾乎是第一個在雙喜街夜市擺攤的人。

不管怎麼說,陳夜蓉都是雙喜街夜市的先驅,元老,在她的帶動下,才會有一個又一個的夜市攤位誕生。

因此,陳夜蓉在雙喜街,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她占著雙喜街最好,最中央的位置,沒有人敢來搶她的地盤。

三年前,有人投訴雙喜街夜市嚴重擾民,繼而,相關的市容,城管,工商部門,都想要取締雙喜街夜市。

是陳夜蓉,不惜自損形象,以潑婦的姿態,以及一些其他方面的厲害手段,保住了雙喜街夜市。

因此,在雙喜街夜市中,絕大多數攤主的心目中,陳夜蓉就是他們的偶像,他們的主心骨。

陳夜蓉,在雙喜街夜市,擁有話語權!

這種話語權,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沒用,但是對於想在雙喜街夜市擺攤求生活的人來說,就至關重要。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有利益的地方更是江湖。因此,雙喜街夜市,也是一個江湖。

沒有人可以隨隨便便到雙喜街擺攤。雙喜街每一個攤位的取締,增加,都是受到嚴格控制的。

雙喜街有雙喜街的規則。

有幾個人,掌握著雙喜街夜市的規則。他們說的話,在雙喜街夜市就是道理,就是天!

他們可以讓一個攤位瞬間消失,也可以讓任何一個人,進入雙喜街夜市,經營攤位。陳夜蓉,就是這幾個人之一。

曾經有一些外來人員,看到雙喜街夜市的火爆,又自持社會背景不俗,想強行進入雙喜街,搶飯吃。他們的行為,很好的驗證了雙喜街幾大巨頭的權威。在他們擺攤的第二天,在他們身上,都發生了一些意外。

其中有一個外來人員,雙腳腳筋被挑了;還有一個外來人員,被打成了脾臟破裂;也還有一個外來人員,被綁架,拘禁了一個星期……

時至今日,在幾大巨頭的控制下,再也沒有任何人敢未經允許,就私自在雙喜街擺攤了。

黃小龍雖然是土生土長的雙喜街人,但他也不敢隨隨便便,就在雙喜街擺攤賣熏鴨。他必須經過幾大巨頭的允許才行。他是一個理智的人,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和身體健康,去驗證一些事情。

所以他才決定去找蓉姐。

黃小龍和陳夜蓉頗有點關係。一方面,是幾十年的老鄰居;另一方面,黃小龍讀大學的學費,其中有百分之八十,是陳夜蓉墊付的。

陳夜蓉溺愛黃小龍,把他當成自己的親弟弟。用陳夜蓉的話來說,『小龍是咱們雙喜街第一個考上大學的孩子,有出息,讓他去讀,學費不夠,我這裡有。我每天多賣幾斤雞爪,也要把小龍的大學供出來。』

而黃小龍對陳夜蓉的感情,就相對要複雜一些。這其中有感激,有姐弟之情,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每當身材高挑的陳夜蓉穿著套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