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89章暴君封禪(大結局,求投

第989章暴君封禪(大結局,求投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30 20:42  字數:4807

御史台官員進行卷宗調動,很快查出結果,其實也不用他們查,是周不疑自己站出來承認罪過。

結果表明,當初陷害劉循的人,只有黃權,其餘文武皆為無辜。

周不疑向天下宣布,當初是自己捏造了證據,證明黃權與其他文武勾結,蒙蔽了劉璋。

而且劉璋也只是下令羈押馬超等人,並沒有下令誅殺,是自己害怕對質的時候露餡,才當場射殺。

向劉璋稟報時卻說馬超等人頑抗拒捕,所以殺人。

消息傳出,天下震動,周不疑立刻就被頂上風口浪尖,殺害這麼多功勛文武,罪不可赦,到處有人請求處決周不疑。

皇帝劉璋很快下令,賜死周不疑,同時下罪己詔,反思自己察人不明之過。

一杯酒擺在桌案上,曹沖,劉循等人站在一旁,兩個人都已經二十多歲,而周不疑從當初一個九歲孩童來到劉璋身邊,現在已經奔三了。

周不疑一個人坐在床沿,臉上帶著平靜的笑容,劉璋從外面走進來。

「陛下,你來了。」

「不疑,能像當初一樣,叫我名字嗎?這個皇帝再當下去,我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如今的劉璋,已經沒有當初那種氣勢,逐漸衰老的身體,和操勞國事,讓他老的更快。已經有了滄桑的痕迹。

「陛下。」周不疑看著劉璋,站起來恭恭敬敬拜了一禮:「陛下,你不需要記得自己的名字,反而,你應該永遠記得你是皇上。

你要做一個昏君庸君,你可以只記得自己,不記得自己的身份。

但是你要做一個明君,要完成自己心中的願望,你就應該知道。有些東西在必要的時候,是必須捨棄的,比如情感。」

周不疑看了一眼桌案上的酒杯:「陛下不必有一點愧疚,無論是當初黃家,後來被屠殺的文武。還是現在的周不疑,甚至包括被屠殺的幾十萬世族。

一位君王,要成就一番偉業,屍體和血液是不能避免的,何況陛下還是在推翻一個時代?

如今的天下,已經很讓不疑滿意了,至少。所有的犧牲,沒有白費。」

周不疑說著笑了一下:「其實,陛下還記得二十年前,不疑在榆樹街第一次見到陛下嗎?那個時候法孝直說我剛極易折。我說我早夭早已料到了。

小時候自己學習了卦術,自己給自己算命,能活十八歲,看來算命的都是假的。如今已經活到二十八歲了,多活了十年。周不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劉璋沉默著,周不疑雖然活到了二十八歲,可是從十八歲那一年做的事,就已經註定今日的結局。

而自己什麼也說不出口,自己對不起的人太多了,要是一個個說對不起,不但矯情,恐怕自己說到力竭而亡,也說不完。

面對周不疑,劉璋只有感激,這個人一直沒有正式給自己出謀劃策,可是卻幫助了自己太多太多。

曹沖定定地看著拿著酒杯的周不疑,劉循已經流下淚來。

「殿下,不要哭,難道你還不知道你父皇最討厭你哭嗎?何況你現在都二十多歲了。」

周不疑伸出手,為劉循擦淚,這個動作一下子讓劉循想起了當初周不疑當自己伴讀時,不讓自己老是讀書,讓自己爬山抓蛇下棋撈魚,像鄉村的兩兄弟一樣。

現在周不疑為自己擦淚,劉循才知道,周不疑一直像一個哥哥一樣照顧著自己。隨著周不疑的擦拭,淚越流越多。

「陛下。」周不疑轉向劉璋:「或許陛下一直有個疑惑,卻從未說出來,周不疑感謝陛下對周不疑的信任。

為什麼周不疑明明知道陛下喜歡凌厲果斷的君王,卻一直讓殿下保存著感情,沒有那麼決絕,甚至當初在長安時,連那些世族,不疑都沒有勸殿下殺光。

現在不疑可以說了,因為打天下和治天下不一樣,因為第一代君王和第二代君王需要做的事不一樣。

不疑也可以明確的告訴陛下,如果陛下這一代穩固了基業,下一代君王還是與陛下一樣的性格,殺伐凌厲,剛愎自用,大刀闊斧的改革,遇到阻力,一殺而空。

那麼陛下建立的基業,也走不遠的。

大漢可以出一個陛下,但是絕不能連續兩代出陛下這樣的君王。如果不疑將殿下教成和陛下一樣,那是一場禍患。」

劉璋聽著周不疑的話,不由內心一震,或許只有將死的周不疑,才能讓自己冷靜的面對他說的話。

面對腐朽的階層,的確需要鐵血的改革,武力的壓迫,靠一個中庸和玩弄權術的君王,那是幹不成什麼事的。

但是,這樣的鐵血改革能夠每代都發生嗎?

改革必然帶來動亂,必然帶來血腥,難道自己改革的目的不是讓百姓過上安穩的生活,而是讓他們一直沉浸在鐵血的改革中嗎?

確實,大規模改革後,需要一個安穩的環境。

第一代君王打天下,制定規則,第二代君王該做的,是延續這些。

很顯然,如果劉循也是狠辣無情的人,並不是那麼適合接管自己留下來的已經算是安定的江山。

而現在,劉循絕對不是一味的多愁善感,他懂得用人,他知道誰對他好,他也有理政能力,與自己唯一的區別,是會用一些委婉的手段處理事情,不太喜歡大規模殺戮。

而這些,並不與一個治世君王需要的素質抵觸。

「所幸,陛下的第二個兒子,繼承了陛下一樣的血液。如果陛下在周不疑去後,依然不願讓一個算是仁慈的君王接管江山,那還有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