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86章暴君的最後一次考驗

第986章暴君的最後一次考驗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30 07:02  字數:3595

劉璋靜靜地看著這一幕,而且之前的事情很明顯沒有結束,最重要的是,邊疆支持遞減爵位的,少了一個很重要的人。

深夜,劉璋和黃月英兩個人坐在一起,桌上放著邊疆遞交來請求遞減爵位文書。

「月英,你怎麼看之前發生的那件羊首案件?」

黃月英知道劉璋不是要問這個,但是還是答道:「事情差不多都清楚了,嫁禍曹沖的是許靖,嫁禍大皇子的是黃權,只是黃權沒有留下把柄,沒法辦。

另外,皇上,你覺得那九品中正制的書,真的是大皇子的嗎?」

「應該不是吧,循兒對人顯得寬容,但是他並不是支持世族的,相反,我知道他是支持新政的,只是不贊成那麼多殺戮罷了。

要說他要用九品中正制治國,我是不會信的。」

「那就對了,黃權沒留下把柄,那是因為所有人都沒抓住一個關鍵點,那個羊首是怎麼去了大皇子的房間的。

月英覺得,九品中正制那本書怎麼進去的,羊首就怎麼進去的,而要抓到黃權的把柄,只要查出那本書是誰的就行了。

雖然我們不**,但是在皇上剛剛登基,確定新政之時,還沒有哪個作坊去印刷九品中正制的書,如果用了印刷體,看工藝就能查出來。

所以對方用了陳群的真本。

但是能接觸到真本的,真沒有多少人。

第一,要能進入循兒的房間,第二,要能夠拿到陳群真本,只要我們查下去。一定能查出來,只要查出來,黃權的把柄就跑不了。」

「其實,月英,你已經猜到是誰了,是不是?」劉璋沉聲問道,黃月英沒有回答,劉璋長出一口氣,突然很落寞地道:「月英。我真的好累,你知道嗎?」

黃月英神色黯然,她知道劉璋什麼都知道,只是不願說,不想說而已。

「我本不是一個嗜好殺人之人。卻殺了那麼多人,還包括那麼多無辜。

爭霸的路上,我不得不扮演一個冷血無情的人,殺了自己的哥哥,還流放了他的妻子子女。

明明不想讓玥兒傷心,還是殺了黃家一百多口人,包括玥兒的父親。

而現在。自己好不容易打下一個天下,別人都以為我劉璋成就功名大業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才完成了第一步。

可是從來沒想到。第二步這麼難跨過。

看著自己麾下的群臣為了名利爭鬥不休,我可以安慰自己,這是人的本性,誰也不是聖賢。

我知道黃權嫁禍循兒。我知道他是為了康兒皇位,為了黃家傳承。我真的不想再殺一批。殺了黃權。

那玥兒會多傷心?就算不為了玥兒,黃權也是川軍老臣,我劉璋的大業離不開他,我怎麼能忍心下手?

我知道現在頒布了遞減爵位,那些文武表面恭順,其實心裡都無比的不滿。

我知道那什麼狗屁九品中正制不是循兒的,可是月英你知道嗎?循兒多讓我失望,為了一個曹沖,他竟然就那樣收了一個包工頭的禮物。

為了一個曹沖,他就能在朝堂上站出來說話。

為了一個曹沖,他就這個樣子把自己搭進去了,被人陷害一次又一次,他還無動於衷。

他是帝王家的孩子啊,他寫出那種治國理念,他怎麼面對滿朝的虎狼之臣?

我是想把江山交給他的,可是就算沒有九品中正制,我劉璋怎麼能把這個偌大的天下交給『多情多義』的他?他背得起嗎?」

黃月英靜靜地聽著,一語不發。

「我還知道,就是康兒陷害的循兒,月英,你說我能怎麼辦?你告訴我能怎麼辦?難道帝王家真的就要這樣無情嗎?

我劉璋為了個新政,付出夠多了,難道連一個人最基本的東西都要拋掉嗎?我受夠了,月英。」

劉璋埋著頭,緩緩抓緊手中的一封文書,突然將桌子上的文書全部掃飛在地:「還有魏延,他連文書都沒上,他想要幹什麼?非要逼我出手,像劉邦一樣剪了他嗎?」

一掌拍在桌子上,劉璋忽然覺得渾身力氣好像被抽空了一樣,這一刻,劉璋有種要崩潰的感覺。

曾經那麼多的艱難險阻,面對無論多麼強大的敵人,劉璋從來沒有這種感覺,可是劉康陷害劉循這種赤裸裸的現實擺在面前。

劉璋突然發現,自己還是那麼脆弱。

「主公,如果我沒猜錯,這是你最後一道考驗。」過了許久,黃月英沉聲說道,而且沒有用「皇上」的稱呼,她只是知道,只有邁過這道坎,劉璋才能成就真正的帝王大業。

畢竟,要推翻一個時代,是不容易的。

「啟稟皇上,周不疑請求見駕。」

「不見。」

「讓他進來吧,或許他並不是為劉循求情來的。」黃月英說道,現在劉循因為九品中正制的事情,被冷落誰都知道,也很容易聯想周不疑現在來,是為了挽回劉循在劉璋心中的地位。

不一會兒,周不疑走進來,很稀有地向劉璋行禮。

「如果是來給循兒辯解,就下去吧。」劉璋已經恢復了冷然的表情,淡淡說道。

「不疑此來,特為陛下解決困擾,不疑知道陛下現在肯定心緒繁亂,但其實,若是面對前方一團亂麻,一刀下去就全部解決了。」

黃月英和劉璋都能分析出那些事情,周不疑自然也能,劉康很聰明,可是這種聰明比起周不疑曹衝來說,太嫩了,何況劉康才八歲,想出的計策怎麼可能瞞過周不疑和曹沖。

雖然劉璋和黃月英都沒說,但是周不疑知道劉璋和黃月英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