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84章土包子

第984章土包子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30 01:07  字數:3480

劉璋眉頭一皺:「據實稟報。」

「是。」許靖道:「曹沖主持河北工程,其中運河為大,耗費人力物力甚巨,但曹沖不思體恤天下初定,不報以乳身得高位之皇恩,收了運河一包工頭賄賂。

皇上登基不久,此事之惡劣不下於黃蘭,請皇上嚴懲曹沖,以彰顯我朝官員之公正,得萬民之心。」

「請皇上徹查。」一大群文官立刻附議。

這時曹沖發現了不對,可是還沒摸清楚,左上首的劉循突然想起來了,立刻出列:「父皇,這件事兒臣知道,那包工頭來送禮,也是兒臣收的。」

不理那些群臣議論,劉循繼續道:「不過那只是一盆冰紫藤,兒臣查過,市價最多幾百文錢,兒臣知道曹沖的姐姐思念氐人故土,故收下了冰紫藤。

但是兒臣按市價給了那包工頭的錢,同時向有司報備,請父皇明鑒。」

劉循說完,立刻就有大臣出列:「皇上,此事情有可原,而且官員收一些平常物品,並非大罪,何況殿下已經支付了錢,並且報備,臣認為曹大人無罪。」

「臣附議。」

曹沖皺眉地看著這一幕,心裡感激劉循為自己著想,而且當有人告發自己,立刻就出來為自己澄清,可是曹沖隱隱感覺,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

皇位上的劉璋也皺著眉頭,他比曹沖更清楚這事不會這麼尋常,別說許靖一個禮部尚書在這朝堂上搬出這事,就是許靖說話的時機,剛剛是要討論爵位,而且針對的是出頭鳥曹沖。

劉璋就覺得這絕不是冰紫藤那麼簡單。

「陛下。」果然,許靖又開口了:「如果只是幾百文錢的冰紫藤。微臣絕不會提起,但是據我所知,冰紫藤只是一個幌子,那包工頭實際上要獻給曹大人的是青山玉。」

「青山玉?多大?」群臣立刻鼓噪起來,青山玉是藍田玉的一種,但是卻比藍田玉珍貴許多,成色和質地比普通藍田玉好了不知多少倍。

最後一次採集到可加工青山玉,還是在周朝,之後就只有青山玉的成品。而再也不能採集到青山玉的原胚,所以青山玉越發貴重。

指甲大的一塊青山玉,也價值極高。

「此青山玉,被做成玉青羊,是那包工頭家的祖傳之物。歷史悠久,傳承之中也不知哪一代,讓羊頭與羊首分離,那包工頭此次,正是將羊頭給了曹沖,為的就是答謝曹沖給了他工程,並想獲得更大的工程。」

眾文武再次吃了一驚。如果是雕刻成羊首模樣的青山玉,那價格又會翻幾倍,如果真的是行賄這樣的物品,那罪名與黃蘭絕對差不離了。

折蘭英皺起眉頭。曹沖也靜靜聽著,他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卻知道針對自己的第一波攻擊,已經出現了。

曹沖早就做好了這種準備。也沒有畏懼,如果栽贓成功。大不了就是一死。

一旁的劉循聽著聽著覺得不對起來,正要說話,許靖又道:「根據有司調查,那包工頭正是聽了曹沖的話,才將羊首放在冰紫藤的花盆裡,試圖瞞天過海。

曹沖身為河北工程總提調,公然索賄,影響惡劣,請皇上明察。」

「請皇上明察。」群臣之音,聲震大殿。

「許大人,你這樣說,有何憑證?」折蘭英冷聲問道。

許靖一笑道:「折蘭將軍,那包工頭賄賂了羊首,還剩下羊身,只要在曹沖住處找到羊首,與羊身一配,不就清楚了嗎?」

折蘭英頓時啞口無言,一直沒說話的周不疑冷笑一下:好完美的計策。

劉璋親自率人來到劉循的宮殿,讓士兵對曹沖住處進行查探,許靖淡定自若地站在一旁,那包工頭也抱著一個裝了羊身的錦盒戰戰兢兢站在一旁。

劉璋對黃月英道:「月英,你怎麼看?」

「典型栽贓嫁禍,不過就算是陽謀,只要找出羊首,也難以洗清曹沖的罪,唉。」黃月英嘆了口氣,其實曹沖站出來為遞減爵位出頭那一刻,黃月英就料到這一天了,只是沒想到那些文官反應這麼快。

「報,找到一盆冰紫藤。」

「掘開泥土。」

「是……報,什麼也沒有。」

士兵打碎花盆,裡面竟然什麼也沒發現,許靖一看,頓時傻眼,臉上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別說許靖,劉璋,黃月英,曹沖,周不疑,劉循等人都是莫名其妙。

他們都在想找到羊首之後的事情,可是卻沒想到栽贓嫁禍這麼差勁,竟然沒找到。

「不可能,這不可能的,怎麼可能沒有。」許靖喃喃著。

劉璋派了士兵在曹沖住處徹底搜查,還是沒找到什麼羊首。

御史台尚書令王累見狀,立即對那包工頭道:「你知道誣告朝廷大臣的罪過嗎?」

包工頭頓時嚇軟,幾乎栽倒在地,王累看向許靖:「許大人,這刁民不知道輕重,難道你也不知道嗎?還勞動陛下御駕,你該當何罪?」

「黃,黃大人。」許靖求救似的看向黃權,可是黃權卻沒有看他,許靖知道自己徹底完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可要是找不到證據,自己的官運就算到頭了。

自己可是一直跟隨了川軍十年啊,不容易啊。

許靖不甘心,突然硬氣身體,豁出去了,許靖對劉璋道:「陛下,曹沖或許轉移了贓物,微臣請求清查整個宮殿。」

「放肆,許靖,你知道這是誰的宮殿嗎?這是大皇子的宮殿,豈是你想搜就搜?」王累大聲喝道。

可是許靖已經豁出去了,不臨死一搏,自己也完了,還不如博得重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