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81章各方勢力

第981章各方勢力 (1/3)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8 23:17  字數:5613

黃權同樣出身世家,有忠義之心,但是同樣的,也把家族看得比自己性命重要,如果是不忠導致族滅,那沒什麼話說。

可是對於皇權這種事,沒有道理可講,黃權覺得好像自己在等著家族被滅一樣。

特別是現在滿朝一片祥和,自己找不到任何人商議,這種苦悶,讓黃權分外難受。

……

入夜,劉璋找來三個人進入小亭,三人正是白天受封的法正,張任和折蘭英。

小亭中間擺著一張圓形餐桌,擺著酒菜。

法正和折蘭英都沒什麼顧忌,各自找位置隨便坐了,只有張任為人古板一些,覺得劉璋現在是皇帝了,就算是坐下也坐的端端正正的。

「之前也說過了,叫你們三人來,你們也知道什麼意思。」劉璋開口說道。

張任立即道:「陛下放心,張任願第一個提出請求遞減爵位。」

劉璋擺擺手:「還是讓月英提出來吧,朕知道張將軍忠心耿耿,但是你為人不太懂得轉彎,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件事做下去,就得罪了滿朝文武。

而且朕預料,明日只要提出遞減爵位,會有大風波,並不能一錘定音,到時候為了讓朕放棄遞減爵位,他們當然不敢對朕怎麼樣,必定對你下手,只要將你陷害了,這遞減爵位就去了一半。

所以,第一個出頭的,必須要能頂得住這些人壓力,張將軍到時候只要在月英提出之後附和就好了。」

劉璋明白遞減爵位的壓力,要知道古代的人都是在意一個封妻蔭子的。

自己麾下文武不是聖人,不是自己製造的機器人,他們不要命的跟隨自己。誰不是為了一個功名大業。

在古代人來說,功名大業可不止是自己得了大官,還要惠及子孫才算功名大業,而很明顯,爵位是最能封妻蔭子的,這也是他們最在意的事情,相對來說官職倒沒那麼重要。

現在實行遞減爵位,劉璋完全能感受到那種壓力,要不然以劉璋性格。根本不會這麼轉彎。

黃月英坐在劉璋旁邊撇撇嘴,對劉璋十分不滿,張任就捨不得用,偏讓自己出頭,明槍暗箭的。黃月英倒不太在乎,以後自己肯定被滿朝文武罵,心裡總有些不舒服。

聰明如黃月英,現在突然覺得,恐怕劉璋不止是要她吸引滿朝文武的火力,這件事後,自己在朝中當官就難了。看來到時候為了平息滿朝文武怨氣,自己的官職都得被下了。

黃月英知道這是遲早的事,只要嫁給了劉璋,後宮是不能干政的。自己這官職估摸著是保不住,可是自己下和被迫下是兩碼事,黃月英現在是怎麼看劉璋怎麼覺得不順眼,這個人是整天削尖腦袋害別人嗎?

「其實我可以打頭的。」法正笑笑道。法正最開始跟隨劉璋的原因,僅僅就是讓以前從扶風過去的老鄉看看。自己是很能幹的,讓曾經那些瞧不起他的同鄉人,都知道自己的能力。

後來江州屠殺開始,法正只是為了和劉璋一起完成新政。

現在不管是新政,還是在同鄉面前證明自己的能力都辦到了,法正已經沒什麼遺憾,到時候被滿朝文武記恨,那就記恨吧。

法正說完,劉璋見折蘭英也要說話,立即打住道:「朕找你們來,不是讓你們誰來打頭的,月英在川軍中威望最高,應變能力也強,什麼明槍暗箭都不怕。

而且月英馬上就要成為我的妻子……恩,雖然折蘭也是,但是折蘭統領異族軍,身份敏感,月英是最合適的人選,你們也不必爭了。

叫你們來,朕只是覺得愧對你們……」

張任嘴一張,正要說話,劉璋揮手止住:「月英和折蘭朕就不說了,都是我劉璋的妻子,法正和張任,從涪城之戰就跟著我,沒有你們,我連荊州都拿不下,也更別月英來投效。

十年過去了,你們立下的功勛,本來就該分封王爵,但是現在不但要變成遞減爵位,還要你們打頭,朕是真的覺得虧欠你們。」

「陛下,張任一心只想輔佐陛下,得成天下大業,能有今日,張任已經知足,異姓諸侯王開府治國,不利於朝廷權威,同樣也不是張任心中所願。」

法正笑了一下道:「只要陛下還記得當初江州花園的話,那就絕對對得起法正。」

「好。」劉璋輕出一口氣,笑著道:「就知道你們會這樣說,朕也可以坦白告訴你們,朕雖一心為了大業,但不是薄情寡義之人。

飛鳥盡良弓藏這種事情,我劉璋不會做,如今大漢一統,我們共享富貴,來,干。」

「干。」

劉璋舉起酒杯,和法正張任一飲而盡,以前因為天下沒有統一,一直沒有這麼暢快地喝過酒,現在終於放鬆了許多。

法正突然道:「陛下,我記得當初在涪城時,陛下就是一杯酒下了涪城官員的兵權,現在這是輪到我們了啊,哈哈哈。」

……

劉循房中,因為周不疑和曹沖就要上任軍機處,所以這些日子,周不疑和曹沖都留在劉循府中,陪著劉循一起學習,現在周不疑和曹沖不止是教劉循一些東西,也同樣是朋友。

以後去了軍機處,恐怕都沒有辦法進劉循的寢宮了。

劉循在一旁看書,周不疑正給曹沖講一道數學題,兩人現在對劉璋講的那些都熟悉的差不多了,反而是從劉璋的這些知識裡面,覺得還有無盡的推進空間,反正劉璋不可能再來教他們了,現在是兩人互相探索前進。「」

可是忽然曹沖皺起眉來,對周不疑道:「不疑,我想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