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73章川軍最醜陋的一面

第973章川軍最醜陋的一面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5 22:35  字數:4547

「好,我簽字。」黃蘭別無選擇,也沒想到有什麼不對,這樣互惠互利的牽制,實在是正常不過,簽好字,畫好押,黃蘭將紙交給了劉敏。

劉敏看了一眼,揮揮手:「來人,拿下。」

兩名士兵立刻入內,一下子將黃蘭按倒在地,黃蘭猛地大驚,大喝道:「劉敏,你幹什麼?放開我,就憑你也敢動我嗎?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你是黃權的堂弟,也是黃夫人的堂兄,我知道的,本來我不敢動你,可是有了這個,我就敢了。」劉敏揚了揚手中的紙張。

「你……原來是陷阱。」黃蘭驚了一下,現在如何還不明白劉敏和樊梨香這是在釣魚,可是只驚了一下,黃蘭馬上恢復過來,惡狠狠看著劉敏。

「劉敏,你以為你拿著這張紙就萬事大吉了嗎?就算告倒我黃蘭,我黃家也會讓你和樊梨香吃不完兜著走。

現在蜀王馬上就要登基,哼哼,你在這個時候弄出這種事情,就算蜀王處理了,也會對你和樊梨香不滿,這可是覆滅民心的案子,你以為揭發了我,蜀王就會表揚你和樊梨香嗎?別傻了行嗎?

而且說不定蜀王根本就不會受理,到時候有你好看。」

黃蘭心中有很大信心,自古以來的君王,在即將登基之時,哪個不是極盡渲染自己美化自己,讓自己的登基看起來光彩無比。

劉璋要是辦了這個案子,牽連這麼多官員,那川軍就抹了一大塊黑,任何君王都不會願意看到這種事。

劉璋至少有五成可能會壓下這件案子不辦,七成可能秘密辦案,十成可能樊梨香會引起劉璋嚴重不滿。

現在黃蘭只需要給劉敏分析利害。只要樊梨香不是傻子,就不會告發自己。

可是,黃蘭卻看到劉敏完全無動於衷,只是含笑看著自己,黃蘭隱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說得好啊,說得好啊。」

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一聽到這個聲音,黃蘭渾身一震,他作為黃家生意的掌舵人。怎麼可能聽不出來是劉璋的聲音。

劉璋竟然在這裡,那麼?

不止劉璋,黃月英,王累,蔣琬。樊梨香,張任,幾個人,還有一些文武,十幾個人,從裡面走出來。

黃蘭臉色雪白。

劉璋看向身後的眾文武道:「我帶你們來這裡,兩個目的。第一,讓你們看看我們匡扶的漢室還沒成型,這些垃圾是怎麼賣弄公權力,為自己為家族謀私的。第二。」

劉璋轉向黃蘭,冷聲道:「我也是要告訴你們,帶你們都來這裡,就是不會秘密處理這件事。換言之,本王要將這件事公諸天下。讓全天下百姓看看我們川軍最醜陋的一面。」

眾文武都是動容地看著劉璋,一開始劉璋叫他們這些最上層文武來這裡,他們還覺得莫名其妙,後來劉敏在外面和黃蘭演戲,他們知道了目的,卻覺得小題大做。

現在聽了劉璋的話,才知道劉璋這麼做的原因。

說實話,無論黃月英還是張任,作為文武之首,他們都不想在劉璋稱帝前鬧出這樣的事,可是他們同樣了解劉璋的性格,如果劉璋是一個只顧大局的人,當初就不會有江州屠殺。

「蜀王饒命,蜀王饒命啊……如果蜀王一定要降罪,就罪草民一個人,與家族無關,草民願以死謝罪。」

黃蘭看到劉璋帶著眾文武出來就愣住了,腦子好像炸開了一樣,等反應過來立即本能地磕頭,可是他馬上想到,劉璋現在出來,加上劉璋說的話,不殺人根本就不可能了。

自己是必死無疑,所以黃蘭馬上改成請求只殺他一個人。

「你可有種,你覺得你這顆人頭還能保得住嗎?」

劉璋冷聲說完,袍袖一揮,帶著怒氣大步走了出去,黃蘭的罪行讓劉璋憤怒,而黃蘭最後一番求情的話更是讓劉璋心底發涼。

自己難道努力這麼多,一切都白做了嗎?黃蘭還是和以前的世族子弟一樣,將家族看得比一切都重要,寧願自己死,也要保住家族。

就像司馬徽,諸葛慈,龐德公等人一樣,殺了他自己,他哈哈大笑,還能侮辱你幾句,要是動他家族,立刻就得嚇丟七魂六魄。

這種家族凝聚力,在家族勢力不大的時候,或者是普通百姓家族,那既有利於社會穩定,也有利於民族團結,還是一種美德。

可是對於那些勢力龐大的家族,特別是家族中許多人混跡官場的家族,這種凝聚力是對社會的摧毀。

益州黃家,很明顯就是這樣一個家族。

黃家的黃蘭是如此,那其他川軍的功勛家族呢?

劉璋感覺後背發涼,如果川軍也帶起來一批為了家族利益不顧一切的豪門,那自己真的對不起那些被自己屠殺的世族子弟。

自己也成了千古最大的笑話。

「王累,張任,事情怎麼樣了?」劉璋出門之後,才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胸中的怒氣稍微平復一點。

王累立刻答道:「主公,所有參與挪用府庫的官員全部早已查清,這些官員所把持府庫還沒來得及資金迴流,很好查出,可以一舉抓捕,只是數量有點大。」

王累後面一句話說得稍微小聲。

「王累。」劉璋突然轉身,眼神凌厲地看著王累,大聲道:「你這個監察到底能不能幹?不能幹就趕緊滾蛋換人。」

王累嚇了一跳,連忙道:「不管多少人,只要張任將軍配合,一定全部羈押。」

劉璋輕出一口氣,以前的王累很剛直不阿,連自己都敢以死頂撞,現在也這麼多顧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