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69章誰在幕後

第969章誰在幕後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4 02:23  字數:3429

李材默默聽著,不斷點頭,可是心裡卻不以為然,哼哼,你們倒是好算盤,就算和你們說的一樣,曲家不會來死磕,那出頭的就是自己,你們當然可以躲在幕後。

沒有樊梨香,自己被當槍使,有了樊梨香,自己躲過一劫,對自己好處很大,自己雖然是當官的,可是得罪了曲家,對自己有什麼好處?

李材聽懂了兩人的話,但是卻覺得自己找來樊梨香,更是找對了。

那人繼續對李材道:「現在你把樊梨香牽扯進來,這事情就大了,本來我們私下解決,也就是你來解決,不會出任何岔子。

現在好了,樊梨香插上一腳,有什麼變數還不一定呢,要是牽扯出後面的大人,你擔待得起嗎?」

「這也不能怪下官啊,下官可沒去請那樊梨香,是她自己巡查的時候巡查到的,而且那些工人和管事不是已經全部做了嗎?樊梨香就算想管閑事,也沒有證據啊。」李材說道。

「但願吧,若非如此,你以為你現在還能在這說話嗎?」那人余怒未消的道。

就在這時,一名家丁進來通傳:「樊梨香將軍麾下劉敏,說奉樊梨香的命令,前來向李大人了解案件情況。」

「看吧,現在來了吧。」那人立刻沒好氣地說道。

李材立刻道:「兩位放心,我一定好生應付,將樊梨香的人打發了就是了。」

兩個人退到屏風之後,房中剩下李材一個人,李材讓人帶劉敏進來,其中一個人對另一個人道:「我們為什麼不把這李材也做了,現在他是唯一知道我們計劃的人了。」

「你以為大人不想嗎?現在樊梨香插手,如果這個時候把李材做了。那誰都知道裡面有鬼了。

現在事情還沒揭破,應付一下也就過去了,鬧出那麼大動靜才沒法收場。」

另一人點了點頭。

這時劉敏走了進來,向李材略一拱手:「見過李大人,不知李大人對房屋倒塌一事的調查有什麼進展,還請詳細說與本將,本將好回去報告樊將軍。」

「將軍請坐。」

待劉敏坐下後,李材道:「將軍,這都已經真相大白了。還有什麼進展啊,事實就是,那房屋偷工減料,倒塌之後傷了一家三口的性命。

雖然現在那些工人和管事還沒抓到,無法證明曲家與此事有必然聯繫。但是本著對士兵負責,這曲家的監管有嚴重問題。

我們決定將曲家在北平的所有工程項目,全部派發出去,公平招商,一定換一家有良心的商戶。」

剛才兩個人說的話還在耳邊,李材現在也不想把事情鬧大,所以沒有直接給曲武扣帽子。只是說要剝奪了曲家的工程,這也是目的,只要達到這個目的,用不著對曲家怎麼樣。

「恩。」劉敏點點頭:「如此做甚好。」

「恩。多謝劉將軍誇獎,還請劉將軍回去與樊將軍詳細稟報。」

「恩。」

……

過了許久,按道理說,劉敏該站起來告辭離開了。可是李材卻看到劉敏根本沒有起身的意思,四平八穩地坐著。茶都涼了,家丁趕忙換了一杯。

又一次茶涼,劉敏還是坐著,李材終於坐不住了:「劉將軍,不如在這裡用了飯再走?」

「不,本將一點也不餓。」

李材無語地看著劉敏,突然猛地一拍腦門,自己怎麼這麼蠢,這麼簡單的官場規則都不懂?

劉敏這擺明了是要賄賂啊。

之前還被劉敏的身份麻痹了,劉敏出身於神威軍,神威軍可是著名的清廉如水的軍隊,一心為百姓作響,李材一時沒想到劉敏會收禮。

這時連忙起身,打開旁邊一個規則,猶豫了一下,橫了橫心從裡面拿出一塊玉座子,大概大拇指大小,通體透明晶瑩,一看就是上等貨色,價值不菲。

李材再次坐下,略有些肉疼的將玉座子不動聲色地推到劉敏的手邊,旋即,劉敏也不動聲色將玉座子勾進了手心,李材在心裡罵了一句。

那塊玉座子可是自己的心愛之物,沒想到就這樣被劉敏敲詐了,什麼愛護百姓的神威軍,都是狗屁。

不過用一個玉座子打發了樊梨香的人也不錯,等到工程交給上面的人,自己得的錢夠買好多這樣的玉座子了。

可是,劉敏竟然還沒走,李材這時真的有些坐不住了,對劉敏道:「劉將軍,你也知道,咱們這清水衙門,真沒什麼好招待的,要不這樣,我拿出一錠金子,就當是給愛護百姓的神威軍做軍資,如何?」

見劉敏這麼貪心,李材索性自己說了出來,這已經是自己能給的最大幅度,也超過了一般的規則額度,如果還不滿足,那李材說不得就要沒好臉色了。

可是,劉敏搖了搖頭:「李大人,本將不貪圖你的金子,我只是想知道,曲家失去工程以後,誰會接手?」

「這我哪知道啊,這不還沒招商嗎?」李材呵呵笑道。

「不,你知道的。」劉敏肯定地說道。

李材看著劉敏眼神,頓時一愣,立即醒悟,這劉敏不是凡人啊,竟然一眼看出自己應該索賄的對象。

光是自己進獻這點有什麼用?知道了得到工程的商家,那商家給的賄賂可要多的多了,難怪劉敏一直忽冷忽熱的,原來壓根沒看起自己的玉座子,是要去找商家拿大頭。

「狡猾的狐狸,卑鄙陰險狡詐,什麼愛護百姓的神威軍,我呸,貪污索賄起來比我們這些人還狠,眼光還毒辣,你娘的。」

李材心裡罵著,面上卻不敢說出來,試探著道:「劉將軍,下官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