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68章多此一舉

第968章多此一舉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4 02:23  字數:3376

「賬如何能造假?這麼多賬目記錄,貨物錢款進進出出,每一項記錄都牽一髮而動全身,為了這一棟房子,我曲家要把賬全改了嗎?

賬記錄關係上繳朝廷稅負,如果記錄錯誤,是違反大漢律的,為了這一棟房子,我們要把整個曲家搭進去嗎?你這是看不起我們曲家嗎?」

曲武明顯因為曲家的身份,沒有受過多少官員刁難,這次官員不但刁難了,還是在這麼危急的時刻,質疑他的最後一次洗清嫌疑機會,不由大怒。

「你是在用曲家威脅我嗎?別忘了你曲家再強,那也是在蜀王麾下,樊將軍出名的大公無私,豈會懼怕你曲家?」

官員爭鋒相對,又轉向樊梨香,「樊將軍,下官沒別的意思,賬很難造假這是事實,但是並非沒有造假可能。

現在一家三口就死在那,死在他曲家的工地上,無論如何,不可能用幾賬就洗清嫌疑,」

樊梨香略微皺眉,這時也覺得這官員反應有點不尋常,如果這官員沒有問題,那他就是一個不畏權勢的大大的好官,那是一定要提拔的。

這時劉敏已經看了關於這片房屋建設的賬簿記錄,對樊梨香說了一句,樊梨香道:「賬沒有問題,這片房屋的發放建築材料,是足量的。

但是李大人說的沒錯,幾賬的確洗不清嫌疑,曲武,你還有什麼能證明你的清白嗎?」

「這……」曲武一下愣住了,現在除非能找到那些工人和管事,查清楚具體建築材料支出,和那些工人身的技能。否則怎麼洗清自己的嫌疑?

「樊將軍,再給我幾天時間,我們曲家會用所有力量抓到那些逃跑的工人和那個幾個管事,到時候如果真的是我曲家偷工減料,或者聘用的工人技能不合格,我曲武願接受最嚴厲的處罰。」

「不必了。」樊梨香擺擺手:「工人和管事,將會叫蔣琬大人派人去抓的,現在一家三口死在你的工地上,而且的確是你曲家建的房屋塌了。

就這兩點。將已經有權抓人,來人,帶走。」

「是。」兩名士兵立刻上前拿了曲武。

周圍百姓看過來,都對曲武指指點點,曲武臉紅欲滴。只低著頭一句話說不出來,臉上表情複雜莫名,疑惑不甘焦急和羞愧。

劉璋瞥了一眼沒說什麼,這時那官員上前對樊梨香道:「樊將軍,曲武被抓了,這曲家還有許多工程沒完成,這些事情怎麼辦?」

「我只是一個管治安的。這些後續事宜……」

樊梨香還沒說完,劉璋在樊梨香耳邊說了幾句,樊梨香立刻打住,對官員道:「這些後續事宜由你們處理。但這些房屋,都是將分配給我川軍士兵的,他們為匡扶漢室立下了戰功,臨了不能待薄他們。

你們先處理著。我會隨時來看,任何人敢徇私舞弊。坑害士兵,我樊梨香必定拿了法辦。」

有劉璋在身後,樊梨香膽氣十足,這個時候不為自己爭取名聲是王八蛋,果然,周圍百姓聽到樊梨香這個表態,更加崇敬。

劉璋卻注意到一旁的官員對自己投來憤恨的目光,好像自己對樊梨香說的話,攪了他好事一樣。

劉璋和樊梨香離開工地,劉璋還沒說話,樊梨香就道:「主公,我知道了,那官員肯定有問題,這事應該沒我之前想的那麼簡單。

剛才主公提醒後,我也覺得那官員有些不對,熱情過頭,要說他真是那麼好的一個好官,我不太信。

我看了一眼周圍的房屋,基都是剛竣工的沒人住,很多退役士兵還沒安置進來,死去的一家人是安置的第一批,為什麼偏偏就倒了有人的。

而且那些工人和管事離去的太快了,管事離去還很正常,但是那麼多工人離去就不正常了。

我們神威軍基都是苦命人出生,懂得一些常識,一般發生重大事故,苦命人不會第一時間預料到牽扯自己。

只有那些管事才會意識到責任立即逃跑,但是工人不會,他們往往是最後才知道事情嚴重,或者知道事情嚴重也僅僅是手足無措。

斷斷不可能在發生事故第一時間跑了個一乾二淨,如果苦命人都有這個覺悟,那就不是苦命人,早該做官了。」

「那你打算怎麼處理?」劉璋笑著問道,看起來樊梨香並沒有變笨,一開始的憤怒,只是出於神威軍的軍隊性質,和身那種對坑害普通士兵的性情,這時醒悟過來,省了劉璋的一番口舌。

「很簡單,找人去看看曲家其他房屋有沒有問題,如果大批量有問題,那不管怎麼說曲家都有問題,必須嚴辦。

但是若只有極少量房屋有問題,或者是只有那一所房屋有問題,那就蹊蹺了,肯定是有人陷害曲家。

如果現在能找到那些工人管事,必定能真相大白,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他們把知道的事情說出口。」

「牽扯這麼大,如果真的是要從陷害曲家得到利益,無異於虎口拔牙,我想那些工人和那些管事,估計活不了,或許現在就已經死了。」

劉璋說道,如果真的如推測的那樣,曲家是被陷害的,一般這種為了一點小錢打頭陣的工人管事,必定是被滅口的下場,雖然樊梨香已經下令追捕,其實劉璋壓根不抱什麼希望。

「這一點我也覺得也是。」樊梨香皺眉思索了一下:「如果這些工人和管事都被殺人滅口了,那就死無對證了,不過。」樊梨香陰笑了一下道:「惡人還需惡人磨嘛。」

劉璋也不急著回府了,畢竟事情牽扯曲家,不管是被陷害,還是曲家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