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67章新的權貴

第967章新的權貴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3 22:44  字數:4510

「主公要定都北平,完全避免武不滿之心是不可能的,但是要降低的話,辦法多的是。」心中的大事定了,樊梨香這下算是真正的輕鬆了,也開始思考起劉璋煩心的事來。

「什麼辦法?」劉璋就是因為和黃月英討論的頭昏腦漲才出來的,但是雖然煩躁,樊梨香說有辦法,劉璋當然很願意聽。

可是樊梨香還沒說,突然看到前方一處已經建成的房屋群中,一大堆人聚集,隱隱還有經過的百姓說:「咦,怎麼就砸死人了?你說其他房子有問題嗎?」

「誰知道啊,我都不敢住了。」

兩個百姓匆匆走了,臉上掩飾不住的失望和懷疑之色。

「怎麼回事?」劉璋皺眉,樊梨香立刻帶兵走了過去。

前面的建築群,是剛剛建成的居民房,是準備安置難民和那些退役士兵的,樊梨香是維持治安的,建設是蔣琬在管,建築出問題了,不是樊梨香職責。

但是聽說死人了,劉璋還在旁邊,樊梨香不得不重視。

劉璋只穿著便衣,以劉璋的地位,一般的民事也不方便管,只跟在樊梨香後面,由樊梨香處理。

圍觀百姓看到有將軍到來,紛紛讓開一條道路,只見裡面一片廢墟,還殘留著房屋倒塌的殘垣斷壁,三幅擔架,草席蓋著三具屍體,其中一具很小,一看就是小孩。

劉璋一下子捏緊拳頭,如果是建築方偷工減料,他不介意立刻殺人。而劉璋同樣知道,殺人這種事,樊梨香做起來可能比自己還熟練,自己不方便直接插手這些事。能不插手就不插手吧。

已經有官員來處理,劉璋看到那原四平八穩站在一旁的官員,看到樊梨香到來,臉龐抽了一下,心中隱隱覺得不對,但是並沒有動聲色,站在樊梨香身後,就像一個隨從一般。

「怎麼回事?」樊梨香冷聲問道。

那官員站了起來,樊梨香作為將軍。不是他一個小官能得罪的,官員連忙向樊梨香道:「樊將軍,這裡工程出了問題,曲家承包的營建工程,在人住進來後。突然塌了,砸了一家三口,慘啊。」

官員說著抹了一把淚,看著那三具屍體道:「這裡的家主是一名川軍士兵,祖籍上庸,從蜀王陽平關敗西涼軍,就開始跟著我川軍作戰。就這麼死了,真是可惜。」

「豈有此理。」樊梨香聽著官員說話,越來越憤怒,樊梨香自己統帥神威軍。神威軍從最開始散亂的農民軍成長到現在,早已具備有凝聚力的軍魂,樊梨香和其他將領都看重士兵性命。

樊梨香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商人偷工減料,或者監督工人不利。導致房屋結構不穩,否則正常建築的民房怎麼會倒塌。

這樣一個追隨川軍多年。眼看已經天下一統,響應劉璋號召來北平定居的士兵,竟然就這樣死在了奸商手裡。

樊梨香只覺得憤怒到了極點,立刻大聲道:「叫這裡工程的包工商來見我。」

「樊將軍,這裡是工程事故,樊將軍負責的是北賓士安防衛,恐怕……」官員抬起眼皮看了樊梨香一眼,試探地說道。

「恐怕什麼?現在都死人了,難道將軍還管不了嗎?」

別說劉璋就在自己身後,劉璋都沒發話,肯定允許自己管了,就算劉璋不在,樊梨香也打算管了。

「不是,下官不是那個意思。」官員見樊梨香發怒,連忙堆笑,又謹慎地道:「樊將軍,下官不是質疑樊將軍的職權,而是……」

官員左右看看,向樊梨香壓低了聲音道:「這裡承包工程的商人,名叫曲武,那可是蜀中大商人曲溪的族人,當年在荊益世族叛亂時,曲溪和家族唱反調,這個曲武可是堅定站在曲溪一邊的。

那站在曲溪一邊,可就是站在蜀王一邊。

最關鍵的不在此,樊將軍也知道,曲溪是曲夫人的弟弟,曲恬的侄兒,曲恬可是蜀王列入功臣閣的人,倍加重視。曲夫人更是蜀王的夫人。

這曲武作為曲溪的族人和親信,誰敢動啊。」

樊梨香聽到這裡,也皺起了眉頭,曲溪,隨著川軍的壯大,昔日的幾個蜀中大商人,除了金胖子以外,其他人早已富甲一方。

曲溪雖然年齡最小,但商業手段更是比其他幾大大商家更凌厲,曲家隱隱成為第一民商,動曲溪的人,牽連很大。

更何況還牽連到曲凌塵,樊梨香知道這個夫人,可是已經是正式承認的川軍主母,比自己正式多了,樊梨香倒不好拿主意。

樊梨香回頭看了劉璋一眼,劉璋卻沒有動任何聲色,看到樊梨香看他,只是微微點頭。

樊梨香頓時心下大定,立即大聲對那官員道:「將軍不管那曲武什麼來頭,立即拿下,有什麼後果將承擔。」

「是,是。」既然樊梨香這麼說了,那官員連忙點頭哈腰的去叫人傳喚,周圍百姓看到樊梨香這麼大公無私,都嘖嘖稱讚。

神威軍的愛民名聲早已傳遍天下,這也是劉璋叫樊梨香來維持北賓士安的原因,但是北平的大多數百姓,都只聽說了樊梨香和神威軍的愛民,沒親自見過。

這次竟然看到樊梨香毫不猶豫地下令拿下蜀王夫人弟弟的親信,敢開罪巨商和皇親貴戚,終於確認了傳言真實,對於這樣的將軍,沒有百姓不愛戴的。

「一邊去說話。」劉璋在樊梨香後面說了一句,看起來像是樊梨香的親密隨從,然後帶著好厲害走到人群外圍。

樊梨香跟著走了出來,那些百姓見樊梨香的「隨從」把樊梨香這個好將軍叫到一邊去說話,不用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