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65章尾聲

第965章尾聲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3 00:55  字數:3449

「自古成大事者,特別是君王,何以居小節,主公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江東基業。

周都督一直教呂蒙讀書,呂懞懂得一個道理,一個厲害的君王不是用道德標準還衡量,而是看這個君王有沒有大志,有沒有手段,有沒有懈怠,有沒有百折不撓的毅力。

很明顯,主公這些都具備了,作為君王,主公無可挑剔,周都督比呂懞懂的道理多,難道這個道理不明白嗎?

既然主公沒錯,我們臣下怎能背叛主公?周都督是先主公結義兄弟,有理由背叛,但是呂蒙沒有。

如今江東軍並非沒有一戰之力,都督也說了,只要水軍勝了,我們就勝了,川軍十二萬水軍,我們四萬水軍,不過三倍之數,難道就沒有一線希望嗎?呂蒙絕不投降。」

周瑜被呂蒙架住,開始詫異了一下,待聽完呂蒙的說話,漸漸平靜下來,「子明,你還是忘不了江陵之恥。」

呂蒙完全沒想到周瑜會說這句話,眼皮一動,沒錯,自從那次與周瑜一起征伐江陵,被黃月英水淹江陵,最後只和周瑜兩個人逃走。

呂蒙就無法忘記恥辱,那時到了江邊,呂蒙就發過誓,此生必定雪恥。

「周都督,你說的沒錯,我是恨黃月英,恨我呂蒙曾敗於一個女人之手,可是,周都督,這次主公用徐家術士奪權,你沒回來,你沒見過主公對大業的殫精竭慮。

自從主公奪回吳郡控制權,呂蒙就一直陪在主公身邊,他是一個偉大的君王,呂蒙願意隨主公戰死沙場。」

周瑜彷彿壓抑了很深,長長吐出一口氣:「呂蒙,我不知道你是因為個人對功業的渴望。所以這樣做,還是因為真的如你所說,主公值得你效忠。

我只是告訴你,周瑜已經不能再輔佐主公,現在就殺了我吧,不殺我,我也不會配合你們,你們肯定控制不了軍隊。

子明你當初擔任大都督,不過是為了掩護我進攻荊州。沒有發揮出你的才能,這次你終於可以當真正的大都督了,我祝你們旗開得勝。」

周瑜將最後四個字咬的很重,閉上了眼睛,實際上。要不是想到喬無雪,周瑜不會去想著投降,早已將軍權交出去,讓其他人去投降,自己已經自殺。

「大都督。」呂蒙痛苦地說出三個字,他知道,如果周瑜還活著。自己絕不可能發揮出江東軍戰力,以周瑜的性格,也不會被挾持,只能道:「當初主公殺先主公。今日,呂蒙殺對我恩重如山的大都督,是對是錯,後人評說。呂蒙死後再來向都督道歉。」

「住手。」

呂蒙見孫權親兵差不多回到身邊,周瑜的兵馬已經不足懼。就要含淚殺人,突然一個女生傳來,正是孫尚香。

在親兵接近孫權時,孫尚香也接近過去,因為孫尚香是孫權妹妹,沒人懷疑,而這時,孫尚香將劍架在孫權脖子上。

「小姐,你幹什麼?那是你哥哥啊。」呂蒙大喊道。

孫尚香眼中泛著淚光,看了孫權一眼,對呂蒙道:「他想過大哥是他哥哥嗎?呂蒙,放了大都督,否則……」

世族和所有士兵都看呆了這一幕,先是爆出孫權殺孫策的事情,後面呂蒙又反了對他恩重如山的周瑜,現在孫尚香竟然挾持了哥哥孫權。

整座監獄都安靜下來,所有眼睛都看著呂蒙和孫尚香。

「妹妹,你為了你夫君,就要殺你二哥嗎?」孫權說了一句。

「二哥,你如果這樣說,香兒沒法不承認,但是你肯定知道,香兒最不願看到的就是孫家與夫君之間互相殘殺。

如今的江東,真的能夠抵抗川軍嗎?在魯肅水軍未滅之前,連公瑾哥哥都無法有三成把握戰勝川軍,何況現在我們只剩下四萬水軍,何況還是他呂蒙。

最後大敗,川軍攻入江東,生靈塗炭,於心何忍?

就算他呂蒙天縱奇才,擋住了川軍,江東也不過困守一隅,讓長江兩岸成為戰場。

沒錯,香兒就是為了夫君,可是何嘗又不是為了我們孫家,二哥,你已經殺了大哥,難道你要讓孫家整個覆滅嗎?

公瑾哥哥是大哥結義兄弟,香兒,還有二哥你,不也一直將他當哥哥看待嗎?現在竟然為了困守一隅,為了長江兩岸民不聊生,要殺了公瑾哥哥?

於私,於公,於情,於理,香兒怎麼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孫尚香說著仰起頭看了一眼,堅定地對呂蒙和孫權道:「雖然很痛苦,但是,呂蒙如果敢殺公瑾哥哥,我也下得了手,大不了,香兒再自殺,到時候就可以與大哥相見了。」

孫尚香定定地看著呂蒙,雙方陷入僵持。

過了許久,周瑜突然出聲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有個建議。」

……

建業,周瑜和孫權的軍隊都到了這裡。

呂蒙依然挾持著周瑜,孫尚香依然挾持著孫權。

「香兒,放開你哥哥吧。」

站在江邊,周瑜對孫尚香說道。

「萬一……」孫尚香遲疑地看了呂蒙一眼。

「雖然子明挾持我,但是子明從軍以來一直跟著我,我了解他的秉性,既然答應的事,不會反悔的。」

孫尚香放開了孫權,韓當等將領都緊盯著孫權,呂蒙也放開了周瑜。

迎著江風,周瑜對孫權道:「主公,出海之後,保重。」

在監獄中,周瑜與孫權達成協議,周瑜率領江東歸降,孫權和呂蒙出海,自謀生路。

本來呂蒙是不答應的,但是誰都知道,本來江東水軍能勝過川軍水軍希望就十分渺茫,呂蒙早已成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