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61章賈詡水上擊魯肅

第961章賈詡水上擊魯肅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1 22:40  字數:4522

魯肅的意思,根本就是要慢慢把這支水軍轉化為江東的。

本來魯肅的計劃施行的很順利,可是因為周瑜突然回來,世族被清空,一切都變樣了。

現在魯肅成了喪家之犬,于禁的水軍也斷了糧草供應,可以說岌岌可危,于禁和賈詡都不得不考慮自己的前景。

陸遜等世族一被羈押,于禁和賈詡就開始商量對策。

聽到賈詡說必死無疑,于禁一下子慌了,連忙道:「文和先生,那你快說說我們該怎麼辦啊?」

「除了投降川軍,我們沒有第二條出路。」

賈詡說道,以前有河北在,江東世族也還有權力,憑著長江防線,川軍打不到江東去,暫時沒那麼急迫。

現在是旦夕將亡,賈詡不懂水軍,以前一向不管事,這時也必須為自己的前景考慮了。

「投降川軍?」于禁臉上露出憂慮的神色,很早就想投降川軍了,只是自己的軍隊,以前建立水軍,就是世族支持的,軍中基本被世族控制,再加上江東水軍,自己的權力實在有限。

于禁一直對投降不反感,可是現在的問題是,軍中很多江東水軍被魯肅控制,魯肅肯定不會投降,要是自己投降,魯肅會放過自己嗎?

「文和,如果那麼容易歸降,我已經歸降了,只是現在魯肅和那諸葛瑾把我們監視的死死的,我們如果歸降了川軍,魯肅諸葛瑾死無葬身之地,如此,他們肯定會把我們當死敵。

這軍中,我們的兵力和江東水軍兵力差不多。可是江東軍都是善於水戰之人,要是真的打起來,恐怕我們出不了巢湖口。」

魯肅經過一年時間,將以前送給曹軍的軍隊又收到了自己手上,本來想慢慢將這支軍隊變成江東的,完全控制以後,曹軍水軍加江東水軍,至少在數量上多過了川軍水軍,長江防線穩固得多。

可是周瑜突然回來。繳了前線江東軍兵權,魯肅的計劃落空。

現在巢湖水軍不再是要轉為江東水軍,而是魯肅和江東一些世家子弟的保命本錢,如果于禁賈詡投降,魯肅肯定翻臉。

「除非偷襲。」于禁想了許久。只想出這個方法,現在這樣耗下去,遲早被川軍所滅,既然魯肅不會投降,那就只能偷襲了。

賈詡卻搖搖頭:「你見過有人對自己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疏忽嗎?」

「什麼意思?」

賈詡長出一口氣道:「魯肅此人,聰明絕頂,智慧絕不在周瑜之下。現在巢湖水軍是他和諸葛瑾等人的保命稻草,他能不看緊了?

以魯肅的聰明,恐怕在周瑜奪取江東兵權同時,就已經料到我們可能會投降。日夜提防著,現在的我們,與魯肅諸葛瑾的江東水軍,名義上是一支軍隊。實際上已經是互相提防的敵對。

我們這個時候,絕對不可能奇襲成功。」

「那怎麼辦?」于禁一下子沒了主意。拖在這裡,難道與江東水軍一起陪葬嗎?可是投降又會被魯肅諸葛瑾反戈一擊,一樣全軍覆沒。

「我有辦法,既然我們打整個江東水軍打不過,還打不過一部分嗎?我的計劃是這樣的,離間魯肅諸葛瑾,讓諸葛瑾拋棄魯肅。

魯肅提防我們,卻不會提防諸葛瑾,待諸葛瑾拋棄魯肅的同時,江東軍必然出現破綻,我們一舉將魯肅拿下。」

于禁盯著賈詡半響,唏噓著聲道:「文和先生,你不是開玩笑吧?魯肅和諸葛瑾同為世族出生,諸葛家族絕大部分現在也被川軍羈押了,諸葛瑾怎麼可能拋棄魯肅?」

「相信我,我有辦法,現在我要去諸葛瑾的水營一趟,等我回來。」

賈詡說完就走出去了,于禁在後面焦急不已,卻不知道怎麼勸說,這個時候曹軍水軍與江東水軍關係實在僵硬,這個時候去,于禁還真擔心賈詡的安全。

于禁卻不知道,賈詡從來都是行走於兵戈之中,早年在紛亂的涼州遊歷,後來從董卓李傕郭汜,都是亂軍,卻能全身而退。

現在的情況,對賈詡來說,實在平常。

……

「文和先生深夜造訪,不知所謂何事?」

諸葛瑾警惕地看著賈詡,至少到現在,自己和魯肅控制的水軍和賈詡于禁控制的水軍,還算是一體的,就算互相警惕,也不能明白地撕破臉皮。

「子瑜先生,賈詡此來,特來勸先生明智,勿要與魯肅玉石俱焚。」賈詡開門見山地道。

「豈有此理。」諸葛瑾明顯大怒,大聲道:「賈文和,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子敬先生調度水軍並無差錯,且現在是我軍頂梁之柱,除了子敬先生,試問幾人能統領水軍與川軍對抗?

文和先生說這話,莫非是要拿下了子敬先生,去向川軍投降嗎?如此屈辱之事,我諸葛瑾斷然不為,賈文和,如果你執迷不悟,休怪我無情。」

賈詡心中笑了一下,這諸葛瑾說的冠冕堂皇,不是和魯肅一樣,不能投降川軍,只能一條道走到黑嗎?說什麼寧死不降,真是好聽。

賈詡平靜道:「子瑜先生,請聽我將話說完,到時候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明說,我和于禁將軍,已經決定歸降川軍了,絕不改變……你先坐下。

我賈詡都在你營中了,生死不是在你一句話嗎?……我就想問子瑜先生,就算我和于禁將軍,與你和魯肅全力配合,能夠一直抵抗著川軍嗎?」

諸葛瑾神色黯然,現在巢湖水軍成了孤軍,川軍卻已經一統大半個天下,無論拼什麼都拼不過,諸葛瑾對此早已焦慮不堪。

但是諸葛瑾馬上浮現出堅定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