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59章勸降周瑜

第959章勸降周瑜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0 23:54  字數:3392

「算了,一開始我沒想過周瑜會有妻室,甚至不知道他叫周瑜,要不然也不會有今天,看起來你和周瑜很恩愛,我也拆不掉了,我認命了。

做大我不敢,做妾還是被周瑜趕出門,我風姿吟都認了,你先幫我把繩子解開吧,今晚我就跟周瑜說清楚,隨他怎麼辦。」

風姿吟這樣一說,喬無雪立刻浮現喜色,終於鬆了口氣,將雞湯遞給風姿吟:「姿吟姐姐,你放心吧,你幫了夫君那麼多,今晚我就給夫君說,讓他立你為正室,周家只要有無雪一席之地,無雪就滿足了,一定不會讓夫君對你不好的。

這是烏雞湯,女人喝了有很多好處,最近你被夫君這樣對待,都消瘦了好多,應該補補,我這就去叫人給你準備洗浴的熱水。」

風姿吟接過雞湯,喬無雪將風姿吟扶到了床上,見喬無雪要去喊人,立刻道:「妹妹,先幫我把繩子解開吧。」

繩子從一個小孔穿過,繩結在風姿吟夠不著的地方,喬無雪聽了風姿吟話,尷尬地道:「姐姐,你看我,高興的都差點忘了,我先幫你解了繩子吧。」

經歷了這麼多,而且看到姐姐在孫策死後的消沉,喬無雪只想一家人好好過,只要一家人和和睦睦在一起,喬無雪覺得比什麼都好。

「香兒,借你的劍用一下。」喬無雪走到孫尚香身邊道。

孫尚香捏著劍柄,一直在打量風姿吟,總覺得這女人態度轉變太快,心裡毛毛的,見喬無雪要借自己的劍,立刻警惕地道:「嫂子。我覺得不對啊,我看你送了雞湯就算了,繩子等公瑾哥哥回來再解開吧。」

「哎呀,香兒。」喬無雪害怕猶豫久了,風姿吟又要不高興,她現在可不想觸怒風姿吟,只想解開誤會,伸手就拔出孫尚香的佩劍,孫尚香只遲疑了一下。就只能無奈地望著她了。

喬無雪走過去,一劍斬斷了繩索,看到風姿吟端著一碗雞湯並沒有喝,立刻問道:「姿吟姐姐,為什麼不喝湯?」

風姿吟突然抬起頭。對喬無雪笑了一下,笑的慘人,嚇的喬無雪後退一步,風姿吟陰聲陰氣道:「誰是你姐姐,騷婦,別以為年輕貌美就可以勾引男人,你以為你炖的雞湯我會真的喝嗎?想毒死我?我風姿吟出道的時候。你牙還沒長全呢,你試試。」

風姿吟一把將手裡雞湯向喬無雪倒了過來,喬無雪大驚失色,眼看就要避不開。卻被猛地一撞,倒在了地上,雞湯碗飛了出去摔的粉碎,雞湯灑了一地。

孫尚香一直覺得不對。緊盯著風姿吟,沒想到風姿吟真的是包藏禍心。一直提高警惕的孫尚香看到雞湯飛來,立刻撞開了喬無雪。

否則那滾燙的雞湯,就算喬無雪不被砸傷,在嬌嫩的皮膚上也會留下燙傷。

「醜八怪,你竟然恩將仇報。」孫尚香大怒。

這時風姿吟也早站了起來,看到孫尚香,恨聲道:「又是一個賤婦,周瑜勾搭的還不少嘛,我要把你們通通殺了。」

風姿吟說著就向孫尚香撲過來,孫尚香一把抄起地上的劍,大聲道:「你耳朵聾了嗎?沒聽我叫無雪嫂子嗎?醜八怪,你再過來,別怪我下手無情。」

孫尚香捏著劍,心裡一萬個想殺了面前這死變態,但是知道這應該是周瑜的家事,自己不便參合,但要是風姿吟還要對喬無雪不利,那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孫尚香篤定了這醜八怪武功不如自己。

「你罵誰是醜八怪?我撕了你。」風姿吟赤手空拳向孫尚香攻過去,

「你自己不照鏡子嗎?別逼我,再敢向前一步,我就……」

「你就怎樣?憑你也是我的對手?」

風姿吟空手入白刃,孫尚香再也不留手,一下子向風姿吟刺過去,可是這時才發現,風姿吟武藝真的很高,自己竟然拿不下她。

「快叫人啊。」孫尚香大急,一旁的婢女連忙喊人。

風姿吟也同樣驚訝與孫尚香的武藝,原本還以為是與喬無雪一樣弱不禁風的女子,佩劍只是為了好看,沒想到還有兩下子,竟然一時沒拿下。

「賤婦,現在知道叫人了嗎?晚了?」

風姿吟害怕侍衛到來,還不能殺了孫尚香和喬無雪,突然不顧孫尚香刺來的利劍,一手抓向孫尚香手腕,在利劍刺穿肩膀的同時,一把將孫尚香的劍奪了過來。

長劍脫手,自己武藝本來就不如風姿吟,孫尚香立刻變為完全的劣勢,風姿吟從肩膀抽出劍後,急攻幾招,就把孫尚香逼退到了一角。

「哈哈哈,我再叫你們發騷。」

風姿吟瘋狂大笑,凌亂的頭髮加上醜陋的面孔彷彿厲鬼,長劍在手,就算侍衛到了門口,風姿吟也能兩招殺了孫尚香和喬無雪兩人。

風姿吟毫不猶豫,一劍刺向孫尚香,就在這時,突然感覺腳下一絆,滾在地上的喬無雪眼看孫尚香就要被自己的愚蠢連累死,心裡大急,再也顧不得其他,一把拉動了地上繩子。

「嘭」的一聲,風姿吟再次摔倒下來,因為前沖的勢頭過猛,門牙被砸壞一顆掉在地上。

風姿吟愈發憤怒,已經完全瘋狂,見風姿吟死死抓著利劍,就要騰躍起來殺人,孫尚香情急之下,突然看到旁邊一壺雞湯,立刻提起來向正爬起來的風姿吟腦袋砸過去。

「嘩啦啦。」鐵壺把風姿吟腦袋砸個洞,滾燙的雞湯傾倒下來,剛爬起一點的風姿吟整個頭顱被雞湯覆蓋,泛著絲絲的熱氣。

面上的紅斑頭上的新傷,加上滾燙的雞湯,完全不成人形。

「啊,我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