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58章濃郁的雞湯

第958章濃郁的雞湯 (1/3)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0 22:46  字數:4489

周瑜羈押著世族從前線趕回,本來前線離不開周瑜,但是周瑜突然出現拿下陸遜等人,取得了兵權,應該去向孫權述職一次。

而且這次周瑜回來,不止是帶回世族和述職,還要與孫權呂蒙商議江東的出路,畢竟現在川軍大勢已成,江東一隅實在是危如累卵。

加上川軍正在準備最後的大戰,需要一段時間,周瑜決定先回吳城,與孫權面對面商量接下來的方略。

周瑜剛剛入城,還沒去找孫權,孫尚香就先行一步,要在哥哥和周瑜商議之前,勸說了周瑜歸降,免除江東兵戈。

孫尚香來見周瑜,天將入黑,門口衛兵一看到孫尚香,立刻就要進去傳報,現在孫家剛剛掌握權力,還是因為周瑜突然回來,作為周瑜的親信,當然很高興,都是一片喜色。

士兵還沒轉身,孫尚香急忙擺手,望了一眼天色:「別別別,現在天還沒黑,大都督肯定在處理軍務,我等晚上再去找他,你先帶我去見無雪嫂子吧。」

士兵領著孫尚香去見喬無雪,因為現在的江東形勢,周瑜一直在苦思對策,而且馬上就要見孫權,作為大都督,應該有自己的腹案。

喬無雪不在房中,轉了幾次,孫尚香才在廚房見到了她,喬無雪正在一個鍋子前站著,不時解開蓋子開一眼,霧蒙蒙的水汽飄蕩向俏美的面龐。

「嫂子。」

「香兒?」

隨著孫尚香一聲喊,喬無雪看到孫尚香站在門口。立刻跑了過去,大喜地抱住孫尚香。

自從世族掌權後。江東變得一片陰雲,就算孫尚香回到江東,兩人也很久沒見過了。

孫尚香小時,大哥孫策三哥孫翊就在外面打仗,二哥孫權也整天跟著老師學習,沒多少時間陪著孫尚香,孫尚香又天生閑不住,所以兩個嫂子。喬無霜和喬無雪與孫尚香關係最好。

喬無霜因為很穩重恬靜,孫尚香心裡很尊敬喜歡她,但是卻沒法玩,只有喬無雪,兩人算是真正的朋友,喬無雪比孫尚香大幾歲,但是兩人算是很好的朋友。

只是那幾年的時候。喬無雪還是個聰明活潑的姑娘,現在看上去憔悴了許多,臉上雖然還有些笑容,孫尚香知道那是因為周瑜最近回來了,所以高興些,但是真正的消瘦了好幾圈。看起來讓人心疼。

「嫂子,你還要自己做飯啊?豈有此理,我這就把你家下人抓出來,通通地打一遍。」

孫尚香看到整個廚房,竟然就只有喬無雪一個人。在忙碌那個鍋子,本來就心疼喬無雪。這時立刻大怒。

喬無雪趕忙一把抓住孫尚香:「回來呀,都嫁人了脾氣還這麼火爆呢,這是我自己要做的,不管他們的事啦。」

聽到喬無雪說「嫁人」兩字,孫尚香臉上一紅,卻立刻消退,好奇地走到鍋子旁邊揭開蓋子,一股香味撲面而來。

「哇,好濃郁的雞湯,我要吃,趕快給我盛一碗。」

「哎呀,這個。」喬無雪為難起來:「香兒如果要吃,嫂子待會再給你做好不好。」

「嘻嘻。」孫尚香看著喬無雪忽然笑了出來,指著喬無雪道:「嫂子,給周瑜哥哥炖的雞湯對不對?小別勝新婚,嫂子現在可是越來越照顧我周瑜哥哥了。」

孫尚香心裡暗想著,喬無雪心裡越在乎周瑜,周瑜失蹤很久歸來後,喬無雪肯定倍加珍惜這種日子。

這樣一來,只要自己好好勸說,加上現在川軍勢力這麼大,喬無雪應該會去勸周瑜投降,畢竟這麼久的相思之苦,好不容易團聚,喬無雪肯定捨不得這樣的日子。

如果投降了川軍,嫂子和周瑜哥哥不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嗎?

孫尚香現在唯一怕的就是喬無雪死心眼,萬事都聽周瑜的,不去勸周瑜投降,周瑜說不投降,就和周瑜一起死。

要是這樣,那可真難辦了,可是孫尚香偏偏知道,這種可能性很大。

「不是給你周瑜哥哥做的。」

喬無雪說了一句,孫尚香立刻一驚,馬上浮現一個念頭,該不會是嫂子有了別的……呸呸,我瞎想什麼。

孫尚香好奇地看著喬無雪,喬無雪道:「夫君他現在每日要在書房待到半夜,待會我再給他做一些滋補的湯,這鍋雞湯是給一個妹妹做的,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所以就一個人做了。」

「妹妹?無雪嫂子你們不是一共兩姐妹嗎?哪來的妹妹……恩?哎呀,周瑜哥哥花心了?可惡呢。」

孫尚香立刻就怒了,孫策和周瑜在孫尚香心裡那可都是頂級好男人,大哥就喬無霜一個嫂子,周瑜也就喬無雪一個。

聽到有個妹妹,孫尚香立刻不滿起來,覺得周瑜的形象,一下子就在心裡崩塌了,只恨不得把周瑜抓來拳打腳踢一頓。

「什麼花心?男人有個三妻四妾不是很平常嗎?你自己不也是蜀王側室嗎?」喬無雪笑了一下道。

「我……」孫尚香一時啞口無言,突然想到,恩,自己怎麼就沒在乎過這個呢?不對,以前在乎過,後來在蜀王府生活久了,又與劉璋相處了那麼久,慢慢就不在乎了。

可是這不一樣啊,雖然孫尚香嫁給了劉璋,但是劉璋在孫尚香心裡可不是那種完美男人形象,孫尚香心中的完美男人是大哥和周瑜。

其他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平常的,這兩個人哪裡行呢。

可是喬無雪已經不聽孫尚香說什麼了,雞湯做好了,用了一個提壺盛了,又帶了一個小碗,一大一小兩個嫂子,提著提壺出門。

「嫂子。我來幫你提吧。」

「不用,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