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56章封爵

第956章封爵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20 00:25  字數:3434

「面子不重要,那你剛才把被子扯過去蓋著自己幹嘛?」

「那……那不一樣。」

拉提亞說著,捏起小拳頭在劉璋胸口錘了一下,可是心裡卻一下子明悟過來,劉璋是蜀王,君王有君王的行事風格,如果三番四次找一個女人求婚,那還是君王嗎?

可是自己卻看不到,在劉璋向自己表達一次後,竟然拒絕了,還盼著劉璋對自己表達第二次,甚至如果劉璋表達第二次過快,自己還會希望第三次。

拉提亞突然覺得自己有些不懂事,一心只想著自己,沒有為自己的男人考慮,說起來,自己在劉璋面前直呼名諱,在劉璋面前生氣,他都沒跟自己計較過,自己還能求什麼?

拉提亞只覺得自己這麼久的內心煎熬,都是自找的。

「夫君。」

拉提亞在懷中呢喃地說了一句,這是拉提亞第一次這樣叫劉璋,聲音微不可聞。

「恩,夫人。」

劉璋也順著叫了回去,拉提亞一下子羞的臉蛋通紅,嬌艷欲滴,突然想到一事,抬起頭對劉璋道:「對了,夫君,其實銀屏妹妹也和拉提亞一樣,想,想侍奉夫君,拉提亞以前是任性了,夫君要娶我,我都不識好歹。

但是夫君對銀屏妹妹卻沒表達過呢,女兒家臉皮薄,就算夫君顧忌君王的面子,也私下暗示一下,銀屏妹妹會答應的。」

拉提亞想著下午一直硬著頭皮「頂風作案」的關銀屏,本來還對自己的毒藥下給了自己,覺得很委屈,現在拉提亞卻覺得誤打誤撞,把自己最大的心病解決了,拉提亞覺得很滿足。可是這其中也有關銀屏的功勞。

現在自己得到幸福了,關銀屏忙了一晚上了,什麼都沒得到,拉提亞心裡真過不去。

「銀屏?」劉璋皺了皺眉。

「恩。」拉提亞點點頭,來大漢這麼久了,又受了這麼久內心折磨,拉提亞也清楚,不管是西域還是大漢,男人三妻四妾都很平常。

再加上周圍的女人。黃玥蕭芙蓉等都沒有嫉妒的心理,特別是黃月英,竟然把自己送進來了,在她的房間,和劉璋成了好事。自己當然也不能妒忌,反正劉璋作為君王,遲早都不會只有這些女人,相對來說,拉提亞倒希望幫著關銀屏。

劉璋這時不太想考慮其他問題,也沒什麼頭緒,溫香軟玉在懷。開始酒醉之中還沒嘗到具體滋味呢。

劉璋翻身壓在了拉提亞身上:「其他事慢慢再考慮,先辦我們的事。」

「啊。」拉提亞輕叫一聲,隨著劉璋的攻勢,再次陷入朦朧之中。

……

黃月英當夜向所有武將宣布了裁軍命令。並且整理了一下軍隊資料,各支軍隊的情況都在腦海里裝著。

昨夜在王府的房間被霸佔了,黃月英也沒有回到自己分配的府邸,就在王府書房裡寫了計劃表。

將軍中精兵和普通兵種羅列出來。按照精銳程度,排出了建議的裁撤順序。

現在川軍的步兵基本都是很精悍。但是從關中之戰開始,大量收編了其他軍隊的步兵,軍隊慢慢變得參差不齊。

關中之戰的雜兵被裁減過一次,基本都留在關中務農了,現在滅了河北,各地投降。

鎮守黃河的兵力,壺關的兵力,加上冀州,青州,徐州,兗州,揚州各地守軍,加起來有三十萬人。

此外還有曹彰的八萬農民兵。

這些都不可能讓他們繼續當兵,必須在裁減範圍之內。

除此之外,川軍剩下的軍隊,張任麾下三十萬兵力,有二十萬步兵,至少也得裁十萬人。

如果劉璋要繼續裁減,騎兵裡面,除了雷銅的精銳騎兵,大宛騎,重騎兵,應該不會裁減外。

氐人騎兵和其他普通騎兵,可以裁減,西涼騎雖然精銳,但是向來西涼人上馬為兵,解散一些也沒什麼。

大致做了一個計劃,黃月英就在書房裡趴著睡著了。

晨風寒冷,哪怕黃月英練武,也不是很舒服,醒來時還很早,估摸著自己只睡了一個時辰的樣子,黃月英拿著計劃出門,正看到劉璋從自己房中出來。

劉璋本來不想起來的,但是怕醒的晚了,光天化日的被人看著,拉提亞面子上應該不好受,也就勉強起來。

「主公。」黃月英笑著迎了上去,臉上帶著一絲瞭然的笑意道:「昨晚還好嗎?沒有生什麼變故嗎?」

劉璋一看黃月英的樣子,加上昨晚黃月英莫名其妙不見了,肯定黃月英做了什麼,不滿地看了黃月英一眼。

「恩?你手上是什麼?」劉璋注意到了黃月英手上一疊紙。

「你不是要裁軍嗎?我羅列了一下,供主公參考,月英估計,一統之後,我們只有幾個地方地方需要駐軍,河套,雁門,上谷,遼東,高句麗,西域,交州,京師,可以裁撤幾十萬軍隊,只是這些軍隊的安置是個問題。」

劉璋拿過計劃表,點點頭:「和我意思差不多,只留精兵,不留其他雜兵,至於安置問題,我已經想好了,這也是我這麼急著裁軍的原因,月英,你拿著這份計劃,先向武將們透露一下,讓他們有心理準備。」

「好。」

黃月英正要離去,劉璋忽然叫住她道:「月英,你昨晚一直在做這個嗎?」劉璋舉起手中的計劃表。

黃月英沒有回話,劉璋走到黃月英面前,輕輕摟過黃月英道:「謝謝你,月英。」

不管昨夜為什麼自己和拉提亞睡在一起了,那都是黃月英為自己著想,而自己在溫柔鄉的時候,黃月英卻在做文件,劉璋心裡忽然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