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55章面子那麼重要嗎?

第955章面子那麼重要嗎? (1/3)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19 22:29  字數:4484

自己都中毒了,那人跑到哪裡去了?

拉提亞這才發現,剛才那麼難堪,只是因為劉璋已經在房裡,自己沒有逃走,不止是因為能接受,卻沒發現,自己心底竟然有些渴望,或許這次誤打誤撞中毒,可以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自己以後就不用糾結了。

天生要強的性格,讓拉提亞不能主動開口,可是那男人,抱也抱了,親也親了,就是不說話,說了娶自己,那麼敷衍,竟然說和孫尚香徐昭雪兩個人一起娶,豈有此理啊。

最可恨的是回絕一次以後就沒影了

拉提亞心裡氣,可是也不能說出來,拉提亞覺得那不是太便宜那人了,所以熬到現在,可是最終拉提亞還是覺得苦的是自己,甚至心底有些驚慌。

自己現在還能留在劉璋身邊,如果劉璋稱帝了,那自己還能留在他身邊嗎?

正是因為川軍即將一統帶給拉提亞的危機感,所以才會把玩那個藥瓶,在勸著關銀屏接過那個藥瓶時,拉提亞明顯感覺到心裡空了一塊。

而聽到關銀屏失敗以後,自己竟然還有些高興。

拉提亞現在才覺得,自己應該珍惜這次意外的機會,這不是最不尷尬的破解方式嗎?

可是,那個人怎麼就突然不見了。

熱浪侵襲,拉提亞看著空空的床,只恨不得一拳將劉璋打扁,可是就在這時,拉提亞突然感覺胸口一陣異樣的觸覺,一隻粗糙的大手竟然伸了進去,大吃一驚。

回頭一看,不知何時,劉璋已經站在了自己身後。從後面一把抱住了自己,當那手從敞開的衣服伸進去,摸到峰巒的尖端時,拉提亞忽然渾身一震,在灼熱的熱浪侵襲下,腦袋轟的炸開了。

「你,放手……不要啦……」

拉提亞開始掙扎,可是渾身都充滿渴望,彷彿一團火一樣。如何抗拒得了,勉力推拒的手變成了欲拒還迎,反而挑動劉璋的慾火,撫摸到胸前的手更加用力起來。

拉提亞已經煎熬許久,剛才看到床上空空如也。心中一種空曠的感覺涌過,這時突然被填滿,那大力的撫愛彷彿更適合拉提亞需要一般,只推了幾下,彷彿全身都融化了,軟綿綿靠上了劉璋的身。

就在這時,後面的劉璋帶著酒醉的語氣出聲:「月英。」

本來已經完全陷進去了。打算就這樣沉淪了才好的拉提亞,一下子睜開眼來。

剛才劉璋被黃月英扶進來,一直是挨著黃月英的,黃月英的印象和觸感一直留著。隨著半醒半醉地被黃月英放到床上,一下子那種感覺不見了。

醉意朦朧的劉璋感覺到不對,眯著眼尋找,看到了拉提亞眼睛霧蒙蒙的也看不真切。只以為是黃月英,反而只看到了拉提亞胸前的白膩。

拉提亞忍耐慾火。從喉間刻意壓制的呻吟太勾引人了,劉璋情不自禁地就走了過來,眼中只有拉提亞胸前的誘人部位。

這時抱著渾身女香的玉體,感受著彷彿將手心都融化的觸覺,劉璋再也不願恢復理智,就算是明日被黃月英罵一頓也不顧了,反正兩人名分已定。

可是拉提亞聽到「月英」兩個字,腦中理智回復了一點,身體中產生出一點力量一下子站起來,就要掙脫,卻沒想到就在這時,身後的劉璋手在膝蓋彎一折,一手托住拉提亞貼著薄衣的火熱粉背,將拉提亞攔腰抱了起來。

「哎呀,壞人,放我下來。」

拉提亞拳打腳踢著,突然感覺身子一輕,果然被放了下來,身材顯得嬌小玲瓏的拉提亞被粗暴地扔到床上,還沒來得及爬起來,突然感覺整個人被壓住,粉色的嘴唇一下子被覆蓋。

「別把那個伸進來啊,好臟。」

拉提亞突然感覺有異物入侵口腔,趕忙逼近牙關,突然「啊」的一聲輕叫,劉璋整個壓在拉提亞身上,衣服已經半裸,一隻手箍住拉提亞纖腰,一隻手解開拉提亞腰帶滑了進去。

那女兒家最隱秘的部位,第一次被觸摸,還是身中烈度的情況下,拉提亞好不容易恢復的理智一下子一散而空,牙關一松,任那異物進入。

慾火焚身的拉提亞,在最後一絲清明時,只覺得自己好苦,自己的毒藥用在自己身上就算了,竟然還成了其他男人的替代品。

可是也就保存了這最後一瞬間的理智,在劉璋的強烈攻勢和內火煎熬下,拉提亞開始本能地回應,玉體如蛇一般伸縮著,微微弓起身子,好像讓劉璋更好動作,口中香舌不知何時探了出去。

在迷濛中發出一聲誘人的輕啼,不知何時下體一陣痛楚傳來,拉提亞一滴清淚滑落,卻並不是多麼痛苦,或者只是一個女兒家本能反應。

月上中天,拉提亞藥性退了,迷迷茫茫的醒來,發現自己被劉璋緊緊抱著,身子完全貼在劉璋身上,沒有一絲縫隙。

拉提亞還記得之前發生的事,又羞又怒,幽怨地看了劉璋一眼,心裡想著,已經這樣了,還能怎麼樣,只怪自己命苦,竟然做了別人的替代品,早知道就不弄那烈葯了,害人終害己,拉提亞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想到種種委屈,拉提亞現在真恨不得殺了面前的人,只是一個女兒家都這樣了,除了認命還能怎麼辦。

黃月英都知道那葯是自己的,要是明日劉璋來個翻臉不認人,還指責自己下藥,那自己哭的地方都沒有。

「這對姦夫淫婦。」拉提亞心裡罵著劉璋和黃月英,可是突然看清了現在的狀態,好像淫婦不是黃月英啊,要不是昨夜自己……就算劉璋酒醉,也不會那樣。

拉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