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54章那人跑哪去了

第954章那人跑哪去了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19 10:36  字數:3458

劉璋已經習慣了拉提亞的態度,知道她只是裝模作樣的,看起來很成熟,其實和徐昭雪差不多的小女孩心性,要強的不得了,外表堅硬,內心柔軟。

對於這個救命恩人,劉璋不介意順從著她點。

「得罪我的多了……哎,我還是回後堂去吧。」拉提亞真不知道自己走過來幹嘛,看到劉璋就渾身來氣,起身就要離去,卻被劉璋拉住。

「你去後堂也好,和玥兒他們在一起,只是至少喝一杯酒再走,算給本王個面子嘛。」

本來劉璋就是為了照顧拉提亞的性格,所以沒讓她留在後堂,不然拉提亞心裡肯定又想,大場面都不讓她出來。

這時要是拉提亞說進去,自己不多說點什麼,給她面子,肯定心裡又不高興。

劉璋將一杯酒遞到拉提亞面前,拉提亞看到劉璋遷就自己,心裡有一絲微不可查的暖流涌過,卻旋即板起臉。

「那就給你個面子。」拉提亞拿起酒杯,就唇,黃月英突然出聲:「那杯酒。」

「什麼?」拉提亞奇怪地看著黃月英。

黃月英略一愣,笑道:「沒什麼。」黃月英才不會說劉璋暈乎乎的端了關銀屏的酒杯給拉提亞。

拉提亞一杯酒喝了,放下酒杯回到內堂。

「主公,我看你也喝得差不多了,回後堂休息吧。」黃月英勸劉璋道。

「恩?宴席還沒結束呢。」

「差不多了。」

「好像本王還有些事沒宣布。」劉璋沒想到那麼多武將敬酒,哪怕度數低,也喝的有點多,現在暈乎乎的,是記得還有什麼事沒宣布,心裡開始埋怨自己。好像有些失分寸了。

「有什麼事明天再宣布吧。」黃月英催促,看了一眼後堂,眼中有些急切,好像恨不得將劉璋一腳踹進去。

「哦,本王想起來了,趁著武將都在,本王要宣布裁軍的命令,還有士兵安置措施,這個要儘早宣布。多一天就多浪費一天糧食,一定要……」

眼看就要一統,劉璋可不能留下那麼多軍隊,裁軍的絕不止曹彰的義軍。

軍隊數目龐大,每天消耗的糧食都是天文數字。雖然川軍豐收,但是現在要用到糧食的地方太多了,高句麗,江東征伐,安頓交州河北和以後的江東,幽州,河套等地方的建設。都需要糧食。

劉璋可不想把糧食這麼浪費下去。

但是因為那麼多中低級將領敬酒,超過了劉璋的預期,酒量實在不高,現在舌頭都打結了。腦袋一陣一陣的暈眩。

「好了,待會我會宣布的,你看你,不會喝酒不要喝這麼多嘛。來,我扶你進去。」

黃月英扶著劉璋站起來走進後堂。以前這事都是蕭芙蓉做的,今天黃月英竟然自己來扶,哪怕劉璋酒醉了,也感覺挺好。

感覺到劉璋刻意把一身酒氣的身體往自己身上蹭,幾下都靠在了自己胸前的傲聳上,五分醉意五分故意,黃月英忍不住狠狠白了劉璋一眼。

拉提亞剛回到後堂,黃玥等人也在吃飯,只是後堂清靜多了,黃玥徐昭雪曲凌塵等人都談的是些清淡話題,很安靜的感覺。

可是拉提亞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身體比在嘈雜的外堂還要燥熱,她雖然有那葯,自己可沒喝過,又是個黃花閨女那種感覺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只是覺得渾身難受。

黃玥把拉提亞拉來坐下後,拉提亞感覺越來越熱,最後臉都血紅一片,黃玥等人終於發現不對,一摸拉提亞的額頭,驚道:「好燙,荷花,快叫軍醫。」

荷花剛跑出幾步,黃月英就扶著劉璋進來,問荷花道:「有什麼事嗎?」

「夫人讓我為拉提亞姑娘找大夫。」

「不用了,我會看病,把拉提亞姑娘扶到我房裡就好了。」

本來黃月英的房間不在這,但是因為下了河北,很多事要與黃月英商議,往往就到了深夜,所以劉璋也在王宮給黃月英開了一間房,作為臨時休息的地方。

「哦。」

荷花和兩個丫鬟扶著渾身滾燙深皺秀眉的拉提亞,進了黃月英的房間。

黃玥曲凌塵等人看著黃月英回房,黃月英會醫術,黃玥徐昭雪等人知道,將拉提亞扶到房間理所應當,可是為什麼,黃月英扶著劉璋也進去了?

「月英軍師,你怎麼把他也扶進來了?……唉,好難受,你快給我看看。」

拉提亞一進到房中,只覺得身體內那種感覺更加強烈了,渾身燥熱難當,來不及抗議黃月英將劉璋扶進來,只想讓黃月英快點醫治自己的「病」。

「我扶他進來,就是給你治病的啊。」黃月英將劉璋放到自己床上,轉過來對拉提亞說道。

「他能治病?你別開玩笑了,我真的好難受。」

「你中了自己的葯,自己都覺察不出來嗎?」黃月英在一旁略有些詫異地問道,她以為拉提亞知道自己中了什麼葯的。

當關銀屏跑了後,黃月英就好奇關銀屏哪來的葯,於是眼光跟了出去,才看到拉提亞立刻迎上關銀屏,還在窗子後面竊竊私語,黃月英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

也只有拉提亞這種人,才有這些稀奇古怪的葯。

「我自己的葯……啊……」拉提亞忽然驚叫一聲,門外丫環立刻緊張問道:「軍師,有事吩咐嗎?」

「我正在給拉提亞姑娘治病,你們先離開吧,不要呆在門口了。」黃月英平靜地道。

「是。」幾個丫環退了出去。

屋裡的拉提亞已經驚駭欲死,這時才想起來關銀屏計策沒成功,那應該剩下一杯酒了,可是怎麼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