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52章奪港口

第952章奪港口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18 22:31  字數:4557

「姑奶奶,你又怎麼了?」拉提亞以為關銀屏又打退堂鼓了,真是煩死了漢人的羅里吧嗦,只恨不得上前推一把。

「拉提亞姑娘?我剛才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你在把玩這個藥品,你怎麼會把這種葯隨身帶在身上?」

關銀屏舉著藥品疑惑地問拉提亞,拉提亞是劉璋的救命恩人,關銀屏不會以為拉提亞會害劉璋,只是心中好奇。

「我……」拉提亞突然神色一變,大聲道:「我是養動物的,這是給動物配種的。」

「配種,唉。」關銀屏臉一紅,真後悔問了拉提亞,慌慌張張走進大堂,差點在門檻摔一跤。

「記住了,先將他灌暈,成功率大。」

拉提亞在後面小聲喊了一聲,看著關銀屏進去,臉上浮現出一種成功後的笑容,只覺得促成了一對很有成就感。

可是拉提亞臉上的笑容漸漸隱退,慢慢變得落寞。

「等你白髮蒼蒼,可是身邊陪著的那個男人不是他,又想起今天的猶豫,你心裡什麼滋味?」

……

「哥哥,你們,你們去給蜀王敬酒好不好。」

關銀屏走進來坐下,桌上眾人看她好像有些緊張,都開口詢問,關銀屏好不容易才憋出這句話。

「給蜀王敬酒哪輪得到我們啊,我們都是小將,還沒資格呢。」關索說了一句,關興也在一旁點頭。

這宴席上數百武將,要是都去給劉璋和黃月英敬酒,那不灌死他倆才怪,所以自然的,所有人都清楚哪些人有資格敬酒,哪些人該安分著

關興關索這樣的將領。也就只能自個喝的高興了。

「去嘛,那個……」

關銀屏手裡揣著小瓶子,臉紅得像要滴血,關興和關索都怔了一下,關興連忙道:「好好好,你哥哥我今天豁出臉皮不要了,不過我告訴你,待會你哥哥被人短回來,可不許笑啊。」

關興不愧是關羽的兒子。做事毫不遲疑,低級將領跑去敬酒,是一件很遭人笑的事,可是下定了決心,關興毫不猶豫地端起酒杯過去了。

「恭賀軍師加封燕王。恭賀蜀王帶領我們拿下河北,奠定一統天下之局,匡扶漢室,指日可待。」

關興向劉璋黃月英舉起酒杯,本來還有人笑話關興,但是看關興雖然年輕,祝酒詞說的卻是慷慨激昂。自有一顆虎膽,眾文武倒是沒人笑了。

「關雲長溫酒斬華雄,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神勇無敵,關興將軍不失乃父之風,作戰攻城,奮勇在前。相信雲長將軍在天之靈,一定欣慰。來。」

劉璋舉起酒杯。

「武將本分,干。」

兩人喝完酒,關索看到關興都去了,兩兄弟現在雖然沒有嫌隙,但是也想比比誰厲害,又是寶貝妹子請託,也大步走了過去。

關銀屏因為馬雲祿的關係,以前在涼州時,一直與馬家很熟,關興回來後就慫恿馬家的人。

馬超已經敬過酒了,接著龐德,龐柔,馬鐵,馬岱,馬休,紛紛上前敬酒。

劉璋和馬休喝完,略微覺得不對,這怎麼回事?而且腦袋也有點暈了。

「夫君。」蕭芙蓉從蠻人席上走過來,在劉璋耳邊輕聲道:「少喝點。」

黃玥等人不是武將,作為家眷只能在後堂,連徐昭雪都沒出來,這裡也只有蕭芙蓉能勸劉璋了,雖然劉璋現在病好了,但也不能這麼喝下去。

「恩,知道了,好厲……」

劉璋可不想喝的吐了,有失風度,正要叫好厲害擋駕,突然看到一個武將走過來,心裡想了一下,這個人還真得喝一杯,就再次舉起了酒杯。

「夫君……」蕭芙蓉正要勸,黃月英在蕭芙蓉身邊道:「妹妹放心,我在這裡,不會有什麼事的。」

黃月英知道劉璋不是沒有分寸的人,所以勸了一下蕭芙蓉,蕭芙蓉看到黃月英都這樣說了,她對黃月英還是很放心的,就不再勸,只是憂愁地看了劉璋一樣,轉回了自己的桌子。

「曹彰見過主公。」曹彰一聲盔甲地走來,向劉璋行了一禮。

「弟弟,你是來敬酒的,還是來上朝的。」折蘭英在一旁罵了一句。

曹彰尷尬地笑笑,因為靈雎的關係,關銀屏的事,曹家哪能袖手旁觀,關興一說,曹家的將領也只能來了,曹彰和關興一樣,也沒什麼顧忌,直接就過來了。

只是這時才發現,自己好像不太習慣這些禮節,以前因為是公子,所以無禮慣了,除了軍禮,別的禮節啥都不會,現在被折蘭英一說,不免尷尬。

劉璋笑道:「曹彰將軍,天生猛將,有此風範,才不失男兒之風。」

見劉璋都誇讚了,折蘭英也沒說的,白了曹彰一眼,轉過頭去繼續吃飯。

「既然如此,曹彰這杯酒敬蜀王,先干為敬。」

「等等。」

曹彰正要喝下,突然被劉璋止住,曹彰的酒碗停在半空,臉色一下子通紅,所有將領都以為曹彰要變成第一個被擋住的將領了,說也是,這麼多中低級將領敬酒,劉璋能全喝了才怪。

可是曹彰怎麼也沒想到,剛到自己這兒就被擋了,那要自己怎麼下台啊。

劉璋卻微微一笑,讓士兵拿了一把椅子過來,「曹彰將軍先坐,本王有些話要對曹彰將軍說。」

「蜀王吩咐。」曹彰疑惑地坐下,本來以為敬一杯酒就完事了,沒想到自己卻被留下了,曹彰自己知道自己的職位,本來可以不來敬酒,也樂得清閑,大碗喝酒才痛快,敬什麼酒。

現在被關興逼過來,面對這種場景,一向粗獷的曹彰,立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