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50章關銀屏的苦惱

第950章關銀屏的苦惱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18 00:30  字數:3358

這也是劉璋為什麼一定要攻下高句麗的原因,不但要種子罌粟,還因為朝鮮半島距離倭奴國,比大漢本土距離倭奴國要近太多了。

如果佔領百濟,甚至不需要發展海軍,就是現在的水軍,也能夠隨時對倭奴國造成威脅,只要有這種威懾力,要統治倭奴就容易多了。

第一步,輸入鴉片,第二步控制經濟命脈和發展海軍,第三步同化為大漢固有領土。

這三步都需要高句麗,也就同樣需要大漢能夠完整地控制東部,這也是劉璋決定定都北平的一個主要原因。定都長安或者洛陽,連高句麗都無法控制,更別說倭奴國。

如今,距離徐家遠征,過去了大半年了,已經有消息傳回來,現在徐家的人到達邪馬台,大大增加了邪馬台實力,戰爭很順利,傳教也同樣順利。

當然輸入鴉片,也有條不紊的進行,許多小國的上層都已經迫不及待的請求賜予聖果了。

如此,第一步算是開始了,接下來就是第二步,開闢高句麗。

等高句麗的港口和金胖子的「農場」都做起來,能把高句麗變得繁華,只要繁華了,距離北平又這麼近,控制起來就簡單多了。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劉璋不介意給金胖子一些補貼,金胖子想賺錢,劉璋何嘗不希望他快點搞出規模來。

正在劉璋想時,黃月英見暫時沒人來敬酒,終於對劉璋道:「主公,太后為什麼封我為什麼燕王?主公為什麼要這麼做?」

「啊?哦,你說這個?伏壽的詔書里不是說的很清楚嗎?你功勞大啊。」劉璋笑笑道,嘴裡帶著一點酒氣。

黃月英在桌下捏了劉璋大腿一下。正色道:「我說真的,主公是不是因為要掩人耳目?掩蓋幽州的建設?讓所有人覺得那是為月英修築的?還有是不是讓月英在幽州,幫助大漢控制高句麗?」

劉璋沒想到黃月英會這樣想,不過也沒什麼意外,黃月英再聰明,也不會想到劉璋是要在北平定都。

或許北平沒有長安洛陽繁華,甚至比不上成都鄴城。

但是自古以來,要想控制草原和東北,就必須定都北京。

北人強悍。如果定都中原或者南方,北方很容易隨著時間演化出強悍的勢力,而且是不容於大漢的勢力,那劉璋控制草原的計劃就付諸流水。

更別說要控制高句麗和倭奴。

而且首都,並不是誰繁華誰就是首都。必須看對於一個帝國的價值,北京雖然距離西南偏遠,但是因為漢化程度,西南是不會脫離控制的。

而西域,天生的資源貧乏,人口稀少,註定了那裡能夠統治。卻不能安定,造反造不起來,安定也安定不下來,價值實在不是那麼大。

北京。所謂天子守國門,如果定都中原或者南方,草原這些彪悍而沒有漢化的地方,很容易脫離控制。

而且如果大漢後世人沒有足夠的耐心。覺得草原是累贅,又距離都城遠。肯定會放棄那裡的領土,這是劉璋不允許的。

以東北和朝鮮半島的資源優勢,完全可以建設成和中原一樣的繁華之地,劉璋覺得定都北京是很有回報價值的。

可是他現在給黃月英說這些,黃月英必定聽不進去,也不會贊成,所以劉璋不想說出來。

「主公。」黃月英對劉璋道:「主公想要控制高句麗的心情,月英可以理解,但是月英覺得不應該封王,這是提前給群臣過高的期望,主公不應該是這樣慷慨的人,還是請太后收回成命,月英願意代幽州牧,挾管高句麗。」

「謝謝你了,月英。」劉璋突然握住黃月英的手,心裡有些感動,幽州這地方,可不像後世那麼繁華,基本被中原人稱為苦寒之地。

以前戰國時代,秦國公子被流去燕國,都覺得那是流放,好像充軍一樣。

黃月英並不知道自己要定都北平,卻願意推掉王位,牧守幽州,去管理高句麗。

劉璋知道黃月英是不贊同自己征伐高句麗,現在卻願意自己受苦,為劉璋的「魯莽」買單。

有這樣的軍師,這樣的妻子,劉璋覺得很滿足。

本來劉璋打算等到曹沖建設幽州和北平到一定程度。來個霸王硬上弓,強制定都北平的。可是黃月英的話,讓劉璋覺得沒有什麼事情該瞞著她。

黃月英被劉璋拉住手,怔了一下,本來就覺得自己分析的,好像有什麼地方出了問題,覺得按照自己的思路,雖然邏輯通順,但是不符合劉璋的性格。

這時劉璋拉住自己手,表情又很鄭重,黃月英知道自己真的猜錯了。

「月英。」劉璋說道:「有些決定我瞞著你了,這次我讓伏壽冊封你為燕王,有兩個目的,你聽了之後,先別激動,慢慢聽我解釋好嗎?」

「激動?」黃月英警惕地看著劉璋,心裡有不好的預感,她已經受夠了劉璋有時候的獨斷專行,哪怕在投效劉璋以前,已經知道劉璋有這個毛病。

「你先說,激不激動是我的事。」

劉璋道:「兩個目的,第一,其實和你預料的差不多,冊封你為燕王,我的確是要掩飾幽州的工程,但是並不是為了你坐鎮幽州控制高句麗。而是,我打算,遷都北平。」

「什麼?」劉璋剛說完,黃月英騰的一下站起來,吸引了周邊許多客人,都驚愕地看著黃月英,劉璋連忙拉了拉黃月英,並狠狠瞪了其他文武一眼。

其他文武以為是兩個人感情發生什麼矛盾,畢竟這是宴席不是軍事會議,除了幾個女眷,所有人都轉頭繼續吃飯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