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41章洛神之痛

第941章洛神之痛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14 23:52  字數:3441

眾文武幾乎不相信自己耳朵,士兵只好繼續道:「據司馬家家丁說,仲達先生的三弟司馬孚,一個月前就離開了府邸。

幾天前仲達先生說閉門謝客,一個人進入房中不準任何人打擾,可是今日推門才發現,裡面空無一人,仲達先生早已離開了。」

「什麼?」

滿堂文武頃刻炸開了鍋,個個臉色青白,幾名老官員受不了打擊,當場暈厥過去。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堂上傳來爽朗的笑聲,慌張的眾人回頭,只見曹操在主位上看著眾臣恐慌樣子笑的前仰後合。

「哈哈,哈哈哈,笑死本王了,笑死本王了,你們也有今天。」曹操差點笑岔了氣,看著眾文武道:「你們這些士大夫,雞鳴狗盜之輩,現在知道厲害了吧?平時一個個清高裝的有模有樣,在劉璋兵鋒下,滿朝公卿,盡成鼠輩,哈哈哈,笑死我了。」

「曹操……」一名文官指著曹操大聲喊了出來。

曹操面不改色,繼續帶著笑意道:「司馬懿果然是個人才啊,見機得快,早知道你們這群鼠輩會拖累他,早早就走了。

你們這些鼠輩,別說在劉璋眼裡,在我曹操眼裡,就是在司馬懿眼裡,你們也就是屁啊,我曹操之所以還活著,就是盼著這一天啊,哈哈哈哈。」

「曹操,曹阿瞞。」一名文官怒不可遏,大聲斥道:「你以為你還能得意嗎?川蠻到了鄴城,你以為你就能活下來嗎?我告訴你,你會比我們先死。」

「我曹操不是你們,賤命沒你們尊貴,從不懼死。曹操頭顱在此,你們現在就可拿去。」

曹操站起身,指著自己的腦袋,一步步走下玉階,無形間昔日的王霸之氣蓬勃散發,滿堂文武都被鎮住,站在下首的曹丕目光隨著曹操的腳步移動。

「曹阿瞞,你太也囂張,來人……」一名文官怒吼。曹丕立刻站出來,那名憤怒文官對曹丕道:「曹阿瞞私通川蠻,現在又如此囂張,為敵造勢,幸災樂禍。公子切末求情。」

曹丕看了一眼曹操,曹操都懶得看他,曹丕轉向眾文武道:「諸位大人,曹丕並非想為父王求情……」

「畜生,誰是你父王。」

曹丕停了一下,不再看曹操,繼續道:「雖然父王過錯不能饒恕。但畢竟是家父,而且君王有君王的死法。

現在川軍大軍壓境,南邊和西邊也已被封鎖,劉璋率領大軍抵達北方信都。我們唯有一條出路,就是向東撤退。

我們撤退了也不能讓川蠻好過,我建議焚燒鄴城宮室,讓家父與宮室殉葬。這樣既不便宜川蠻,也讓家父死的不算恥辱。曹丕在此求諸位大人了。」

曹丕向眾文武拜了下去,文武議論紛紛,先前那名文官余怒未消地對曹操道:「看在公子面上,便宜你了。」

曹操卻大怒,怒指曹丕道:「畜生,你竟然要效仿項羽焚燒宮室嗎?你知道這些宮殿是花了多少人力物力建成嗎?

我曹操有自己的死法,用不著你個畜生討什麼君王死法,你要是敢焚燒宮室,我曹操……不管天上地下,永遠沒你這個孽子。」

焚燒宮室,歷史上多少敗亡君王,包括以前的袁術,也沒有這樣干過,曹丕竟然要這樣干,身為父親,曹操豈能不大怒。

這個時候,曹操真恨不得當年卞夫人生個包子,也比生曹丕強一萬倍。

…………

曹操在謾罵中被士兵押走。

無數乾柴引火物堆積鄴城宮殿,曹操被澆油的柴草包圍在魏王宮中,這裡自從一年前,一直是曹丕所住,標誌著曹操徹底大權旁落,也是魏王宮最中心的建築。

完事就緒,只待點火。

幾十名士兵持著火把上前。

「曹操。」一個女聲傳來,靈雎從外面跑進來。

「靈雎。」困在柴草中央,淹沒在火油味道中的曹操看到靈雎,輕聲喊了一句,本來曹操心裡想叫靈雎離開。

可是曹操清楚,如果靈雎下定決心,誰也阻止不了她。

更何況,曹操感覺自己心裡隱隱的,想和靈雎一起死去,這樣,自己在人世間再無遺憾。

如果西來佛教說的輪迴轉世是真的,自己和靈雎,是不是下一輩子就會成為夫妻?

沒有年齡差距,不是仇人,自己沒有大業牽絆,只是兩個人,廝守一生?

靈雎在所有文武官員和士兵眼中,翻越柴堆,跳進了火油之中,緊緊抱住曹操。

火把扔上柴堆,大火衝天而起。

曹丕看了火光熊熊的宮殿一眼,最終轉身離去。

曹操被燒死,曹植等在宮中軟禁的曹家人被處決,曹丕被擁立為魏王,而曹丕稱王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所有人逃離鄴城。

宮殿的大火直衝雲霄,鄴城的世族官員,族中族長長老,攜家帶口,全部來到東城門。

東城門擁擠一片,他們彷彿記起了當初許昌逃亡的情景,那個時候與現在何其相似,無數人羈押在城門口,互相踐踏,士兵向平時高高在上的官員進攻,鮮血遍地。

但是,這種慘痛的記憶,勾起的不是現在鄴城人的秩序。

而是更加強烈的逃離之心,他們清楚的記得,當初許昌沒有逃出去的世族官員,全部被坑殺,十幾個萬人坑屍體被填滿,散發的冷氣至今讓人心有餘悸。

而現在如果不逃走,鄴城的世族官員們,沒有任何理由相信,自己不會重蹈當年許昌世族官員的覆轍。

於是,城門口開始了暴力擁擠,一個個彷彿發了瘋的往前沖,不管是不是曾經的袍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