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38章司馬懿黔驢技窮

第938章司馬懿黔驢技窮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14 00:07  字數:3424

可是即使這樣,竟然讓數千鮮卑騎跑掉了,這怎麼能不惱火。

「主公,我們一直沒找到一個名叫軻比能的鮮卑首領屍體,逃走的鮮於銀應該就是這個軻比能。」

黃月英皺了皺眉道:「這個軻比能不簡單,折蘭就說了當初氐人與鮮卑在草原對峙,最可怕的就是這個軻比能,狡猾如狐。

這次斜望坡之戰,根據子龍和孟起描述,也是這個軻比能讓鮮卑人逃出去兩萬人,竟然還李代桃僵,讓素利被王雙將軍殺死了。

現在又能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冒充幽州軍逃跑,分明是看準了我們不熟悉幽州軍,無法分辨的機會,此人如果不除,後患無窮。」

劉璋肯定地點點頭,軻比能這個人他不熟悉,腦海里壓根沒印象,可是就根據現在軻比能做的事來看,這個人也是相當厲害的人物。

要知道現在軻比能可能唯一缺的就是裝備,可是裝備這個東西,盜用太快了,如果軻比能擁有一支和大宛騎媲美的騎兵,那實在是一件恐怖的事。

如果讓這樣一個人跑了,那今後草原的變數就太多了。

劉璋道:「軻比能去了柳城,柳城守軍是擋不住的,必須立刻派兵增援。」氐人軍橫掃烏桓鮮卑後,只留下了極少的兵力防守部落,而且完全沒有戰爭準備,不可能擋住軻比能。

川軍必須在軻比能沒站穩腳跟前,將軻比能殲滅。

「趙雲,兀突骨。」

「末將在。」

「趙雲率五千大宛騎出濱海道,不管軻比能拿下柳城沒有,立刻進攻。」

「是。」

「兀突骨,立刻率領三千藤甲精兵。帶上硬弩出盧龍塞,務必截住軻比能北歸之路。」

「盧龍塞在哪?」兀突骨奇怪地問道,兀突骨跟著劉璋打這麼久的仗,已經學會看地圖,可是地圖上壓根沒標啊。

劉璋拿過地圖在地圖上畫了一條線,對兀突骨道:「盧龍塞是一條廢棄古道,你自去整軍,我會給你派嚮導的。」

「主公見識真是廣博。」黃月英詫異地看了劉璋一眼,說了一句。這盧龍塞雖然不是什麼隱蔽得不得了的地方,那也不該被劉璋隨口道出,至少黃月英知道劉璋壓根沒在幽州生活過。

盧龍塞是一道塞外要塞,是當初漢武帝征伐古朝鮮的軍事要地,也是通往柳城的古道。可是自從西漢末年大亂,柳城等地相繼失去控制,盧龍塞進而荒廢。

直到東漢末年,大漢已經完全顧忌不到右北平以東的領土,盧龍塞這條沒價值的道路也再不被人記起。

劉璋之所以知道,是因為歷史上曹操就是走的這條道路去奇襲柳城的,當時秋雨時節。濱海道不通,曹操只能換一條道路,出其不意大敗烏桓首領蹋頓。

據說這條道路很險要,可是劉璋想。曹操騎兵都能過去,兀突骨的山地戰藤甲步兵還不能過去那就有鬼了。

而且劉璋不是要兀突骨去奇襲軻比能,只是要堵住軻比能北歸道路,藤甲兵加強弩。軻比能的幾千騎兵應該是過不去的。

盧龍塞雖荒蕪兩百多年,但是還是有很多本地人知道的。現在幽州民心所向,劉璋不愁找不到人帶路。

川軍翻越長城,四十幾萬軍隊佔據幽州全境,一下子對冀州形成俯瞰之勢,河北勢力已經岌岌可危,冀州各地爆發大規模叛亂,世族政權風雨飄搖。

不久之後柳城傳來消息,趙雲出濱海道一舉擊敗軻比能,軻比能率領殘兵向北逃跑,被兀突骨堵個正著,弩箭橫飛,鮮卑軍不能過,軻比能率軍逃亡遼東,投奔公孫康。

「公孫康?」劉璋看著中國東北到朝鮮的地圖,這張地圖遠遠沒有中原地圖那麼詳盡,只有一些主要標誌,劉璋看著遼東地域,深皺眉頭:「好像當初袁氏兄弟跑了,也是投奔了公孫康?」

黃月英點點頭。想了一下道:「據我了解,這個公孫康不算是野心很大的人,反而有向漢之心,當初公孫度治理遼東,一心向西。

但是公孫康接任遼東太守後,卻一心向東,蓄勢準備進攻高句麗,兩方現在勢如水火。

月英認為,根據公孫康這樣的為人,我們只需要派出一員信使,讓公孫康殺了袁氏兄弟和軻比能,遼東將全境投降。」

劉璋皺眉看著遼東地域,他知道黃月英說的是真的,歷史上公孫康就宰了袁氏兄弟,還殺了烏桓的大小首領獻於曹操。

現在川軍比歷史上曹操兵鋒更甚,公孫康肯定會取袁氏兄弟和軻比能首級。

但是劉璋同樣知道,雖然公孫康宣布了投降曹操,可事實上遼東從來沒歸屬過曹操,甚至到了公孫淵時期,還投靠了孫權一次,哪怕鬧了烏龍,殺了孫權十萬人,但是這也表明遼東確實不是曹操能控制的。

而現在如果川軍效仿曹操,公孫康獻上袁氏兄弟和軻比能人頭後,川軍都沒了進攻遼東的理由,遼東也會如歷史上一樣,變成一塊附屬地而不是直轄領土。

劉璋不想這樣做,緩緩搖頭:「本王決定進攻遼東。」

「進攻遼東?」黃月英和川軍眾將一驚,「主公,這有必要嗎?」

「是啊,主公。」老將黃忠上前道:「如今我川軍在冀州以南的黃河,冀州以西的壺關,都陳兵幾十萬,而幽州陳兵四十幾萬,正是攻破河北的大好時機。

子龍將軍在留守鮮卑大營時,已經順帶攻下了要塞易縣,整個冀州對我們可謂沒有半點險阻,我們現在大軍出河北,如犁庭掃穴,彈指可定啊。」

「是啊,主公,揮軍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