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29章我不贊成

第929章我不贊成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10 23:49  字數:3419

「美稷侯,征北將軍折蘭英,拜見蜀王。」

「末將參見蜀王殿下。」

幽州東北,昔日燕國長城,自古異族跑馬之地,漢武帝重新收入囊中,如今停駐著三十幾萬騎兵,十幾萬步兵。

大宛騎,弓騎兵,重騎兵,川軍精騎,西涼鐵騎,玉門騎,氐人騎兵,漁陽突騎,皆騎兵中的精銳,再加上藤甲兵和精銳川軍步兵,草原上一副蕭瑟的肅殺之氣。

劉璋剛入上谷,折蘭英率著留駐草原的眾將,王越,馬超,趙雲,黃忠,田豫,張頜,徐晃,夏侯淵,張遼等川軍大將參拜。

雄兵猛將,劉璋走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當真有一種囊括天下的感覺。

而眾將面上更是自信,多少年了,一統天下的戰爭終於要到來,自黃巾起義,天下開始動亂,董卓入京,大漢紛亂開始,這麼多年了,終於要重歸統一。

這一戰,川軍將士的士氣達到最高的巔峰。

「諸君。」劉璋接過酒杯高舉:「大漢天下,二十年重歸統一,只在此一戰,諸位功成名就的時刻到了,擦亮你們的刀槍,將最後的敵人,徹底粉碎。」

「川軍無敵,蜀王萬歲。」

「川軍無敵,蜀王萬歲。」

「川軍無敵,蜀王萬歲。」

「萬歲,萬歲,萬歲。」

劉璋將烈酒一口飲盡,向全軍舉起空酒杯,眾將和士兵皆一起舉杯,一飲而盡。將酒杯狠狠摔在草原上。

草原的風將黃月英裙擺吹起。額前頭髮飄動。帶著一點若有若無的笑容望著全軍,美艷不可方物。

這名從襄陽之戰開始跟隨劉璋,大小戰役從無一敗,無論內政軍事政治,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人物,帶領川軍直到今天的軍師,與劉璋這位雄主配合親密無間的謀臣。

只是看到靜靜站立的黃月英,眾將士心中就無比安定。黃月英沒有說話,可是吹動的黃衣,就已經告訴每位將士她要說的話。

「我們,必勝。」

在鮮卑軍烏桓軍以及袁氏兄弟軍隊緊張萬分之時,上谷川軍開始向各個要口擴散,代郡,馬邑,桑乾等各個重鎮被川軍佔領,完成了全面攻擊的最後部署。

「我們前面隔著長城,但是。別說長城已經被這一年零星打擊,開出許多口子。就算完整無缺,那些異族騎兵也守不住,翻越長城輕而易舉。

所以,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翻越長城,用強大的騎兵與異族騎兵決戰,擊潰異族騎兵以後,不必管其他任何地方,長驅直入,猛撲鄴城,河北世家勢力可全盤瓦解。」

軍議大帳中,黃月英對著地圖分析形勢,面前有十幾萬異族騎兵和袁氏兄弟的少量兵馬,根本不是川軍對手,能夠很輕鬆地敲定最優的進攻策略。

「大家有什麼意見嗎?」劉璋問諸將道。

趙雲馬超等川軍眾將皆沉默不語,從臉上的表情就看得出來,他們完全支持黃月英的方案。

同樣沉默不語的還有幾個原曹軍將領,可是明顯臉上的表情和川軍老牌將領不一樣。

「文遠將軍,你的意思呢?」黃月英當然察覺到曹軍將領並不是很贊成自己的方案,眼光看向張遼。

「末將,末將意見微不足道,不必提了。」張遼說道。

「喂,你們河北過來的人都這麼娘們嗎?」王雙一下子站起來,對張遼道:「張文遠,現在你是川軍大將,有什麼意見就直接說,你憋在心裡憋的不是自己,憋的是我們啊,大傢伙說是不是?」

「就是啊,有話快說,真是憋氣。」

對於張遼,這些川軍將領還不是很了解,因為張遼是被委任為軍職後,一直在雁門練兵,這次才跟隨劉璋到達上谷。

但是王雙等人對徐晃張頜夏侯淵田豫等人還是很了解,本來雙方還有些隔閡,可是都是武將,又在一起訓練,以酒為媒,一來二去就熟了。

因為在長安時已經解開心結,連夏侯淵對黃忠都沒什麼,雖然不是朋友,至少能維持軍中關係。

這個時候看到原曹軍一系有意見卻沉默不語,川軍眾將立刻看不過眼了。

「我來說。」張頜向劉璋一拱手道:「主公,如果我軍長驅直入,直搗鄴城,的確是最快的戰鬥結束方式。

但是如此一來,世族之人必然拼個魚死網破,曹公及曹家之人,也包括末將和諸將家人,必然不保,所以我們才難以贊成軍師作戰方案。」

這時徐晃向劉璋拜禮,「我們知道自己已經是川軍大將,不該眷戀舊主,但是……還請主公恕罪。」

「請主公恕罪。」夏侯淵田豫一起拱手,特別是夏侯淵,夏侯家全族還在世族手上呢。

「恕罪,恕什麼罪?」劉璋慢慢道:「你們又沒做損害我川軍的事,依然在盡職盡責,何罪之有?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你們跟隨曹公多年,曹公也不曾虧待你們,你等不得已投川軍,對舊主有情才是正常的事,如果沒情,那本王倒要覺得你們不能大用。」

劉璋站了起來,看著張頜徐晃等將領:「你們對曹公有義,本王可以理解,你們不希望世族魚死網破所以不贊成軍師方案,本王也可以理解。

但是你們要記住,你們現在是川軍大將,我劉璋對你們和對其他將領一視同仁,你們也同樣要將自己看成川軍的一員。

既然是合理述求,自己內心所想,為什麼不能提出來?

你提出來,本王采不採納,還是本王的事,你不提,那就是你們盡到為臣本分,只要不是暗中使手腳,下絆子,你們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