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25章不必介意

第925章不必介意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9 21:44  字數:3415

「但是大秦,安息,月氏,身毒,駱越等國,包括倭奴國,他們那裡都有許多值得借鑒的地方,你們看到有什麼優良品種,無論動物植物,都可以想辦法帶回來。

一些物品的製作工藝,不止是大秦盔甲等軍事裝備,民生產品也可以,我聽說大秦能做一種壓縮牛肉,指甲那麼大一塊,沖熱水後可以漲到一碗。

你們能壓縮出來嗎?如果不能,就趕緊去學,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帶回技術生產出成品,補貼按照你研發的算。」

尹柏等人無語,這不等於鼓勵他們盜竊嗎?許多優良品種都是國家保護的,工業技藝更是如此,比如大漢的絲綢工藝,就是嚴密保護起來的。

要獲得,只有兩個方法,一個是偷竊,一個是派間諜和收買內奸,都是大大不道德的。

看劉璋的意思,顯然就是要他們做不道德的事。

不過尹柏曲溪等轉念一想,這才是發財的最佳路子啊,比自己研發和培育要快多了,也效率多了,一樣能獲得豐富的朝廷報酬,還可以自己用來發財,一舉兩得。

尤其是金胖子,靈光一現,要是能把羅馬盔甲工藝偷回來,是不是可以抵債了?

商人道德無下限,一群人心裡都打起了主意,這直接導致幾年後率先進入商業社會的大漢,瘋狂盜取其他帝國的工藝,直到盜無可盜,才慢慢轉向自己研發。

「好了。」劉璋站起來:「今天叫大家來就說這麼多,控制倒賣,研發新產品,擴充作坊流水線,希望大家該自律的地方自律。

等高產作物豐收後。商業便能繁榮,希望各位成為大漢精英,注意,是精英不是富豪,兩者的差距在對社會的貢獻上。」

「多謝蜀王提點。」

曲溪尹柏金胖子等人就要離去,劉璋看著金胖子姍姍背影,突然靈光一現,立刻叫住金胖子:「金老闆等等。」

「蜀王還有何吩咐?」金胖子回過頭來,他正準備立刻回去派間諜前往大秦呢。心裡祈禱著能在五年內把盔甲工藝學過來。

「你想種罌粟是嗎?」劉璋問道。

「啊?罌粟?」

「就是你說的忘憂草。」

金胖子愣了一下,急忙擺手道:「蜀王,草民再也不敢打罌粟的主意了,經過蜀王提點,我已經找到賺錢的路子。絕不再碰罌粟,請蜀王放心。」

「不用,你現在就可以種植。」劉璋說道,黃月英詫異地看了劉璋一眼,她已經聽劉璋說了罌粟的作用,那可是真正的貽害無窮之物,不明白劉璋在打什麼主意。

「真的嗎?」金胖子立刻兩眼放光。盜竊技術這是多麼虛幻的事啊?雖然是個路子,可那是因為不得不走那一步,誰知道能不能盜取到,要是盜不回來。自己死路一條。

還是種罌粟靠譜啊。

「不過有條件。」劉璋說道,在帥案邊翻出荊州地圖,在上面找著位置,對金胖子勾勾手。金胖子連忙走了過去。

「在這裡,南陽郡泗陽縣。以前因為是我川軍與曹軍相持之地,人口銳減,後來我軍與曹軍都放棄中原,大遷徙後更是千里無人煙,地勢偏僻。

你就在泗陽縣種植罌粟,在恢復中原的過程中,我會支會豫州牧兼南陽太守程昱,不去管泗陽縣,你在那裡安心種植,不會有人打擾你。

另外我會派一支軍隊來維持泗陽縣封閉,如果你膽敢流出一株罌粟,我立刻讓你全族人頭落地,你敢應命嗎?」

金胖子嚇的臉都青了,可是很快穩住心神:「蜀王放心,既然蜀王吩咐了,我絕不流出半株罌粟,只是……」

金胖子苦著臉道:「這麼絕密,那誰來買我的罌粟產品啊?」金胖子還不知道罌粟會成癮,只知道罌粟全身是寶,可以觀賞,可以入葯,可以吃,可以做添加劑。

但是沒人知道自己在種,那屁用沒有啊。

「你放心,你只管種植和加工罌粟產品,另外我還會交給你一些特殊罌粟產品加工,一年後,我需要大量的產品。」

劉璋雖然不知道鴉片成型的具體過程,但是只要知道那是罌粟果汁烘乾,就差不多了,因為鴉片工藝本身就不複雜。

金胖子得了劉璋要官方購買罌粟產品的承諾,也沒管原因,立刻喜笑顏開,屁顛屁顛的離去了。

待金胖子離去,黃月英才凝重地對劉璋道:「主公,你要做什麼?你給我月英說過罌粟是毒藥,貽害無窮,為什麼還要種植,難道……主公是要用來對付魏軍和吳軍嗎?那絕對不行的。」

黃月英不知道具體的鴉片效果,不過聽劉璋的解釋,就知道那是恐怖的東西,以她的聰明,很輕易地就能想到種植鴉片的後果。

「月英。」劉璋掌著黃月英肩膀:「你看你夫君像那種不顧後果的人嗎?我有自己的行事原則,別說我們現在對魏軍和吳軍處於絕對優勢地位,就算是劣勢,我也不會用罌粟這種手段的。」

黃月英微微放下心來,疑惑問道:「那主公要用在哪裡?」

「倭奴國。」劉璋緩緩道。

……

劉璋忙了一整天回到府中,荷花端來一杯茶,劉璋喝了一口,頓時感覺精神一松,全身舒適,滿意地點點頭:「這茶不錯,玥兒什麼時候學會新的泡茶方法了。」

「這不是王后娘娘泡的茶呢。」荷花笑盈盈地道:「這是曲夫人做的。」

「哦?嫣兒。」劉璋看到曲凌塵從裡面走出來,一把拉到懷裡,抱著豐盈的玉體道:「我還以為你和蓉兒一樣,只會舞刀弄劍呢,沒想到你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