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22章行錯房

第922章行錯房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8 23:26  字數:3376

「父王。盡在」

「父皇」

「……」

婉兒叫了兩聲,好像很開心,手舞足蹈起來,劉璋這下聽清楚了,疑惑地對伏壽道:「你教她的?」

「早晚的事么。」伏壽一邊摸著婉兒的小臉,一邊幽幽地說道,劉璋微微動容,雖然從前年群臣諫言稱帝,劉璋知道伏壽並不抵觸,但是劉璋也摸不準伏壽的心思。

就算不會因為伏壽,而改變自己預定的想法,但是劉璋還是不想讓伏壽難過,現在聽到伏壽的話,沒來由生起一股憐惜之心,抓過伏壽摸婉兒臉的手,緊緊握在手心:「伏壽,如果我哪天登基為帝,你還是皇后。」

劉璋抱過伏壽,伏壽溫順地靠在劉璋懷中,過了許久才說道:「皇后?我現在是太后,等你登基了,我就是太皇太后了,還怎麼做皇后?」

「伏壽,從你攝政我就看得出來,你是一個最好的皇后,一定能母儀天下的,我不怕當世人怎麼看,也不怕後世人怎麼評說,到時候劃分東宮西宮,你和玥兒一人一個,一個私生活不檢點的皇帝,這名聲我還當得起。」

聽著劉璋的話,伏壽心中微微一暖,原被動的抱著,這時主動的靠近了一些,慢慢道:「當得起又為什麼要當呢?劉璋,現在我可以叫你夫君嗎?」

劉璋點點頭,在伏壽額頭上輕吻一下,伏壽睜開眼睛,柔聲道:「夫君,我們就這樣好嗎?雖然我已經很多都不在乎了,現在只要你還在,婉兒還在,我就覺得很滿足。不想再去追求其他的了。

我不想要什麼東宮西宮,我不是怕別人怎麼說,而是覺得心慌,就這樣淡淡地守著婉兒,夫君偶爾也來看我,伏壽覺得挺好的,夫君,你能理解我嗎?」

伏壽抬頭看著劉璋,眼中閃動的水光讓人忍不住心疼。劉璋輕出一口氣,知道伏壽的想法,就這樣在宮中平平淡淡的生活,不想去改變什麼。

不在乎倫理,不一定非得去打破。因為那很麻煩,伏壽不喜歡麻煩,也僅僅是不喜歡麻煩罷了。

「好,伏壽,我們就這樣過。」

伏壽輕輕「恩」了一聲,慢慢閉上眼睛,劉璋對著伏壽濕潤的唇瓣吻了下去。佳人修長的睫毛撲扇在劉璋的臉上,有些癢也很舒服,下面的手不由自主上移,覆蓋在了玉峰之上。

生了孩子。有沒有哺過rǔ,伏壽胸前比以往飽滿了許多,劉璋再也壓制不住慾火,將雙眼迷離的伏壽送到了床上。身體重重的壓了上來,伏壽微微輕吟一聲。

「伏壽。這麼長時間,想我了嗎?」劉璋全身壓著伏壽的嬌軀,輕聲對身下的佳人問道。

「恩。」伏壽微微應了一聲,喘息聲更重了一些,微微伸縮了一下嬌軀,一點點細微由刺激感強烈的摩擦將劉璋慾火點燃,解開伏壽一代,胸前的高聳彈跳而出,在魔手操縱下變換著形狀。

玉體橫陳,佳人星眸半閉,很快響起難耐出口美妙的呻吟之聲。

不知過了多久,沉睡的劉璋感覺到被柔軟的手掌推著。

「醒醒。」伏壽的聲音傳進耳中。

劉璋艱難地睜開眼睛,看了伏壽一眼,將伏壽摟緊懷中,帶著困意道:「伏壽,怎麼了?」

「你該回府了。」伏壽說道。

「回什麼府,今晚睡你這了。」劉璋懷抱著香氣縈人玉體,只覺得舒適無比,一點也不想動彈,眼看又要沉入夢鄉,這時卻感覺伏壽離開了自己懷抱。

劉璋睜開眼來,疑惑地看著穿衣的伏壽,伏壽道:「夫君,你必須回去,雖然現在我們的關係誰都知道了,但是你夜宿太后寢宮總是不太好的,夫君應該明白伏壽的意思。」

劉璋揉了揉眼睛,終於知道伏壽在說什麼,雖然現在自己和伏壽的關係誰都知道,但是就因為這樣,就完全明目張胆,總是不太好,至少給皇家留一點體面吧。

劉璋是不太在乎,但是他知道伏壽在乎,在乎的是劉璋自己的名聲,如果就這樣睡在這兒,不但外人會覺得自己太過無忌,就算沒人敢拿這說事,也不太好,更何況漢室皇家,總不能這個樣子。

伏壽拿過劉璋的衣服,仔細地給劉璋穿好,伏壽靠在劉璋胸前道:「以後再來看我,只要你還記得深宮裡有一個妻子,就行了。」

劉璋沉沉地嘆了口氣,知道自己留不下去了,伏壽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樣放開,相反,伏壽根就沒放開,只是因為心中有著依戀,才忍受了許多。

見伏壽給自己穿了鞋子後,又自己穿鞋,劉璋阻止了伏壽的動作:「不用送我了,早些睡吧,哎,跑來跑去,真累。」

「對不起。」

劉璋抱過伏壽親了一下,給她蓋上被子走了出去。

劉璋離開後,伏壽從被子里出來,坐到窗前看向下面劉璋登上車架,擦了一下眼睛,其實自己也好希望劉璋留下,在劉璋懷中睡著是那麼安心,可是伏壽知道自己不該那麼做。

月亮高懸,劉璋出了皇宮,王緒等人見劉璋出來,倒有些奇怪,卻都沒說什麼,一行人返回蜀王府。

已經兩晚在黃玥房間,劉璋去了蕭芙蓉房間,大半夜的劉璋也不想驚動其他人,直接推門走了進去,在伏壽那裡好好耕耘了一次,實在困的不行了,劉璋爬上床,倒頭就睡。

迷迷糊糊中感覺一具玉體靠過來,劉璋隨手摟在懷中,進入夢鄉。

「啊……」

清晨,一個高八倍的女聲從蕭芙蓉的房間響起,外面的親兵嚇了一跳,急忙圍上房間,裡面傳出劉璋的吼聲:「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