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16章金胖子的憂慮

第916章金胖子的憂慮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6 23:57  字數:3368

「少廢話,蜀王來了沒有?」金胖子手掌遮在額頭上遠望,還沒看到軍隊的影子,神色間有些焦急。

等了一個上午,寒風吹的一些商人瑟瑟發抖,可金胖子渾然無事,尹柏緊了緊皮大衣,鄙視地道:「有一身肥肉就是好。」

就在這時,一騎快馬到來,對所有人喊道:「蜀王殿下有令,諸文武及百姓不必迎接,商人百姓自回城中,官員各回崗位,明日舉行大會,任何人不得缺席。」

士兵說完打馬而走,除了黃玥劉循,包括蔣琬都勸說著文武回去了,百姓留在原地,商人陸續離開,他們不是百姓,這樣集體出來,肯定有討好統治者的心思在裡面,既然劉璋已經下令各人回城,那他們留在這兒就顯眼了。

「金胖子,你幹嘛不走?」尹柏看到金胖子還留在原地,忍不住喊了一聲。

「我等等。」金胖子頭也不回地道。

「你惡不噁心啊。」尹柏厭惡地看了金胖子一眼,尹柏也是商人,知道商人是要討好上位者的,可是拍馬屁太過還不如不拍,帶著人與曲溪等人一起離開了。

劉璋只帶了幾千人回長安,行軍速度很快,遠遠看到長安城,心中感覺很舒適,在下河套轉一圈,千里無人煙,遇到人還是匈奴人,連話都聽不懂,給人一種蒼涼的感覺。

而關中給人的印象就是安全,又是京城,回到這裡感覺沒了那麼多壓力,顛簸了幾天,劉璋現在就想回去好好睡個覺。

「蓉兒,該醒了。」劉璋拍了拍躺在膝蓋上的蕭芙蓉。剛開始行軍的幾天,蕭芙蓉還很體貼,看到劉璋在前線又是行軍,又是制定戰略,每天都很疲憊,讓劉璋靠在自己懷裡睡覺。

可是後來幾天就撐不住了,強忍了兩天,最後還是在劉璋懷裡躺下了,果然不是一個做三好妻子的料啊。

蕭芙蓉從劉璋腿上爬起來。揉了揉睡眼,「到了嗎?」拉開轎簾,遠遠看到長安城,大概還有五里路,又靠在劉璋懷裡睡了起來。

「孩兒拜見父王。恭賀父王凱旋而歸。」

「孩兒拜見父王,恭賀父王凱旋而歸。」

劉循和劉康一起向大轎拱手,劉璋拉開轎簾對黃玥道:「玥兒,帶著孩子一起回去吧。」劉璋也很累,這時不想下轎,黃玥知道夫君意思,帶著劉循和劉康上了來的車轎。

就在大軍準備直接進入長安時。忽然一聲尖嘯傳來:「草民金貴拜見蜀王,蜀王千歲千歲千千歲。」

劉璋詫異的拉開轎簾一看,只見金胖子帶著人跪在了軍隊前方,不等士兵過來彙報。劉璋遠遠喊道:「金掌柜不必迎候的,回去吧。」

「蜀王殿下,草民有事問詢啊,請蜀王給個機會啊。」金胖子向劉璋叩拜。

劉璋一陣頭疼。商人無利不起早,拜自己能有什麼事。心裡有些不耐煩,但是也不好置之不理,只好拍醒蕭芙蓉下了車。

「什麼事,說吧。」劉璋打了個哈欠。

金胖子看到劉璋出來,大喜,立即道:「蜀王殿下,聽說你下令否決了忘憂草的項目,為什麼啊?那忘憂草可是很大利潤的,而且張仲景先生都說了,對醫藥很有好處。

難道蜀王是嫌為朝廷創收不夠嗎?如果交給我種植,我願意多繳兩成稅收,而且引進和賣出,都向朝廷納稅,蜀王覺得可以嗎?」

本來劉璋已經下令停止忘憂草的一切引進栽種販賣行為,但是命令傳到長安,蔣琬已經組織完了忘憂草的招商。

最後金家順利奪魁,成為了民間對忘憂草引進栽種販賣的獨家商人。

金胖子上次被拉提亞騙慘了,可是劉璋卻沒把奪回的錢財還給他,而是用了銀行貸款的方式,可以說金胖子現在背了一屁股債。

要是五年之內不能掙夠足夠錢,不但那些被自己欠債的商家和自己沒完,官府還會抓了自己,按照現在川軍的律法,自己欠那麼多錢不還,肯定把牢底坐穿。

金胖子正指望著這忘憂草為自己大賺一筆,五年內還完欠債,還能重新讓金家崛起,可是劉璋的命令,讓他希望瞬間破滅,重新墮入欠債深淵。

劉璋下達命令時,害怕商人起貪心,沒有說過忘憂草的成癮作用,這種作用在現在的羅馬都只有少數人知道,而且沒有引起重視。

金胖子不知道原因忘憂草就被封殺了,當然不甘心了,其他商人都知道劉璋的決斷,命令下了絕不會改,已經沒人指望忘憂草。

可是金胖子不行,那可是他的身家性命,只能厚著臉皮來攔劉璋的車架了,要不然等劉璋回了府,還不知怎麼能見到。

「忘憂草,什麼忘憂草……恩,罌粟。」劉璋瞌睡一下子就醒了,盯著金胖子道:「你說什麼?你還想要引進忘憂草?」

劉璋看著金胖子,心道,該不會這死胖子知道罌粟的成癮作用了吧?如果是那樣,問題可就稍微嚴重了些。

「不止是引進,我還打算自己培育,自己販賣,我看那忘憂草好像全身都是寶,分開賣能賣,說不定提煉一下價格更高,所以我還打算弄一個忘憂草作坊。

等作坊成立後,一定能生產出很多忘憂草產品,不但能興盛商業,為蜀王殿下一統天下大業貢獻錢糧,還能對大漢醫藥事業發展做出不朽的貢獻……對了,我覺得忘憂草還可以用于軍隊。

它不是可以讓人忘卻痛苦嗎?如果士兵受傷了……」

「住口。」劉璋打斷了金胖子的話,心道這胖子心眼還挺靈活嘛,這麼快竟然想到要去提煉罌粟了,這他么是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