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15章班師

第915章班師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6 22:38  字數:4523

「我在想,既然河北無法和平接受,還是原計劃不變,一年後再發起對河北的進攻,那時候各個兵種全部訓練出來,糧食也會大幅度增產,可以說是橫掃河北。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放棄壺關不攻,曹彰為了曹家的安全,肯定死守壺關,我們與他血拚划不來,也同樣曠日持久。

我想選北方長城為突破口,主公覺得呢?」

黃月英抬頭看向劉璋,劉璋點頭道:「我也是這個意思,先下幽州,滅了鮮卑和烏桓,對河北進行包圍。」

劉璋可不想在壺關一個關卡面前死磕。

「主公英明呢。」黃月英靠著劉璋,說話比平時帶感了許多,身體不知不覺間壓的劉璋更緊,帶著輕鬆的笑意道:「主公應該也知道,這樣有三個好處。

以北方突破,避免與曹操嫡系正面決戰,或許可以少殺一些人。

先消滅鮮卑烏桓,從大義上佔得優勢,百姓看到一方滋養異族,一方滅了異族,自然知道誰是大漢正統,更何況,我才不信鮮卑烏桓人那麼安分。

回不去老家,異族肯定搶劫漢土,就算有世族滋養也狗改不了吃屎,到時候我們滅了異族,百姓必夾道歡迎。

最後一點,我們以後的兵種以騎兵最強,等大宛騎裝備以後,配合弓騎兵是幾乎無敵的存在,我們犯不著用士兵填命,這也是我覺得值得等一年的原因。」

「好,那就選在一年後,從北方出兵,我們現在就回師嗎?」劉璋摟過黃月英腰肢,腦袋放在黃月英肩膀上,都懶得想問題了。

黃月英微微搖頭:「我覺得還是留下兵力吧。步兵留在并州,隔三差五攻擊壺關,騎兵全部北調,與氐人騎兵合兵一處,與鮮卑烏桓小規模接戰。

這樣雖然消耗些糧食,但是有很多好處。

讓河北陷入戰爭,河北世族需要消耗很多糧食,征糧後,民心更會不穩。

同時告訴河北百姓。我們川軍一直在攻打異族。

另外嘛。」黃月英在劉璋手臂里扭了一下,看著劉璋道:「還有你那個妻子,折蘭聽到曹操被軟禁,肯定很急的,估計等不到一年。

我們停止進攻。折蘭會不好受,我們持續進攻,至少給河北一些壓力,折蘭會有點安慰,不然人家在北方出了這麼大力,我們放著折蘭父親不管,可讓人寒心。」

「既然不真正進攻。也沒多大作用。」

「未必。」黃月英道:「派多一些人去做內應,或許開始沒什麼用,等世族控制下的民心惡化,應該就有用了。從內部突破,好處不用我說了。」

劉璋點點頭,派細作應該算實質的營救了,現與折蘭英距離太遠。劉璋也不知道折蘭英聽到曹操被挾持,曹家被軟禁的消息是什麼心情。但是在川軍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一步。

「還有嗎?」劉璋感覺黃月英的嬌軀有著迷人的魅力,一旦抱上就不想分開,在黃月英扭動時的耳鬢廝磨,感受到臉上的晶瑩雨潤,再加上迷人的淡淡體香,更加舒適。

「還有呢,多著,現在折蘭的身份公布了,大漠就是我們的了,先說好,不是我嫉妒啊,也不是我故意為難姐妹啊。」

黃月英看著劉璋認真地強調了一句,接著道:「現在鮮卑軍烏桓軍回不去,整個北方草原都是折蘭妹妹的,說實話,這麼大草原,放在一個人手上可不好,我們必須分化。」

「這與我們之前說的一致,不算嫉妒。」劉璋說道。

「那也得看你家折蘭的心情啊,人家剛剛聽到父親被挾持,這時候去分化人家權力,不太好吧?」黃月英說道。

劉璋臉上一下子沉靜下來,拳頭錘了一下腦袋:「這是個問題。」想了好一會才道:「不管如何,還是要分化,拖下去更沒好處。

現在大漠剛剛平定,分化權力壓力最小,如果以後大漠權力階層形成,那就不是折蘭一個人答應能行的了。」

「那好,你說了算,我可就直接說自己的方略了,首先,大漠這塊地方我們不可能到處駐軍……」

黃月英和劉璋一直商量了大半晚,終於在劉璋困的不行時草草結束,等劉璋醒來時,看到黃月英在一邊整理頭髮,木梳划過柔順的長髮,銅鏡中映出一張美麗的臉龐。

「這個,昨晚?」劉璋爬起床來有些疑惑。

「我可是遂了主公的願了。」黃月英背對著劉璋說道。

「什麼?」劉璋一愣,心裡剛罵了一句:「娘的,怎麼糊裡糊塗把事辦了,一點感覺也沒有。」接著醒悟。

現在自己神清氣爽的,如果真做了什麼事,自己精神會這麼好?

「好啊,差點讓你矇混過關了。」劉璋穿著睡衣下床,準備從後背抱上黃月英,黃月英隨意起身避過,輕笑道:「主公只叫我留在帳中,我已經留了一夜了。」

劉璋這才想起最開始自己是說這話來著,突然明白過來,黃月英昨晚跟自己說了一夜,感情就是要把自己說困呢。

劉璋抱過黃月英,這次黃月英沒有避開,大概是覺得讓劉璋尷尬了一次,再第二次劉璋面子上肯定過不去了。

「月英,我們還是把昨晚沒辦的事辦了吧。」劉璋在黃月英耳邊道。

「白天呢,不好吧?」黃月英輕聲道。

劉璋一聽黃月英的聲音,好像抗拒心不強,反正現在征戰的事完了,也沒什麼事,劉璋一把抱過黃月英壓在床上,兩人面龐距離半尺不到,呼吸相聞。

感受著黃月英胸前的高聳,看著彷彿能擰出水的粉潔面龐,劉璋忍不住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