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13章白跑一趟

第913章白跑一趟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5 23:36  字數:3393

天翻地覆的心情差距,最不能容忍的欺騙,曹彰有好脾氣才怪。

一巴掌將諸葛弘扇出去還不能釋懷,曹彰就要衝上去跺幾腳,被張頜急忙拉住,輕聲道:「三公子,這封命令是假的,可是印信是真的,鄴城一定發生變故了,我們需要問諸葛弘啊。」

「父王……」曹彰一聽,立刻急了,印信能蓋上,命令又是假的,那說明……曹彰不敢想下去,一把提起小雞一般的諸葛弘:「說,誰叫你傳的假命令,我父王呢?」

諸葛弘原沒想著瞞住,被曹彰提起的身體呼吸困難,臉上強自做出不屑的臉色,憋著氣道:「曹彰,你敢殺我?哼哼,實話告訴你吧,你曹家宗族,還有夏侯家宗族,全部都在我們手上,曹操,你母親卞氏,全部被軟禁了。

你動我一根指頭試試?我能讓你全家死絕。」

「你說什麼?」曹彰彷彿聽錯了一般,沉聲問道。

諸葛弘沒有顧忌,將鄴城政變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張頜張燕曹泰等都驚在原地,過了好一會,曹彰「哇」的一聲,一把將諸葛弘扔了出去,重重的撞在牆上。

諸葛弘從牆上滑下來,吐出一口鮮血。

「曹丕,司馬懿,司馬徽,諸葛慈,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將你們碎屍萬段,啊……」曹彰大怒,拳頭不斷捶打在牆上,整個房間都好想搖動起來。

張頜張燕等愣在原地,鄴城竟然發生政變,曹操和所有曹家夏侯家的人被軟禁,曹沖夏侯淵張遼帶著兩千人離開鄴城?

這簡直不可思議。

「三將軍,我們殺回去吧,我們有十萬大軍。後面還有川軍,我們和那群亂黨拼了。」張頜大聲道。

「我願做先鋒。」張綉捏緊佩劍踏步上前。

「先鋒當然我們曹家人來做,我要親自砍下司馬懿司馬徽的狗頭。」曹泰終於反應過來,代之的是濃濃的憤怒,恨不得現在就殺回鄴城。

「你們如果不顧曹家滿門死活,也不顧你們在鄴城的家人死活,還不顧麾下士兵在河北的家人死活,你們儘管殺回去。」

諸葛弘說完,曹彰等人都愣住了。是啊,前線十萬軍隊,家屬基本都在河北,將領的家屬還基本在鄴城,如果殺回去……

諸葛弘見一群武將鎮住了。心下大定,冷聲道:「仲達先生已經被封為魏國相,現在總領魏國朝政,這封命令就算不是魏王所下,也同樣是軍令。

我勸你們現在還是去守衛關城的好,我聽說川軍就在十里外,要是讓川軍進了關。那時候我們各個世家完了,不過在我們完了之前,你們的家人得先完。」

「你……」張頜看著諸葛弘大怒。

諸葛弘毫無畏懼,對曹彰道:「三將軍。你要知道,你在這裡猶豫一刻鐘,就是將你父親你父親,你曹家所有人往死亡邊緣推了一步。我不介意你猶豫。

我受傷的事,就不跟你計較了。你剛才不是想殺我嗎?來啊……呵呵,借你個膽子,我要去休息了,醒來的時候可不想看到川軍進關……」

「啊,去死吧你。」曹彰忽然暴怒,衝上去,一個勾拳打在諸葛弘太陽穴上,諸葛弘那瘦小的腦袋瞬間塌陷了一塊,回過頭來死死地看了曹彰三秒,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

張頜上前一看,死得透了。

「殺得好。」曹泰大吼一聲,對曹彰道:「三將軍,殺回去吧,世族就黃河一線有二十多萬軍隊,就那些土雞瓦犬,不用川軍,我們這十萬人也穩操勝券了。」

「下令守城吧。」

突然,曹彰頹廢地說了一句。

「三將軍,你說什麼?」曹泰不可置信地看著曹彰。

「三將軍,現在魏王被軟禁,我們豈能聽叛黨的命令?」張頜和張綉一齊說道,張燕李典雖然沒說話,卻明顯是一個意思。

曹彰緩緩搖頭,他能夠殺了諸葛弘,因為就算諸葛弘死了,鄴城那邊也不敢把自己怎麼樣,可要是真的放入川軍,那曹家的人肯定得全部死了。

「守城吧。」曹彰說不出多餘的話,拾起地上的佩劍,去拿張綉手上的兵符,拿了一下,張綉沒有反應過來,竟然沒有鬆手。

曹彰收回手,嘆息一聲,對張綉道:「好吧,我知道,這時候守城的確很懦夫很不將軍,能讓鄴城那些雜碎開心的笑掉了大牙,這是恥辱,曹彰沒辦法難為各位將軍。」

曹彰緩了一口氣,對張綉道:「張將軍,兵符就給你了,你是軍中主將,你去歸降川軍曹彰沒有半點意見,但是請你在曹彰死了以後。」

曹彰說完帶著劍就向外走,曹泰急忙拉住曹彰,「三將軍去哪?」

「我一個人出關去抵抗川軍,等我死了以後,你們就開城投降。」

曹彰不能看到父親和家人死,可是也知道這個時候守城,那就正遂了那些叛黨的意,兩面曹彰都不想做,只能死了一了百了。

開始還不願投降川軍,可是這麼快,投降吧變成了一種奢侈。

「三將軍。」

張綉叫住了走到門口的曹彰,走到曹彰面前,將虎符還給曹彰:「三將軍,張綉自歸降魏王,魏王一直厚禮相待,今日魏王危難,張綉不能棄之不顧,既然三將軍守城……那就守城吧。」

張綉說著,臉上也是一臉不甘之色,而現在的不甘和最開始不願投降的不甘完全不一樣,更多的帶著恨意。

其餘將領都沉默不語,最開始為了軍人血性,還都想著守城,可是現在守城成了最大的恥辱,還不得不守城,都無話可說。

「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