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12章曹彰憤怒

第912章曹彰憤怒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5 22:19  字數:4529

看著曹沖帶兵離開,終於急火攻心,一直壓抑著的病情全部爆發,病入膏肓。

「文若,公達,仲德……求你們,一定要救出主公……」郭嘉抓著荀彧的衣袖說道,口中不斷留著黑血。

「奉孝,我們會的,可是我們要和你一起,我荀彧只會內政不懂兵,要救出主公怎麼少得了你……」

荀彧荀攸看著郭嘉的樣子,心如刀絞,都是十年的同僚,可是在最開始郭嘉入仕時,自己這些人還沒有完全相信他,若有若無地排擠他,給他一個祭酒的虛職。

現在想起這些,荀彧荀攸恨不得捅自己一刀。

郭嘉緩緩搖頭:「我不行了,我知道我要死了,我不怕死,可是,我不甘心,從劉璋江州屠殺起,我就希望看到川軍一統天下,那時候是幻想,後來慢慢變得現實。

可是現在就差一步了,我卻要離開人世了,我好不甘心啊……」

「奉孝……」程昱抓住郭嘉顫抖的手。

郭嘉強撐著身體,對荀彧道:「文若,答應我,川軍一統天下之時,不管我葬在何處,都要告訴我,都要告訴我,我一定能聽得到的……一定能……一定……」

程昱手中枯槁的手滑落,郭嘉全身癱軟下去,一代英才就此隕落,荀彧荀攸程昱嚎啕大哭。

「奉孝……」曹操大喊一聲。

司馬徽諸葛慈微笑地看著這一幕,司馬懿深深嘆口氣:「終於死了,可是,這種感覺為什麼很不好。」

「幾位先生,走吧。」張遼走到荀彧荀攸等人面前,小聲勸道。

「帶我走。沖弟,帶四哥走啊。」曹植看著曹沖帶人離開,心裡恐懼不已,以前曹操挾持劉協他是知道的,劉家的人哪有什麼權利,連董貴妃都被縊死了。

如果曹操成為傀儡,自己與董貴妃董承的處境不是一樣嗎?

可是曹植大呼沒有任何效果,被兩名世族士兵控制。

曹沖帶著曹操的親信文武,兩千多士兵出了鄴城。世族軍隊迅速控制城池,立即召開計議。

「現在曹沖帶著人出城了,雖然兩千人攻不進城,但是終究是威脅,我們是否調動軍隊將他們一網打盡。免留後患。」一名文官立刻說道。

「不可。」司馬懿立刻否決:「曹沖雖然兩千人,卻都是精銳,我們要殲滅他們,至少要調動六千到一萬人。

我們現在只有黃河一線可以調兵,黃河防線捉襟見肘,我們調動兵力多了,要是川軍打進來怎麼辦?

何況我們現在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

「仲達。你說怎麼辦吧?」司馬徽問道,他這時需要司馬懿出主意,同時也希望司馬懿這個時候有表現。

司馬懿道:「首先,我們應該公布這次事件。雖然鄴城有影響力的人物都不會亂說,但是畢竟需要安撫民心。

我們就說曹沖率親信叛亂,我們協助魏王鎮壓,擊敗曹沖。將曹沖和親信亂黨趕出城。

至於曹沖的軍隊,兩千多人的確是精兵。但是他們沒有糧食,我們只需要派兩千人跟著他們,不必接戰,只要保證他們籌不到糧食,一旦去籌糧就攻擊,必定拖垮他們,到時候他們只會離開河北,我料他們會走箕關一線。」

「箕關?」一名世族武將疑惑道:「那裡地勢險要,為什麼不走太行山,那裡可是曹彰的軍隊。」

「我要說的正是曹彰,這才是重中之重,既然曹操早已下定決心投降,我料想曹彰必定已經與川軍勾結,且戰且退不過麻痹我們,為的是讓曹操將我們一網打盡,說不定現在曹彰就在帶川軍通過太行山。」

「什麼?」司馬懿話音一落,眾人大驚失色,要是川軍通過太行山,那一切可都完了。司馬徽諸葛慈都心生恐懼。

「仲達,那我們怎麼辦?」司馬徽問道。

司馬懿道:「幸虧因為鮮卑人烏桓人缺糧,我們發動得及時,曹彰從晉陽開始撤退,川軍在曹彰軍後面,現在應該還沒到壺關。

立刻派最快的信騎見曹彰,叫他死守壺關。」

「曹彰是曹操兒子,既然早已勾結川軍,怎麼可能為我們死守壺關?」一名文官質疑道。

「如果不守,就殺曹氏全家老小,我們也學一次劉璋,對曹氏夏侯氏誅族。」司馬懿沉聲說道。

眾人吸了一口涼氣,可是川軍進入太行山,被誅族的就是他們了,司馬徽等人毫不猶豫地同意了司馬懿的話。

眾世族成員商量已定,讓曹操繼續做魏王,宣布曹沖叛變,立曹丕為世子,向北邊異族撥付糧草,同時立刻傳書曹彰。

等計議完畢,司馬徽對眾人拱手道:「諸位,今天的事多虧了我司馬家,要不是仲達事先拉攏了曹丕,在坐的可都成了斷頭鬼吧?這善後也是仲達擬定,我建議封仲達為魏國相,你們有什麼不同意見嗎?」

……

劉璋黃月英率領大軍逼近壺關外十里,沒有紮營,直接向壺關行軍。

壺關中,曹彰坐在上位,手掌中劍柄杵在地上,不時嘆息,臉上滿是不甘之色。

堂中武將兩排戰力,皆是曹操嫡系軍心腹,張頜,李典,曹洪,張綉,張燕,看到曹彰心情不佳,張燕上前道:「三將軍,這也不是辦法,大王的命令不可違啊,這川軍都到關口了,我們還是去迎一下,免得以後……」

「免得以後怎麼樣?」曹彰抬起頭看著張燕,滿臉的不服氣,使勁將劍鞘往地上一插,大聲道:「我就不明白父王怎麼想的,我們還有三十幾萬軍隊,怎麼能就這麼投降了,真他娘的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