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09章異變突起

第909章異變突起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4 23:00  字數:4517

司馬徽對曹操的眼光毫無畏懼,抬起頭正聲道:「為大漢獻身。」那種不畏強權的語氣,瞬間讓後面的人都士氣提升。

「抗川蠻,保大漢。」後面的人大聲喊道。

「你們要造反嗎?」曹丕厲聲道,憤怒地看著司馬徽等人。

「如果公子一定要這麼說,雖然曲解我等好意,但我們也只有承認了。」司馬徽說道。

這句話就等於攤牌了,王府士兵全部將長矛對準了亂民,而就在同時,世族身後的人也紛紛拔刀。

司馬徽看著王府衛隊,早已經胸有成竹,這次鄴城各部世族控制的軍隊彙集,加上各院各府家丁私兵,總共有三千多人,王府衛隊一共才幾百人,絕對擋不住攻擊,只要控制曹操,大事可定。

「諸位。」司馬徽大喊一聲:「曹操棄大漢於不顧,縱容川蠻,我等迫不得已,揭竿起義,殺。」

「殺。」暴民提著各種各樣的武器湧入王府,與王府衛隊交戰。

這支王府衛隊早已不是當年的虎衛軍,只是挑選的軍中強壯之人擔任,這一年多由於世族湧入,為了不讓世族的人覺得不公,曹操不能太注重自己的私人衛隊,這支衛隊也僅僅是比一般不對強一點而已。

人數上的巨大劣勢,讓王府衛隊步步敗退。

「魏王,我們沒有惡意,你讓士兵放下武器,我們不再進攻,免傷人命。」

「降者不殺。」

暴民喊著各種口號,大批殺進了府院之內,曹操大喊道:「忠於我曹操的人,退如內院。」

徐晃殿後。曹操帶著一眾忠心文武退向後院,司馬徽冷哼一聲:「想走。」

還沒來得及關上內府大門,暴民已經沖了進來,王府衛隊大批戰死,徐晃步步敗退,直到曹操帶著一群人退無可退,被暴民半圓形包圍。

「魏王。」司馬徽抖抖衣袍走出來:「還是那句話,我們沒有惡意,只要你下令全力抵抗川蠻。不必再頑抗了,否則大家都沒好處。」

司馬徽知道,這時候殺掉曹操可沒半點好處,如果曹操死了,就算立刻扶持一個新君。那河北也大亂了。

世族要的是控制曹操,挾持王令,淡化了曹操的影響後,再慢慢扶持曹操的兒子登位,如此可保河北穩定過度。

而司馬徽同樣是需要控制曹操,讓司馬懿成為首輔,那樣司馬家就可以壯大。等以後扶持了曹操的兒子,進一步削弱曹家影響,司馬家就可以真正崛起了。

所以司馬徽還不需要曹操死,現在曹操身邊王府衛隊剩下幾十人。大將十幾個,寥寥幾個文官,勢單力孤,正是勸降的時候。

可是曹操聽了司馬徽的話。沒有半點投降的念頭,看著站到世族那邊去的官員。沉聲問道:「你們都要跟著造反嗎?」

曹操中氣十足,除了司馬懿等世族文官以外,還有許多寒門官員也投降過去了,這些官員都低下頭,可是形勢比人強。

趨炎附勢是一個貶義詞,可是如果這些寒門文官不是早認識到這一點,也不會走上今天的位置,能夠混上朝堂的寒門,基本都是適應了世族規則的。

當初官渡之戰未決出勝負的時候,他們可以內通袁紹,曹操後來發現交往書信一把火燒了,沒有追究。

現在,他們同樣可以投降世族,能夠到了現在的官位,他們都知道在這種時刻該怎麼選擇。

「好,好,好。」曹操連說了幾個好字,那些寒門官員雖然愧疚,如果不是曹操唯才是舉,他們也不能獲得這麼高的官位,可是無論如何,要他們回到曹操身邊送死,那是不可能的。

曹操看了看左右,因為大部分嫡系將領都在曹彰麾下,這裡只剩下十幾個武將,荀彧荀攸程昱郭嘉等幾個文官,還有曹丕曹植兩個兒子。

「你們怕嗎?」曹操問兩個兒子。

曹丕大聲道:「兒與父親同生死,沒什麼好怕的。」

十五歲的曹植本想說兩句硬氣的話,但是嘴唇灄諾了兩下,沒有說出一個字來,臉色就已經表明他很害怕了。

曹操沒有責怪曹植,曹植更偏向文人,平時只知道舞文弄墨,吟詩作對,還從來沒遭遇過現在這陣仗,能夠一直待在旁邊,沒有嚇的出醜或者說出什麼敗壞家風的話已經很不錯了。

曹操倒是欣慰地看了曹丕一眼:「丕兒不錯,我原本還以為你會害怕,但是今天你的舉動說明我看錯你了,是為父的錯,不愧為吾兒,我們父子今日就一起盪除這批亂黨吧。」

「是,父親。」曹丕大聲應道。

「盪除我們?魏王還有這個實力嗎?」司馬徽看到曹操竟然要負隅頑抗,皺了一下眉,他擔心的就是曹操不怕死,上前道。

「曹孟德,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要想想你的家人,你有十三房妻妾,兒女十幾個,你的妻妾也都有親人,難道你也不顧他們死活嗎?」

「用親人威脅?你們這些滿口大義的偽君子,終於露出面目了嗎?」張遼大聲喊道,原本紅潤的臉上,這時因為激動更是漲的通紅。

司馬徽沒有理會張遼,只是不屑地輕哼一聲,對曹操道:「曹孟德,如果你連你親人的性命都不要,這些跟隨你的親信文武也可以不要,有一個人的性命你不能不要吧?

呂布的女兒呂靈雎,你一直諱莫如深,深宮圈養,還不允許文武大臣談論,是不想讓天下人知道你曹操的醜事嗎?

為挽大漢於即到,無所不用其極,今天我就告訴你,如果你現在肯接受我們的條件,我們絕不傷害呂靈雎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