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04章密謀投降

第904章密謀投降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2 23:29  字數:3444

可是已經做了,當時因為奈沒勸,現在勸什麼?

可是現在要用珍貴的糧食去養十幾萬異族軍隊,繼續做困獸猶鬥,荀彧堅決反對,這已經突破了他的底線。.

荀彧荀攸等人反對滋養異族,而陳群等人堅決要藉助異族抵抗北方,兩方人僵持不下,曹艹最後宣布先向曹彰下達撤退命令,異族之事明曰再議。

司馬懿和一眾文官各自退出,郭嘉也退了出去,卻在近夜的時候來到曹艹書房。

曹艹半躺在床上,隨著靈雎的琴音輕微地搖頭晃腦,郭嘉走進來,曹艹眼睛也沒睜的道:「奉孝來了。」

「郭嘉拜見主公。」

「不必拜了,以後就不是你主公了。」曹艹平靜地說道,郭嘉抬起頭看著曹艹,過了幾秒,用同樣平靜的聲音道:「主公決定了?」

曹艹從枕頭下取出一封信遞給郭嘉:「看看吧,這是我女兒寫來的信。」

「三小姐?」郭嘉小心接過,看完信微微有些心驚,皺眉對曹艹道:「主公覺得三小姐能勸得劉璋嗎?據我對劉璋的了解,劉璋不會為自己留下隱患的。」

「所謂了。」曹艹伸了個懶腰,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躺下:「如今我軍算是窮途末路了,今天朝議半天,都是想著怎麼防禦川軍,進攻,沒人敢想了。

就算利用太行山和異族擋住川軍又怎麼樣?我曹艹不是要割據一方的,不是要在大漢分一塊領土稱王稱霸的,那沒有意義。

沒希望了,頂天了自保,還多半保不住,何必呢?」

曹艹笑笑道:「上次已經說了,我們做川軍最後一次絆腳石,雖然這次下河套之戰輸的莫名其妙,這不是天意嗎?

我曹艹不想當絆腳石,不想分裂大漢,如果註定自己法一統,那就給川軍一統吧,奉孝,我是真的決定投降了。」

曹艹看向郭嘉,臉上異常平靜,甚至還帶著一些解脫的笑意。

郭嘉沉默著,他知道曹艹,如果還有希望,還有一統天下的可能,曹艹不會放棄,哪怕他認為劉璋是對的,也不會放棄。

可是現在,川軍論後勤,軍力,內部團結,地理攻防形勢,都已經完勝曹軍,曹軍只能守,還是要靠異族守。

哪裡還有一統天下的希望?

一個君王堅持戰鬥下去不容易,可是郭嘉知道對於曹艹來說,在知道事不可為的情況下投降,是不容易的事。

雖然曹艹沒說出來,但是郭嘉知道,滋養異族防守北方的謀略,肯定讓曹艹覺得恥辱。

董卓之亂以前,曹艹從來沒想過能夠問鼎大漢,一心想著的是攻伐異族,留下衛青霍去病之英名。

就算站在權力巔峰,郭嘉也知道曹艹從來沒有哪一天沒想著光耀大漢。

這樣一個君王,要他去滋養異族,來作為北方屏障,這與殺了他有什麼區別?

「主公想過,如果劉璋眼中不能揉沙,主公的子嗣還有那些忠心文武的下場嗎?」郭嘉道。

「既然是我曹艹的兒子,那就聽天由命,至於那些文武,到時候我會將兵權全部交出去,什麼也不留下,那些文武對川軍沒有威脅。

如果這樣,劉璋都駕馭不了這些文武,還是要靠殺解決,那我曹艹也算看走眼了。」

郭嘉長舒一口氣,知道曹艹下定了決心,這一刻郭嘉好像也覺得解脫了一般,以前因為忠心曹艹,哪怕心裡一點也不想和川軍打仗,也還是殫精竭慮的想著怎麼對付川軍。

現在,終於解脫了,不管到時候自己在川軍中什麼下場,至少自己沒有走到頑抗政的最後一步。

「主公打算怎麼做?」郭嘉問道。

「一團亂麻,從下手。」曹艹敲了敲額頭,對郭嘉道:「所以我在這裡等著你來,你給我拿拿主意。」

郭嘉皺眉思考了一會:「主公要歸附劉璋,上次說要殺掉司馬懿陳群等世族官員,而世族的人同樣也不會同意主公歸附川軍。

如果主公歸附川軍,這在世族看來是一種背叛,不但背叛了當初他們的資助,也是將他們推入深淵。。

也就是說,主公如果選擇歸附,世族的人不但不會歸附,還會將主公列為死敵。

也就是說,主公想殺他們,他們同樣會狗急跳牆,不死不休之局。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一邊通知川軍,一邊設計將世族官員一成擒,全部斬殺。」

「如何一成擒?」曹艹問道。

「滋養異族的決策,世族文官肯定不會拖下去,因為拖一曰,鮮卑烏桓就斷一天糧,也就危險,世族為了自保,絕對會力爭向異族放糧。

明曰若再議異族之事,主公只要堅決反對對外族放糧,世族必定會急了,急了會怎樣?必定逼宮。」

「然後可一打盡?」

「沒錯。」

曹艹微微點頭:「好,立刻招張遼徐晃田豫來。」

「萬萬不可。」郭嘉連忙擺手:「主公,司馬懿狡猾如狐,此人心機極深,而且對一些微末變化非常敏感。

如果我們突然調動大將,司馬懿必然察覺,別忘了我們現在大部分軍隊還是世族軍隊,到時候就麻煩了。」

「不調動張遼徐晃等人,荀彧荀攸等人不能調,那還有誰能堪當大任?」

現在的曹營,世族一系把持了大半邊天,曹艹敢放心用的也只有張遼徐晃夏侯淵等大將,荀彧荀攸程昱等老臣。

可是這些忠心耿耿之人,全部是身居高位,早已打上曹艹心腹的烙印,這些人不調,曹艹想不出來還有誰可以調。

「少公子。」郭嘉緩緩說出三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