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903章朝議

第903章朝議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1-02 23:29  字數:4541

「那長文你說說,我們該怎麼應對川軍啊?」曹操緩聲問道,語氣中沒有一點急迫,好像曹軍沒有任何危險一般。

「這……」陳群是個玩政治的,不會玩軍事,哪能提出什麼對策。

「你們呢?」曹操睜開眼,在其他文官武將身上掃過。

「和川蠻子拼了。」夏侯淵看著殿中一片安靜,終於忍不住大聲嚷道。

「你們也贊成就這麼拼了嗎?」曹操看向文官,文官們當然不敢學夏侯淵,就這樣和川軍拼了,送死可不是他們的性格。

可是這個時候他們也拿不出什麼主意,幾乎是在同時,所以文官的目光落在司馬懿身上,只希望他能想出主意。

「仲達,你足智多謀,現在正是我軍危難時刻,你有什麼計略快快道來?」曹操凝視著司馬懿。

原本司馬懿承受著所有目光,都面不改色,臉上毫無生氣彷彿死人一個,可是曹操的目光落下來,司馬懿皺了皺眉。

這和以前曹操那種虎目精光的感覺不一樣,不是威懾,卻有很強的壓迫力,就好像……明明曹操就直視著自己,司馬懿卻好像有一種被偷窺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司馬懿本能地提起全部精神力,努力讓自己清醒。

在原位愣了好半響,司馬懿站出來,和往常一樣對曹操九十度大禮,抬起頭來道:「主公,如今沒有別的辦法,唯有一個字,退。

并州面對下河套十萬川軍,雖然有曹彰十萬軍隊,吳俊軍師周策與部將風姿吟帶出一萬軍隊。但是這根本無法擋住川軍進攻,如果硬抗,只能全軍覆沒。

但是并州雖無險可守,太行山脈綿延,到處是險塞險道險關,如果我們將并州的軍隊撤回太行山一線布放,川軍就算再強,也難以飛渡。」

「仲達先生。」世族文官吳質從原位走出來,質疑道:「太行山雖險。但是只要出了太行山,騎兵一日可到鄴城,這是不是太冒險了?

吳質沒有仲達先生懂兵,但是也知道一個道理,天下沒有攻不破的關口。就算一道屏障再險要,也無法保證不失,我們豈能只在鄴城不到兩百里外布放?」

「是啊,太危險了。」

「太危險了。」

吳質話音一落,其他文官也紛紛露出憂慮之色,他們不約而同回憶起許昌,許昌被川軍攻破後那些屠殺世族的萬人坑。

回憶起許昌。再想到川軍竟然就在不到兩百里外,文官們就不寒而慄,那些這一年多世族進入曹營的武將同樣心驚肉跳。

如果曹軍只能把守太行山脈,那還有好覺睡嗎?說不定哪天晚上正睡得香。忽然就有家丁來報,川軍騎兵殺進鄴城了。

這不是杞人憂天,是完全可能發生的事實,只要川軍突破太行山。可輕而易舉辦到。

「那季重先生是有別的好辦法了?」司馬懿慢條斯理問道,他和吳質本是好朋友。但是這時問話也沒有客氣的成分。

其實就連這些世族,有時候也不知道司馬懿心裡在想什麼。

吳質站在原地,他確實沒有好辦法,和吳質一樣,殿中議論紛紛,卻沒人出來說話,荀彧荀攸等人都沒說話,曹操眼睛再次微微閉上。

突然,一名文官走出來,對著曹操納頭一拜:「主公,微臣建議遷都。」

「遷都?」「遷都?」

眾人聽到那文官的提議,先是沉吟,接著眼前一亮,立刻出來很多人附和,陳群道:「主公,王大人之言有理,剛才仲達先生不也說了嗎?我們現在應該以退為主,當避川軍鋒芒,暫時遷都。」

「不可。」荀彧再也忍不住站了出來,微微帶著怒氣道:「如今我們的兗州名存實亡,川軍要下徐州也隨時都能辦到,黃河以南我們幾乎無立錐之地,現在就剩下一個河北,我們還能遷都到哪裡去?」

荀彧心裡想說的是,我們已經在許昌遷過一次都,如果還遷都,那還剩下什麼?民心沒有,軍心沒有,連尊嚴也沒有了。

可是說出這些,就好像自己在自命清高,對這些表面道貌岸然內里實際勢利的世族官員,沒有半點說服力,說不定還被當成潑婦罵街。

陳群向荀彧一禮,恭聲道:「荀大人,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將都城置於危險之中,或許遷都出鄴城,我們會喪失一些民心軍心,但是那是迫不得已。總比到時候鄴城被一日之間攻破,我們就此覆亡來得強吧?何況。」

陳群掃了一眼滿堂文武:「我相信就算我軍遷都,軍心民心都還是堅如磐石,絕不會動搖。」

陳群的意思誰都清楚,所有世族都是和曹軍堅定站在一起的,連家族士兵被收編都忍了,一個遷都又能如何?世族還是會團結在曹操周圍。

陳群說完,立刻一片附和之聲。

「那長文打算遷都到哪?」荀攸問了一句。

「信都。」陳群答道:「安平郡信都縣原本就是鄴城治所,是僅次於鄴城的冀州第二大城,外有巨鹿之險,就算川軍突破太行山,也無法到達信都。」

「臣贊成陳大人提議。」吳質站出來道。

「臣附議。」

「臣附議。」

一大群文官站了出來,曹操看向眾人,好像只有荀彧荀攸程昱幾人不同意,還有張遼夏侯淵等血性老將不同意,其他都已經在附議的一列了。

「你等都是這樣想的嗎?」曹操問道。

「我等都是。」

「孤不便違眾人請託,既然如此……」

「臣反對。」

曹操還沒說完,司馬懿大聲喊了了出來,陳群吳質等都詫異異常,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