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97章致命的花朵

第897章致命的花朵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31 17:18  字數:4510

黃月英笑道:「這是必然結果,在我們川軍勢力達到最大之前,人人畏懼世族如虎,不管是寒門官員,軍中出身卑微的將領,還是普通百姓,都想也不敢想去動世族分毫。

但是現在荊益等州世族被打倒一空,川軍已經有一統天下之勢,世族的強權迷信被打破,換之的是世族留下的大量財產。

一個擁有許多財產,卻無法保護的階層,誰不覬覦?

川軍發展到今天,世族已經不復當年,以前是人人畏懼的人上人,現在是人人覬覦的烤肉。

以前世族是我們川軍崛起的最大障礙,現在,已經有人可以為我們掃清障礙了。」

「這不是什麼好現象。」劉璋說了一句。

「恩?」黃月英略微奇怪地望著劉璋。

劉璋沒有解釋,他沒法沒有告訴黃月英,現在對世族的打擊,已經脫離當初自己的初衷。

自己並不是刻意針對一個階層,而是因為世族發展幾百年,已經是不得不剷除的腐朽,但實際上世族還有許多可取之處。

比如他們的忠義思想,他們之中還是有許多身懷家國之人。

世家家族的家族利益發展到現在,已經變得極為自私,為了家族利益不惜一切,無論是族長還是家族子弟,不為家族增加好處就是不孝,就是對不起列祖列宗。

只要損害一點家族利益,就是罪大惡極。

再加上世家大族龐大的能量,這對整個社會發展危害非常大。

但是就家族裙帶本身來說,如果控制在一定範圍,是有利於社會發展的。

劉璋針對世族,是因為世族已經龐大而腐朽。不剷除不能再造活力,但是現在演變的變質了。

百姓打倒世族,只是為了打土豪分田地,為了搶東西。

川軍文官大多是經過官員培訓,四科舉仕提拔的寒門,軍隊中寒門更是佔了絕對多數,不可否認,寒門中有大義之人。

但是這麼多寒門,會有很多純粹仇視上層世族的。再加上川軍的基本政策,雖然劉璋沒說過,但是下層自動理解成打倒一切世族。

這就造成了一種對立,不止是寒門與世族的對立,同時也把世族裡存在的一些優秀東西對立起來。

一個腐朽世族把持的時代是可怕。但是一個純粹沒有忠義道德和家庭觀念的時代,同樣是可怕的。

可是現在劉璋發現,竟然想不到一個好辦法解決,這次下河套之戰後,劉璋覺得更應該考慮的不是一統天下大戰,而是一統天下之後的事情。

世族不存在了,但是自己不能重建出一個。比世族把持的社會還不如的時代。

劉璋突然看見士兵手裡拿著一個黑色盒子,對士兵道:「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士兵連忙將盒子呈給劉璋,稟道:「這是龐統先生託人從西域帶回的珍貴植物,龐統先生已經擊敗了大宛國。大宛國王投降,同意建立大宛都護府。

同時從烏孫,經天山北脈到達西涼的運輸道路,驛站陸續建立。不久之後,就可以運回大宛馬了。」

「很好。」劉璋點頭。同時打開盒子,聽士兵說是珍貴植物,劉璋心裡很激動,連龐統也說珍貴,難道是什麼高產作物?這種東西可是多多益善。

劉璋打開盒子,裡面是一朵花,很美麗,還有一些像板栗的麻色果實,劉璋瞬間瞪大了眼睛,臉上表情陰晴變幻。

士兵道:「聽龐統先生派回來的人說,這種花是產自大秦的一種植物,當地人喚作『忘憂草』,功能非常多。

因為花朵美麗,大秦莊園主很多都有種植,用來點綴花園,另外忘憂草的果殼和汁液都有鎮痛效果,對腹瀉腹痛等常見病症很有效,對常年咳嗽,腸乾澀等疑難雜症效果也很明顯。

這些張仲景先生都已經確認過了,不但如此,忘憂草還有麻醉效果,能夠讓人身心舒暢,體力和精神都會增加。

而且忘憂草結的小籽還可榨油,功能很多。

因為忘憂草很難運到中原,十幾個大商戶聽說忘憂草後,都在爭搶忘憂草的購買權,正在長安準備競拍,蔣琬大人見忘憂草效果很多,決定在官家田地試種,如果能夠種植,以後就不用從大秦進口了。

因為忘憂草不是一般植物,也許對未來醫學有很深的影響,蔣琬大人順便備了一點,讓我帶給主公看一下。」

劉璋深吸著氣,手都在顫抖,慢慢打開盒子中已經枯萎的花瓣,一點點油脂粘在手上,裡面是一捧密集的花蕊,花蕊包圍著像月餅一樣的花蕾。

再打開那像板栗的麻色果實。

黃月英在一旁笑道:「『忘憂草』,很美好的名字呢,如果當真效果這麼好,倒是很值得培植。」

「稟報軍師,蔣琬大人說了,這忘憂草的效果只會比說的好,不會比說的差。」士兵稟道。

「真的嗎?」黃月英驚奇起來,就在這時,忽然聽到「啪」的一聲,劉璋一把將盒子摔在地上,裡面枯萎的花朵和「板栗」灑了一地,黃月英和那士兵都怔住了。

「忘狗屁的憂,這是罌粟,是鴉片……是迷幻藥,誰要是敢種植敢販賣這種東西,我要他五馬分屍,滿門抄斬。」

劉璋騰的站起來,怒氣勃發,那士兵嚇的差點癱在地上,黃月英也怔了好半響,很少見到劉璋如此憤怒。

好一會,黃月英才站起身對劉璋小聲道:「主公,你認識這種植物?」

劉璋深吸一口氣,也覺得剛才反應有點過度了,幸虧前世自己在戲劇道具中認識罌粟的樣子,也聽說了罌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