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94章諸葛亮

第894章諸葛亮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30 22:11  字數:4498

如此清高之人,投靠氐人?幫異族進攻中原?難道真的是跟著吳俊墮落了?還是在長安受的侮辱太深?

據諸葛亮所知,那次投靠過來的漢軍,士兵很多都心理埋怨投降的,據那些士兵說的,是武將堅持投降的。

武將堅持投降?奇怪了,他們的家人都在川軍轄地呢。就這麼一致的投靠氐人了?一萬兩萬好說,足足投靠了五萬,這也太多了吧?就算陷入絕境,也不該這麼多人投降啊。

而且那些將領一個個都封閉的緊,只因為自己沒有調兵的權力,無從查起,要不然諸葛亮真得查查。

這麼多的疑惑,看似都有解釋,可是匯聚在一起,諸葛亮覺得很不對。

但是諸葛亮無論如何不能想到折蘭英是劉璋的人,北宮止死在川軍手上可是人所共知的,而且折蘭英還是曹操的女兒,逃過劉璋兩次婚,兩人應該不共戴天。

正因為想不通這一點,諸葛亮所有的疑惑都解不開。

「聽說先生就要得償夙願,獲得調兵之權,與川軍軍師黃月英相見日近,卻為何一副愁容?」一旁撫琴的蔡琰慢聲道。

「蔡小姐。」諸葛亮吐出胸中壓抑很久的濁氣:「多謝你這一年裡,每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為我撫琴解悶,我在草原沒有朋友,你知道,大王也不信任我,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可是……我可能不能完成你的願望,帶你回中原了。」

琴聲戛然而止,蔡琰抬起頭看向諸葛亮:「先生是對戰事擔心嗎?先生足智多謀,如果先生都覺得戰爭不可能勝利,先生應該勸勸女王的,女王雖然沒有給先生帶兵之權。不是那麼信任先生,但是也不至於讓自己的軍隊去送死吧。」

諸葛亮緩緩搖頭:「沒有,這次戰略計劃沒有什麼問題,我只是有一種預感,很不好的預感,我可能回不來了。」

諸葛亮低著頭,蔡琰皺著眉頭,不是因為自己不能回中原,而是這一年多。慢慢和諸葛亮熟悉,諸葛亮給他的印象很多智,但這卻不是最深刻的印象,更多的印象卻是多愁善感。

一個很脆弱的人,而且心裡受過傷。蔡琰聽諸葛亮說過,前半生被家族操控,自己的未婚妻站在了自己敵對面,情場戰場,一敗塗地。

諸葛亮後半生只有一個想法,轟轟烈烈一次,希望與自己的未婚妻一次決戰。哪怕戰敗身死,也了無遺憾。

而現在,蔡琰感覺諸葛亮到了最低谷。

回想自己的前半生,和諸葛亮真的好相似。諸葛亮年輕的時候,意氣風發,是家族中最英傑的子弟,各種風光。家族重視,自己對自己也很自信。只待在這亂世中干出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

可是後來,一系列的遭遇,到了今天的地步,在一個氐人的大營里,為不信任自己的女王效力,沒有朋友,默默承受一切。

而蔡琰自己,年輕時候同樣是才女,出生大儒家庭,如果不是天下大亂,以蔡琰的出身,將是大漢最頂層的千金大小姐,再加上不遜於父親的才華,頂著貴族才女光環的蔡琰,是這個社會最耀眼的女人。

可是蔡琰的命運,幾乎是和大漢同時衰敗,第一次嫁人,丈夫病死,落下個克夫的名聲,後來輾轉流落長安,父親死在王允手上,而自己被匈奴人奪走。

在匈奴過的這十個年頭,是蔡琰年輕的時候想都不敢想的屈辱生活,在不知廉恥的生活中,貴族才女的驕傲,被野蠻的異族人一點點磨平,到了現在,只剩下一個滄桑的女人。

現在蔡琰對什麼都已經麻木,唯一的想法,就是過一點安寧的生活,如果加個修飾語,就是回到漢土過一點安寧的生活,如果一定要有點追求,能夠整理一下父親的書稿,就是蔡琰後半生唯一覺得可以做的事。

同病相憐,也正是因為如此,蔡琰和諸葛亮才在氐人大營中成為朋友,蔡琰為諸葛亮撫琴,聽諸葛亮說心事,諸葛亮也把蔡琰當成自己的知己。

今天諸葛亮參加完軍議,蔡琰明顯感覺諸葛亮和以往的失落不同了,那是一種悲涼。

蔡琰正要安慰諸葛亮,這時一名騎兵飛馬而來:「軍師,有漢人不滿難民安排,說是你的親戚,正在鬧事。」

「難民鬧事?我的親戚?」諸葛亮皺了皺眉,向軍營走去,蔡琰秀眉緊蹙,抱起琴也跟了上去。

……

「你們這些瞎了眼了,竟然敢叫我家老爺子幹活?我家老爺子什麼身份?那是享譽中原的大儒,能和你們這些野蠻之人等同?叫諸葛亮來。」

一名青年大聲呼喝著面前的士兵,後面一個老者臉色鐵青,顯然余怒未消的樣子。

「娘的,這是草原,不是你們大漢,裝你媽的大頭蒜。」一名將軍怒極,就要拔劍上前,另一名將領攔住:「還是等諸葛亮來了再說吧,說什麼他也是軍師。」

「狗屁軍師,首鼠兩端的牆頭草而已。」將領正說著,被另一名將領猛拉了一下,才看見諸葛亮和蔡琰從外面走了進來,將領住了口,可是臉上儘是不屑。

諸葛亮好像沒聽到將領的話一般,走到一名士兵前面問道:「怎麼回事?」

「回稟軍師,這些人說是你親戚,不服從我們的安排,還讓我們為他們單獨分配帳篷。」士兵稟道。

因為川軍入侵下河套,而并州為了防止川軍騎兵突襲,拒不開關放人,大量河內河東難民向北湧入河套草原。

折蘭英對這些難民來之不拒,都被分配去放馬牧羊,當然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