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92章氐人援曹

第892章氐人援曹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29 23:22  字數:3442

「公孫康太遠,郭嘉不敢保證,但是袁氏兄弟,烏桓,鮮卑一定會出兵,袁氏兄弟有軍隊兩萬,烏桓有五六萬游牧騎兵,鮮卑軍隊更是近十萬。

只要他們能出動一半兵馬,也有九萬人,我們合兵一處,有二十一萬,川軍十萬大軍再厲害,也不可能輕易拿下,只要對峙下去,除非劉璋捨得破壞內政,全力戰爭,否則只能退兵。」

曹操頷首點頭。

郭嘉繼續道:「川軍騎兵戰力太強,我們的精騎又幾乎全軍覆沒,所以就算是二十一萬大軍,郭嘉也只敢說相持,不能說擊敗川軍。

但是加上第五路軍隊,一定能讓川軍一敗塗地,那就是主公的女兒氐人首領折蘭英。」

「三丫頭?死丫頭。」曹操突然怒了:「上次就是因為她不出兵,導致我軍大敗,要不然馬超王雙被牽制在長城,就算長安沒被攻破,張遼何至於大敗?」

「想來那時三小姐覺得鮮卑才是氐人的威脅吧,如果三小姐傾兵南下,鮮卑四路諸侯軻比能步度根,素利,泄歸泥,必定一擁而上,西部草原就會再次落入鮮卑之手,三小姐的軍隊就沒有歸路了。」

「她要什麼歸路?」曹操想起這事就怒不可遏,大聲道:「一個西部草原重要,還是中原重要?只要定鼎了中原,我去幫她打鮮卑。

為了一個西部草原,竟然把父親丟在一旁,而且她早做好打算攻擊鮮卑,為何不先通知我?」

「三小姐從小要強,西部草原是她的心血,而且我們與鮮卑有來往。如果告訴我們,恐怕三小姐聲東擊西的計劃要流產。

更何況氐人大軍不是三小姐一個人說了算,就是諸葛亮,也不會願意幫我們的,就像主公現在要顧忌部下想法,三小姐應該也一樣吧。

不過……我倒是突然有個疑惑。」

郭嘉說著突然皺緊了眉頭:「川軍是怎麼知道三小姐不會進攻的?當時氐人十萬大軍可是已經聚集河套了,劉循怎麼還會下令馬超和王雙偷渡河洛,轉攻張遼?」

郭嘉想了想,自顧道:「難道劉循是要一舉擊敗張遼。再回防三小姐?河套到長安,騎兵距離不過十幾天,劉循確定能在這麼短時間一舉擊潰張遼回援?這得多大的膽子?

黃月英在西域,法正在荊州,這是誰想出來的計策?而且以我們對劉循的了解。他應該沒這麼大膽吧?」

曹操也跟著疑惑起來,不過旋即擺擺手道:「如果我死了,曹丕或曹彰曹植當政,川軍大軍犯境,那也是有死無生,行險一搏實在平常,只是我氣那不成器的三丫頭。她到底怎麼想的?女人如此志短嗎?」

曹操實在生氣曹羨為了一個西部草原,竟然置中原大戰於不顧。

郭嘉道:「主公不必責怪三小姐了,剛才也說了,三小姐或許有苦衷。或者內部不支持,或者外部鮮卑威脅。

但是這次,這些都不存在了。

我們只要告訴三小姐,鮮卑也將出兵。對西部草原沒有威脅,三小姐外部威脅就解除了。

而諸葛亮就算再討厭我們。又不是什麼生死大仇,以他的智慧,肯定不能讓我們被劉璋滅了,以劉璋對待異族的手段,川軍一統天下,氐人的下場不會好,他諸葛亮也不會好。

這樣內部外部的掣肘都消失。

再說三小姐,三小姐的未婚夫婿北宮止死在劉璋手上,三小姐必定對劉璋恨之入骨,加上昔日周不疑長城一戰,川軍慘敗,這樣的仇恨是不能抹去的,根本無法調和。

而主公這次可以告訴三小姐,如果下河套戰爭失敗,主公再也支撐不下去,最後只能身死。

三小姐是主公女兒,據郭嘉從小對三小姐的了解,三小姐為人雖大大咧咧爭強好勝,但是孝心絕對不比主公其他兒女差,三小姐不會坐視主公軍滅身死。

所以可以料定,三小姐這次必定出兵。」

「只要三小姐出兵,十萬大軍進入下河套,我們就有了三十萬大軍,川軍異地作戰,就算劉璋黃月英通天徹地,必然大敗。」郭嘉肯定地說道。

曹操重重吐出一口濁氣:「聽奉孝之言,豁然開朗,只是……好了,你去準備吧。」

「是。」郭嘉退出大殿。

曹操做回椅子上,琴聲忽然停止,靈雎淡淡的聲音傳來:「結連異族,第二次踐踏自己的底線,值得嗎?」

曹操心裡沒來由的一痛,可是旋即拋了開去,他知道靈雎的意思,第一次踐踏自己的底線是世族,自己明明憎惡世族,卻一次次妥協。

而自己同樣反感異族,甚至青年時的理想就是像衛青霍去病一樣,橫掃大漠,青史留名,以後墓碑上能寫:「漢征西將軍曹操之墓,就已經心滿意足。」

在橫掃河北的時候,曹操已經想著一統北方後,不是先去一統天下,而是先滅烏桓,完全控制匈奴,抗擊鮮卑。

歷史上的曹操的確是這樣做的。

可是現在呢,自己竟然結連這些異族進攻川軍。

上次攻擊長安,氐人首領是自己女兒,匈奴有吳俊駕馭,若那還不算勾結異族,這次自己就是真正的漢奸了。

「第二次踐踏底線。」曹操笑了一下,心中卻已經下定決心,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就像郭嘉說的,川軍要浴火重生,就讓自己做燃燒的火吧。不是川軍化為灰燼,就是自己化為灰燼。

……

氐人大營。

折蘭英手裡捏著一封信,臉上淚水流出來,這時一名士兵進來道:「大王,諸將已經在帳外候命。」

折蘭英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