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89章醞釀的遠征

第889章醞釀的遠征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28 23:32  字數:3334

「而現在我們終於得到了先祖下落,先祖當年去了一個距離大漢很遠的海島,也就是現在的倭奴國,並且帶去許多華夏技藝,五百童男童女在那裡繁衍生息,將倭奴從蠻荒代入國家時代。

先祖已經去世三百多年,但徐家血脈已經在倭奴國紮根,而現在我徐家在倭奴國的血脈也受到了威脅,我們中原徐家,需要過去扶持一把,具體的事情,讓那個倭奴國女巫來將吧。」

老者說完對門口一個道童示意一下,道童恭聲道:「有請貴客。」

一名穿著黑袍的女子從外面走進來,正是倭奴國派往長安的使者台與,可憐的台與,因為自己的異術,在長安驅逐了一年的蚊子蒼蠅。

當初長安重建,大量移民,垃圾廢料無數,蒼蠅成群,台與為長安重建立下了汗馬功勞。

期限滿了以後,台與終於恢復自由,而就在回返倭奴的路上,偶然遇到了徐家人,在不經意的交談中,竟然揭示出驚天秘密,從此,台與就留在了徐家中。

「倭奴國先皇神武天皇座下三弟子清玄道士第五代傳人台與,見過徐家諸位長輩。」

台與依次向徐家各個老者行禮,徐家老者紛紛點頭致意。

「台與巫師,你把倭奴國的事情給昭雪說一遍吧。」一名老者道。

「是。」台與行了個禮,而沒有急著開口,從懷中掏出一個盒子遞給徐昭雪,徐昭雪打開一看,大驚失色:「徐家法印?」只見盒中躺著一塊有古怪紋路的玉石,但是奇怪的是這玉石明顯只有一半,紋路不全。

台與點點頭:「台與也是因為看到徐家的一半法印。以及另一半法印的影圖形,才確認大漢徐家確實是我先皇神武天皇宗脈。

在我們倭奴國,也有一半法印和徐家這一半法印的影圖形,而且我們還有一個法杖的影圖形,當年神武天皇留言,有法杖和另一半法印的人,就是合法的倭奴國大王繼承人。

當年神武天皇率領船隊到達倭奴國,帶去了種子和工藝,讓倭奴國還處於蠻荒的人脫離了野人生活。建立了自己的國家,就是現在的倭奴國,神武天皇自稱神武大王。

隨神武天皇到來的還有五百童男童女,除了徐家宗脈,其他旁系都是天皇弟子。現在邪馬台女王卑彌呼和我自己就是出自神武天皇三弟子清玄道士一脈。

但是就在百年前,神武天皇血脈,倭奴國大王繼承者被叛黨殺死,之後叛黨擁立挾持大王,導致倭奴國四分五裂,以致長達拜年的戰爭。

更在十四年前,狗奴國現任國王廢掉了最後一位宗室大王。倭奴國分裂成上千個小國混戰。連半塊法印都落在了狗奴國手中。

我和師姐卑彌呼都是清玄道士一脈,從小受師尊大玄巫師教導,忠於宗脈,師姐已經統一邪馬台幾十個國家。成為倭奴國最強的勢力。

但是狗奴國和一干叛黨國家,為了擺脫宗室血脈控制,聯合對抗我邪馬台,邪馬台內部也不滿我師姐女子為王。一直被我師姐強權鎮壓。

現在的邪馬台內憂外患,很可能不能完成恢復宗室血脈的大任。

但是我找到了神武天皇宗脈。只要得到半塊法印和影圖形所示法杖,必然可以贏得整個倭奴國大半民心,因為神武天皇在倭奴國血脈很多。

只要有完整法印和法杖號召,必然可以擊敗狗奴國等一干叛黨,恢復當初的倭奴國一統,恢復神武天皇宗室血脈。」

徐昭雪聽完台與的話,驚詫半響,卻皺眉道:「這與我和我夫君什麼關係?與徐真叔叔又有什麼關係?」

雖然探聽先祖下落,一直是徐家重任,但是徐昭雪這時聽到先祖下落,也不是很關心。對台與道:「你應該是想拿走我們徐家的半塊法印和法杖吧?這你向祖爺爺請示就好了。」

台與躬身一禮,對徐昭雪道:「不是這樣的,現在倭奴國四分五裂,邪馬台雖然強大,但是遠遠敵不過狗奴國召集的盟軍,只是在苦苦維繫,所以我們才會來請求大漢的支持。

如果半塊法印和法杖現身倭奴國,可能還等不到我們拿出來號召萬民,狗奴國和諸敵國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對我們發動進攻,並且採取手段奪走法印和法杖。

無論是邪馬台被攻破,還是法印法杖被奪走,那都是不可想像的後果。

所以在拿出法杖和法印之前,我們必須讓邪馬台處於一個相對優勢地位,至少能夠與狗奴國及諸盟國持平,有自保能力。

到時候再拿出法印和法杖,才能號召萬民,達到倭奴國最終統一。」

先前那名八十多歲的老者對徐昭雪道:「昭雪,事情就是這樣的,你應該明白我們的意思了,我們需要你夫君的幫助。

我們暫時不能以徐家法印和法杖號召倭奴國人,但是我們可以以大漢的名義援助邪馬台,先讓邪馬台取得優勢地位,這裡面包括兵力和財力。」

「兵力和財力?不不不,這不可能的。」徐昭雪連忙擺手:「二爺爺,夫君是川軍之主,川軍有自己的戰略,夫君不可能會為了我出兵我都不知道在哪個地方的倭奴國的,而且就算夫君願意為我出兵,我也不想大亂夫君自己的計劃。」

「哈哈哈哈。」太師椅上的徐良突然大聲笑起來,對徐昭雪道:「丫頭長大了,這胳膊肘都往外拐了,這還沒結婚,就幫著夫君說話,結了婚還了得,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那八十歲的老者也笑道:「昭雪,我們不需要你父親一個士兵,一粒糧食,我們只需要一個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