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88章神武天皇

第888章神武天皇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28 22:46  字數:4466

黃月英和張任各自回到位置,劉璋向伏壽拜禮後,走上台階,面向群臣大聲道:「諸位同僚,自董卓之亂,漢室傾覆,大漢遭逢四百年從未有過之大難。

我劉璋六年征伐南北,是有點薄德,然今大漢天下還有一半落在逆賊手上,中興大漢任重道遠,此時妄論稱帝,是本末倒置,是置大漢危難於不顧。

有人說國不可一日無君,但是今大漢國已不國,何談君上,經年沒有君王在朝,就是要讓諸位同僚,天下大漢子民,以及華夏後世之人,記住這一段歷史,記住這一段導致沒有君王在朝的災難。

大漢天子登臨大寶之時,就是大漢脫出災難,走向中興的之時。」

劉璋橫著舉起佩劍,提起中氣朗聲喊道:「諸位同僚,我劉璋在此向諸位立誓,大漢一日不統一,絕不妄談立帝之事,包括我劉璋在內,任何人置大漢危難於不顧,妄談稱帝,殺無赦。」

劉璋說完向伏壽一拜,大踏步走出大殿,群臣半響沒有反應過來,絕大多數文官武將都是希望劉璋稱帝的,因為劉璋稱帝了,他們的官職就跟著升了,就是開國功臣。

他們想到劉璋會一辭二辭三辭的,可那只是做做樣子,卻沒想到竟然拒絕得這麼徹底,這出乎他們預料。

但是群臣都被劉璋的慷慨陳詞感染了,突然覺得大漢還沒統一就先想著擁立劉璋,以達到自己晉陞的目的很自私,心裡對劉璋的志向欽佩,也迫切希望大漢統一。

而等到大漢統一,自己這些人不還是開國功臣嗎?那個時候地位只會更高。

群臣反應過來,劉璋已經走到殿外。群臣一齊下拜:「大漢萬歲,蜀王萬歲。」

紅苕和南瓜的栽培除了成活率偏低,沒有出現意外,成活率偏低的原因是因為儲存太久了,哪怕是絕緣空氣的地下城,也許多塊莖和種子也不能發芽。

但是存活的南瓜和紅苕都結出了果實,紅苕與劉璋所認知的紅苕不太一樣,苗葉的形狀和塊莖的肉皮顏色都不同,但已經可以肯定那就是《南方草木狀》上說的甘薯。和上面的描述一致。

但這種在《南方草木狀》上供珠崖人作為主糧的食物,與後世甘薯一樣具有高產的特徵,因為提供的田地肥沃,長出的紅苕比後世還稍微大點。

南瓜與後世的一模一樣。

除了少部分儲存備用,拿了半籮筐紅苕食用。其餘全部進入第二季種植,倒是很多人都嘗到了南瓜的味道,這種在後世並不是太受歡迎的食物,因為嘗鮮,很多人都覺得新奇無比,味道很好。

秋收結束,定都長安後。四科舉仕還是在成都舉行,因為現在長安初見繁華,長安舉行第一場遍及五個州以及羌蠻異族還有西域人的考試。

而這個時候,川軍在秋收以後已經準備好了征伐。

荊州。益州,關中之地大獲豐收,川軍在關中集結十萬大軍,包括五千大宛騎。五千重騎兵,三千弓騎兵。西涼騎羌騎玉門騎及常規騎兵五萬,藤甲兵及常規步兵四萬。

大軍出函谷關經河洛之地,越過黃河向下河套地區出發。

聞得風聲的河內河東世族,因為虎牢關被封,舉家從北方向并州遷移,但是曹軍聽聞川軍大軍壓境,所有關口封閉,根本不敢開關放這麼多人進入。

各個世族大家只能繼續向北。

吳俊在長安一敗,加上匈奴軍剩下不到兩萬,哪裡是川軍對手,聽聞川軍不去攻打曹操的兗州,跑來攻打自己,嚇的魂飛魄散。

吳俊急忙向曹軍請援,曹操三兒子曹彰率領十萬大軍出并州,與吳俊結成同盟,準備迎戰川軍進攻。

……

泰山下一處偏僻的別院,看起來並不奢華卻很幽靜,不到裡面看,誰也不知道這裡就是天下術士大族徐家的宗廟祠堂。

「徐真叔叔犯什麼事了?為什麼要處死?有這麼嚴重嗎?」

徐昭雪急聲問自己的祖爺爺,也是徐家一脈的族長,徐家這個家族和其他世家大族不太一樣,其他世家大族在傳承中,雖然祖先相同,但是幾百年下來分成了很多支系,各有族長,互不統屬。

但是徐家作為術士大家,許多活動都是一體的,包括祭祀神靈,宗族儀式,還有煉丹用的原料藥草搜集,這些都是有系統的。

有了這些牽絆,整個徐家看上去很散,其實是聯結在一起的,而各個支系雖有族長,真正的族長卻只有一個,就是徐昭雪的祖爺爺徐良。

徐良滿頭白髮,鬍子猶如落雪,坐在一把太師椅上,沒有什麼仙風道骨,倒很符合一個滄桑的老者的樣子。

「丫頭,聽說你終於要嫁人了?真是難得啊,可去了我一塊心病。」徐真沒有回答徐昭雪的話,慢條斯理地說著,周圍一些徐家長老笑了起來。

這些人走到外面,人人都是普通人眼中的高人,連諸侯都要以禮相待,一般財主地主請都請不來,但是現在卻沒有什麼高人的風範,在外人看來,笑聲不太符合他們的身份。

徐昭雪是徐良的掌上明珠,因為從小喜歡遊歷天下,到處走馬觀花,十多年也沒出個名堂,徐家人還真擔心她嫁不出去,後來還失蹤了,可把徐家人嚇的不輕。

「哎呀,祖爺爺。」徐昭雪生氣道:「你快說啊,徐真叔叔到底犯什麼事了?一定要動用族規嗎?」

「我聽說那個人是蜀王劉璋,恩,不錯,丫頭的眼光很准。」徐良笑著說道,臉上的皺紋擠在一起。

「祖爺爺都沒見過他,怎麼知道他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