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79章江東戰事

第879章江東戰事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25 22:21  字數:4547

「子龍,王越砍斷你的銀槍,據我所知,那銀槍是你師父送給你,陪伴十幾年的吧?你覺得呢?本王是否該收下王越?」劉璋看向趙雲。

趙雲一拱手道:「戰場廝殺,斷了兵器是恥辱,武將當勤奮武藝洗刷恥辱,不是公報私仇,是否收留王越,全憑主公決斷,趙雲沒有意見。」

「子龍大義,很好。」劉璋轉向好厲害:「你呢?」

「我,我……」好厲害看著手上拿的新大錘,怎麼拿怎麼彆扭,沒有以前的好使,而且兵器跟隨武將出生入死,都是有感情的,好厲害滋味能好受才怪。

可是趙雲都這樣說了,自己還能怎麼說?要自己「公報私仇」嗎?

「我和子龍一樣。」好厲害瓮聲瓮氣地道。

「子龍將軍,好厲害,兀突骨將軍都無所謂,蘇藍將軍主張不收留……」

「主公,我是主張殺了王越,他正在城門口呢,叫人抓來砍頭。」蘇藍生氣的說道,兀突骨想拉她,可是胸口疼只伸出半隻手。

「收不收留另說,砍頭絕對不行。」黃月英站出來說道:「抓不抓得住另說,王越是主動來投,我們要是抓住殺了,對主公名聲不利,寒天下才子之心。

而且我覺得,兩軍交戰,各有損失,受傷和兵器損失,這些實在不能用作拒絕收納的理由.

幾位將軍,兀突骨,好厲害,包括子龍將軍,恐怕都不想收留王越吧?但是我覺得幾位將軍肯定不是因為受傷或兵器受損,不想與王越同殿為臣。而是因為對王越這個人反感吧?」

兀突骨。好厲害和趙雲都詫異地看著黃月英,沒想到黃月英說出了他們自己都還沒想到的內心想法。

他們雖然沒有反對王越加入川軍,但是也不想王越加入川軍,現在經黃月英一說,還真的是因為不喜歡王越。

就算是兀突骨,現在想想,要是當初許褚要加入川軍,自己肯定也不會有這麼強的抵觸情緒,許褚殺藤甲軍殺得更多。但那是好漢,兩軍交戰,各論生死,哪能計較這些。

可現在明顯對王越加入川軍有抵觸,那就只有一個解釋。自己就是看不慣王越這個人。

黃月英繼續道:「王越此人,劍術厲害,但是他率領匈奴軍攻略長安,有結連異族之嫌。

現在主公回到長安,正是我川軍鼎盛之時,王越這時候來投,有牆頭草嫌疑。這樣的人,的確不配與三位將軍同殿為臣。」

「軍師說得好,那我現在就去抓了王越,就地正法。」蘇藍提劍就要離去。黃月英急忙叫住,「蘇藍將軍別急,我在這裡說兩句王越的好話,希望你別介意。

王越是天下成名劍師。據我了解,他不像是一個趨炎附勢之人。而且王越少年遊俠,專殺異族之人,勾結異族不太像他的為人,當然,也有可能這些年王越性情變了。」

黃月英轉對劉璋道:「主公,你的意思呢?」

劉璋沉默了好一會,看著悶悶的蘇藍,和沉默的幾位將領,抬起頭道:「實不相瞞,王越是玥兒和康兒母子的救命恩人。」

「啊?」蘇藍和趙雲等人都看向劉璋,蘇藍手指磨著寶劍,猶豫半響,終於道:「既然這樣,主公就收留王越吧,我沒有意見,反正兀突骨過一兩個月,應該就能好了。」

「那我更沒意見了,我還欠王越一頓飯呢。」好厲害說道,看到幾人詫異看自己,好厲害將王越是三合院老者的事情說了,劉璋才知道那老者竟然就是王越。

這時劉璋也覺得王越不是那種趨炎附勢勾結異族的人。

「那我陪主公去見見王越吧。」黃月英說道。

劉璋搖搖頭:「等等,即使我們都知道王越什麼樣人,但是川軍將士不會知道的,他們只知道這次是王越帶匈奴軍來的,只知道王越是看到我川軍鼎盛來的,特別是前者,對豎立軍風不利。」

王越對川軍毫無建樹,如果王越就這麼投靠了川軍,還委任重職,那不是告訴川軍將士,牆頭草沒錯嗎?

還有王越是帶著異族殺進來的,劉璋可以不在乎自己蔑視皇室正統的名聲,因為自己轄地百姓和官員,擁護皇族的世族只佔極少部分。

但認為異族與漢族不同類的卻不止是世族,所有漢民都是這樣想,王越帶著匈奴軍打進長安,長安百姓一天一夜都是在擔心匈奴軍進城,重蹈當年董卓死後,匈奴擄掠長安的慘景。

收容王越,對民心和軍心都是一個打擊。

「那怎麼處理?」黃月英疑惑道,她心裡也不贊成直接收容王越。

「不用為難他,派人去告訴他,我川軍不會收容他,讓他自行離去,如果他意志不堅,自己會走的。」

「王越那麼厲害,要是投靠了曹操孫權等諸侯呢?」趙雲忍不住插口道。

「子龍將軍不必在意,王越背著率領異族侵漢和牆頭草民聲,戰力大打折扣。」黃月英說道。

……

劉璋到城頭遠遠看了王越,在告知川軍不收容以後,王越還是抱著劍站在城門口,王越在來投靠川軍的時候,不用吳俊說,也知道有哪些弊端。

但是王越不想再錯過一次,他知道,此生如果要實現抱負,只有投效川軍,自己已經錯過一次,不能再錯過第二次。

聽到川軍拒絕收容的話,王越沒有意外,只是站在城門口等著,劉璋看見王越沒有離去的意思,轉身離開。

就在這時,一騎快馬從城門口馳進來,看錶情就知道是不好的消息,劉璋眉頭微皺,報信士兵找到劉璋,立刻下拜:「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