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49章真正的強騎

第849章真正的強騎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22 02:31  字數:3441

吳俊看著王越走遠,對風姿吟道:「以後說話注意點。」

「我……」風姿吟狠狠一跺腳。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飛馬而來,「報,稟報主公,五里外發現大量不明騎兵。」

「什麼?」

吳俊一驚,立刻帶著眾將到了長安外城城牆上,曹彰已經在遠眺。

「曹將軍,是哪裡來的騎兵?是敵是友?」吳俊也看到了遠方一個黑團。

「川軍。」曹彰沉聲說道。

「川軍?張任這麼快就回援了?怎麼可能?算時間就算馬不停蹄,也需要一天一夜。」

「氣息,絕對是川軍。」曹彰曾經在長安到函谷關的路上截住了追擊曹操的西涼軍,後來又被川軍騎兵追殺。

曹彰是天生的戰將,對強敵的氣息過目不忘。

「不管是不是川軍,看規模,不到兩萬人,長安城馬上就要破了,我們派三萬人擋住這兩萬人就好了。待控制長安,將這支川軍一舉殲滅。」

曹彰遲疑地點點頭,他也認為吳俊說的對,但是隱隱又覺得不對,那支騎兵的氣息,和城中川軍完全不一樣,很鎮定,原本關中的川軍,因為劉璋的意外,不是都應該浮動的嗎?

為什麼這支騎兵看起來這麼安靜?

曹彰和吳俊各點一將,吳俊出兩萬匈奴騎,曹彰出一萬曹軍騎兵,向劉璋騎兵歇馬的地方撲過去。

「殺。」騎兵洶湧的騎兵流湧向川軍。

「主公,這些兔崽子朝我們來了。」好厲害握著雙錘道,現在劉璋身邊不但有曲凌塵,還有黃月英,自己可以放心地殺出去了,即將大戰,好厲害興奮莫名。

戰馬的喘息聲已經均勻,劉璋看著撲過來的敵騎,冷聲下令:「拉提亞留在我身邊。好厲害率領五千大宛騎為前鋒,從中央突破,趙雲率領玉門騎跟隨大宛騎破陣。」

「是。」

「蘇藍弓騎兵環形遊走射殺。」

「是。」

趙雲與好厲害勒馬而出,趙雲傲然看著前方撲過來的,數量遠多於己方的騎兵,對好厲害道:「好將軍,看見那兩個敵將了嗎?。我們一人一個,殺了敵將,一炷香的時間可破這三萬敵騎。」

好厲害都要衝出去了,聽到趙雲的話,激情膨脹,大聲道:「好。我們就看誰先殺了敵將。」

趙雲微微一笑,輕輕點頭。

好厲害帶了大宛騎向敵騎猛撲過去,可是直到距離那曹軍敵將十幾米,好厲害才想起來趙雲的騎兵是跟在自己後面的,怎麼可能先殺了敵將,這對他太不公平了,這樣贏了有什麼意思?

好厲害大覺無趣。提起大錘向敵將砸過去,錯馬之間,敵將頭一偏,以為避了過去,卻沒想到撞到另一桿大錘上,就在交戰的一合之間,曹將被好厲害錘飛了頭顱。

好厲害雖然知道趙雲比自己慢,但還是條件反射朝另一員敵將看去。可是一看之下傻了眼,那匈奴敵將竟然已經滾下馬,踐踏在後面的騎兵中,匈奴騎已經亂了。

趙雲竟然比自己快一步。

「一定是用弓箭,可惡,看來我還要向黃軍師學射箭,大爺的。」

主將身死。曹軍和匈奴軍大亂,五千大宛騎狂暴突入。

五千大宛騎,戰馬是強悍無比的大宛馬,加速衝擊力足夠撞翻普通城牆。被大宛騎士長矛刺上的敵軍無不被洞穿飛起,曹軍一倒一大片。

而曹軍和匈奴騎的長矛彎刀刺在大宛騎的盔甲上,傷害小了許多,基本都是輕傷,而且羅馬環甲堅實的金屬層,如果長矛的尖端不夠光滑,彎刀不夠鋒利,還會被卡住,根本拔不出來。

這樣懸殊的裝備差距,註定了曹軍和匈奴軍被一邊倒的屠殺,如大錘打在危牆之上,大宛騎所過之處,塵土飛揚,曹軍和匈奴騎兵無人能敵,頃刻之間,大量屍體被大宛馬踐踏在鐵蹄下。

趙雲率領的玉門騎,戰力與西涼騎相當,可是北宮止比馬騰韓遂富裕多了,西涼騎是窮騎兵,玉門騎是富騎兵,戰力更在西涼騎之上。

用這樣強悍的騎兵騎兵掃尾,川軍騎兵所過之處,曹軍和匈奴騎一個也不能倖存。

主將戰死,曹軍匈奴騎大亂,川軍騎兵的無匹氣勢,將這些無頭蒼蠅打的七零八落,三萬敵騎頃刻之間崩潰,遊走在外圍的一千弓騎兵,肆意收割曹軍和匈奴軍性命,複合弓射出的弓箭,在如此短的距離,足夠穿透兩個人。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曹軍和匈奴騎已經大敗,四散潰逃。

「怎麼可能?」城頭遠眺觀戰的曹彰和吳俊同時吸了一口涼氣,他們親眼看著三萬騎兵殺出去,以為就算不勝,擋住敵軍也毫無懸念,本來都準備轉身看攻城戰了。

可是就在這短短的時間,三萬騎兵,竟然崩潰了,就在眼前被只有己方一半的敵人當面擊潰,曹彰也是長期統領騎兵的人,北方鮮卑騎,中原騎兵,幽州騎兵,烏桓騎,見得多了,也領教過天下第一騎西涼騎。

可是哪裡有這麼強的戰力?

「城外後軍擋住敗兵沖陣,集結大軍抵抗川軍,快,快。」曹彰比吳俊經驗多多了,知道來的敵人絕不簡單,立刻下令集結騎兵。

只要等到王越攻下瓮城,到外城布防,曹軍和吳俊的匈奴軍就算勝利了。

四萬騎,還擋不住你嗎?

除了正在攻城的兵馬,曹軍和匈奴軍流水般向城外集結,瓮城上的川軍看到了異常,劉循問身邊人道:「怎麼回事?敵軍為什麼自己亂了?」

「不知道,剛才就看到有曹軍和匈奴軍出城,現在動靜比剛才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