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47章黑雲壓城

第847章黑雲壓城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21 22:59  字數:4539

王越踩踏著川兵和暴民的腦袋,向瓮城門殺來,孫尚香也算用劍高手,武藝算是不錯,可哪裡見過這樣的人,這簡直和飛差不多。

王越單槍匹馬,踩著人頭,越過小車殺向孫尚香。

「全力抵擋。」

孫尚香嬌喝一聲,這一刻孫尚香已經不能顧忌自己性命了,在孫尚香心裡,報仇比自己性命更重要,而讓王越搶了城門,長安失守,就代表自己的仇再不能報。

孫尚香豁出去了,和八個婢女迎向王越,只見劍光一閃,孫尚香只來得及本能地舉起長劍格當。

「鏗。」

隨著一聲金屬的撞擊聲,孫尚香被生生磕飛數米,倒在地上。險之又險的避過王越一劍,可是那些婢女沒那麼幸運了,四名婢女來不及躲閃,王越劍尖划過喉口,只在空中帶出一條血線,四名婢女頃刻被殺。

「這是什麼劍術?」孫尚香心中驚駭,無論力量和招式都已經達到了極致,這樣的劍術,天下還有敵手嗎?

王越殺了四名婢女,毫不停歇,他要搶的是城門,眼見川軍士兵已經在關城門了,立刻上前,長劍再次向孫尚香刺來,準備殺了孫尚香,立刻衝進城門內,砍殺關城的川兵。

孫尚香被王越一擊,巨大的力量直達肺腑,已經受傷了,虎口發麻,連劍都拿不穩,眼見王越再次攻來,再無反抗之力,只能閉目等死。

這一刻,孫尚香只希望如果世族竊取了大哥的基業,川軍最終能誅滅江東世族,為自己報仇。

「鏗。」

一聲金屬的響聲,王越的長劍再次被擋住。孫尚香睜眼一看,只見一名虎背熊腰的武將用長劍擋住了王越的劍,正是周泰。

「孫小姐快進城。」周泰大喝一聲,隨著這一用力,嘴中噴出一口鮮血,王越的力量超過了周泰的想像,擋住這一劍,周泰也同樣受傷,兩人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孫尚香沒有廢話。知道周泰也同樣擋不住王越,拼著內傷衝到了即將關閉的城門。

「潑油。」

幾名跟隨周泰的士兵都帶了一個桶,隨著周泰令下,裡面的桐油潑了出來,後面射來一根火箭。那些小車被火焰席捲,頃刻衝天而起。

就在短短的時間,周泰胸口又被王越划了一劍,見火燃起來,周泰立刻後退,在城門關閉的一霎那進入了城內。

兩名士兵沒來得及進城,被王越殺死。油桶滾在地上,王越提著劍就要殺進城中,裡面十幾支利箭從僅剩一尺寬的城門縫射出來,王越一把抓住五根。避開其餘的箭矢,剛剛穩住身形,城門已經關上。

瓮城內亂成一團,暴民。川兵,王越的匈奴騎兵夾雜。彼此混戰踩踏,血腥味迅速瀰漫。

「通知吳將軍和曹彰將軍前來西城匯合,立刻清理瓮城,連夜進攻,不下瓮城,絕不撤退。」王越站在城洞中大聲下令。

「全力把守瓮城,向少主公請援。」周泰登上了城樓,大聲呼喊。

「周將軍,我們好多兄弟困在瓮城中,被匈奴騎踐踏,難道不放他們進來嗎?」一名將領對周泰急聲說道。

「難道你瘋了嗎?」

周泰看了那將領一眼,將領低下頭,露出痛苦的神色,瓮城中困住了數千川軍,現在和那些暴民匈奴騎攪在一起,匈奴騎正在馳騁砍殺,川兵不斷倒下,瓮城城樓剩下的人不足兩千,什麼防守設施都還沒來得及建立。

瓮城的川軍趁著匈奴騎還沒完全控制瓮城,加緊布置城防,周泰轉身對孫尚香道:「謝謝你了,孫小姐,要不是你,長安城已經破了,八萬敵騎入城,萬事皆休。」

「還是晚了一步。」孫尚香緊皺秀眉,眼睛直直地盯著瓮城中那些被殺的川兵,本來她來向川軍報信是出於個人私利,報仇的希望只能著落在川軍身上。

但是現在看著那些匈奴騎嗚嗚叫著殺死川軍士兵,川軍步兵在瓮城亂作一團,毫無抵抗之力,心裡也有些心揪,而且四個婢女死在王越手上,心裡充斥著恨意。

孫尚香突然抬頭對周泰道:「瓮城守得住嗎?」

「難了。」周泰嘆息一聲,緊緊握住劍柄:「這次曹彰和吳俊奇襲,我們本來準備就不足,現在那些防守物資都丟在外城了,瓮城什麼也沒有,看王越這架勢,是要連夜進攻,太危險了,可能……」

周泰沒說下去,但是孫尚香從周泰臉上已經看到了答案,瓮城城牆比外城矮,防守設施不全,而且城上是有直接通道的,無論如何都是對匈奴軍大大有利。

別說這些客觀的不利因素,光是王越那恐怖的武力,以前在長安,孫尚香聽說王越率領吳俊的軍隊橫掃匈奴還不信,直到剛才交手才知道王越的武藝多麼登峰造極,不愧為一代宗師。

周泰以前是江東軍將領,孫尚香知道周泰是江東少數幾個悍將之一,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刻,不可能用剛才那種語氣說話,連周泰都說不確定,那是真的萬般危險。

「攻城。」城下的王越拔出佩劍,緩緩指向瓮城城樓,匈奴軍從瓮城下,城樓上各處向瓮城攻去,猛烈的攻城戰開始,周泰和孫尚香同時站起來,拔出佩劍。

西城瓮城失守的消息傳到劉循耳中,劉循手上的佩劍一下掉落在地,雖然劉循是第一次指揮作戰,可是對城防不是一竅不通,瓮城,能擋住多久?

「少主公。」周不疑緩緩拾起佩劍,重新交到劉循手上,握著劉循的小手將佩劍握緊:「現在是想辦法的時候。」

「不疑哥哥,長安如果失守,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