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46章哪裡來這麼多暴民(求訂

第846章哪裡來這麼多暴民(求訂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21 22:59  字數:3423

周不疑沉默著,沒有回答,敵軍攻勢太猛烈了,連給川軍換防的時間都很少,更別說架設火油鍋,布置滾木,合理安排守衛兵士。

在這樣倉猝的條件下迎戰,敵強我弱,實在是很難說。

突然周不疑皺緊眉頭:「不對。」

劉循心一下子提起來,緊張看向周不疑,周不疑道:「曹軍八萬大軍,如果不是想急攻長安,不會日夜攻打。

現在日夜攻打,肯定是想急攻長安,可是八萬大軍在一面根本展不開,如果要急切攻下長安,為什麼不將八萬大軍分到兩三個城門,卻全部在北城外?」

「只有一個可能,這是要吸引我們的主力,趁機偷襲其他三門。」周不疑沉聲說道。立刻對劉循道:「少主公,趕快下令東西南三城,不得有任何鬆懈,崗哨必須齊整,藏兵洞的士兵和甲而眠,五千預備軍隨時準備支援其餘三城。」

城外,曹軍再次發起進攻。

……

西城內一個小巷子里,孫尚香和十二個婢女匯合,孫尚香喘著氣,看著眾婢女問道:「姐妹們,怎麼樣?」

十二個婢女都搖頭,川軍將士現在緊張到極點,她們的身份又特殊,還是女人在城頭瞎晃悠,有人搭理她們才怪,不管她們說什麼,輕則不理會,重則武力驅逐。

「劉璋,你個王八蛋啊,我孫尚香上輩子作孽了要給你這麼做牛做馬。」孫尚香揣著錦囊,氣的大罵。

就在這時,巷子口出現許多人影,向西城門方向趕去,孫尚香大吃一驚,這時也有人發現了孫尚香。其中一人喊道:「巷子有人,要不要殺人滅口?」

「馬上就到了,滅什麼口,節外生枝……等等。」

那名回答的人影進了巷子中,借著月光看清了孫尚香樣貌:「你是孫小姐?我們半個時辰前給你嫂嫂送信了,說三更發動,明明是叫你們火燒蜀王府的,你怎麼帶著人先一步來這裡了?」

「完了,已經發動了。」孫尚香心頭一驚。錦囊上正是今日長安城內的內奸交給喬無霜的,說是要與曹軍裡應外合,卻沒說什麼時間,也沒說過程,只是說要做內應打開城門。連其餘有什麼人也沒說。

這些內奸肯定是看孫尚香是被迫嫁過來,人還沒到,劉璋已經去西域了,婚禮都沒有,心中肯定不滿。

喬無霜和孫紹更是人質。

所以才讓他們攪亂蜀王府,讓川軍分心。

「劉璋,活該你倒霉啊。」想起自己努力這麼久。竟然找不到人交出錦囊,現在內奸已經發動,無力回天了,心中又怨又恨。更是著急。

哥哥已經修仙一年,過不多久,在江東影響力就會消弭,到了那時候世族不但殺了哥哥孫策。還佔據了各個辛苦打下的天下。

那江東世族就是孫尚香不共戴天的仇人。

江東世族,能自保就自保。如果是被曹操這樣的人大軍壓境,自知敵不過肯定投降,拿大哥的江東基業換自己的富貴,到時候孫家沒了,他們照樣日子滋潤,作威作福一方。

好不公平,孫尚香好不甘心。

川軍敗了,天下就沒有能夠為自己報仇的了。

「孫小姐,你剛才說什麼?」那人疑惑道。

「我,我是說,我是說劉璋多行不義必自斃,活該被滅。」孫尚香大聲道,旋即咬牙切齒:「本小姐就是要來親自為曹軍破城的,火燒蜀王府自有我嫂子布置。」

「那敢情好啊,聽說孫小姐武藝超群,加入我們又多一分把握,事不宜遲,馬上就到西城門了,趕快跟上他們。」

來人提著一把柴刀跑了出去,孫尚香沒有辦法,也只能帶著十二個婢女跟上,出了小巷孫尚香才大吃一驚。

「怎麼會這麼多人?劉璋還標榜自己贏民心,長安百姓平日里也好像感恩戴德,這到了危急時刻,這麼多人做內應?」

孫尚香只見大約有上千人,男女都有,還有一些十三四歲的孩子,四五十歲的老人,這完全是一副主君暴劣惡民,居民積怨頗深,逮著機會暴動的場景啊。

孫尚香敢肯定這裡面曹軍細作只佔極少數,根本不可能混進來這麼多細作,大多數都是平民,劉璋這是多不得民心啊?

孫尚香心裡吃驚,只能跟著這群百姓兵跑,一群人無聲到了城門外兩百米,當先一個壯漢舉起一個花筒,向天一衝,一個耀眼的火光在空中爆裂開來。

就在同時,城內城外響起鋪天蓋地的喊殺聲,城外王越率著大批騎兵向西城門發起了衝鋒,城內的百姓雜兵同時向城門涌動。

周不疑猜測曹軍偷襲其餘三城後,西城哨兵非常警覺,那火光在空中炸開,就已經被發現,立刻吹起了號聲,鑼鼓的聲音立刻大作,藏兵洞士兵迅速提起長矛起身。

可是周不疑和川軍的將領,怎麼也不會想到城內細作竟然這麼多,劉循下令了清查細作,但那只能查形跡可疑的人,而現在做內應的,根本就是那些平民,如何能查得出來。

一千多人向城門口涌去,這些人拿著柴刀鐮刀菜刀,,卻好像悍不畏死,連那些年輕女人都奮不顧身朝守衛城門的士兵撲過去。

城門口幾十名士兵守衛,倉猝迎戰,被一千多人分割包圍,亂刀砍死。

「你們為什麼造反?」孫尚香在一千多人當中,根本無法阻止,看著這些平民的瘋狂,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旁邊一名剛砍死一名士兵的年輕女人道:「不造反我們就得死,我是陳家世族的,我陳曦從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從小大門不出二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