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43章第六路敵軍

第843章第六路敵軍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20 01:39  字數:3358

「念。」周不疑在一旁自顧自地看著地圖,劉循對士兵說道。

士兵朗聲道:「青泥隘口大捷,上將軍樊梨香成功揪出叛賊韓遂,與同黨旗本八騎一齊誅滅,除了三千多韓遂親衛被射殺,其餘西涼騎全部投降,樊將軍正在命人整編。

上將軍黃忠,大將雷銅龐柔,女將關銀屏,全力截殺漁陽突騎,漁陽突騎戰損兩萬餘,逃走不足五千,主將田豫逃跑。

現在樊將軍正在組織關外難民進入關中。」

「太好了。」劉循一拍桌子站起來,不是他激動壓不住心性,而是劉循確實很緊張,這場戰爭是他指揮的第一場大戰,可是不止龐大無比,牽連南北,還對川軍至關重要。

無論戰略布局多麼保險,劉循還是害怕失敗的,緊張了這麼多天,這時聽到捷報,當然喜不自勝。

可是看到周不疑一臉沉靜,劉循也慢慢冷靜下來,對士兵道:「傳令青泥隘口,告訴樊將軍,即使揪出了一個韓遂,也不能放鬆警惕,誰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個,還有那些難民進城也要慎重,謹防姦細,關外多布哨探,探查縱深盡量拓寬。」

「是。」士兵就要離去。

「不疑哥哥,你真是神機妙算啊,首戰告捷。」劉循對周不疑說道,有些感激,要不是周不疑布置佔據,不止應付那四路敵軍,還將內應當成了第五路。

果然料中,一舉粉碎了曹軍陰謀。

若喚作自己,能不能應付那四路大軍都難說,別說想著除去這第五路。

「少主公,戰爭才剛剛開始。」周不疑說道。

到了下午,信騎又到:「稟報少主公。張遼大軍抵達南陽,並快速向青泥隘口靠攏,張任將軍也已經到青泥隘口,青泥隘口前哨大營已經與曹軍先鋒軍交戰。」

「知道了。」

劉循第一次激動了,現在平靜了許多,看到周不疑想起了當初劉璋坐鎮中央,從來都處變不驚,不管捷報還是敗報,都只是依據情報。布局後面的戰事,也沉靜下來,只是對士兵揮揮手。

「不疑哥哥,張遼果然如你所說,主攻方向是青泥隘口。現在中原決戰,就要看青泥隘口之戰的戰果了。」劉循說道。

周不疑沒有接話,只是皺著眉頭,過了好一會,突然驚聲道:「不對?」

「怎麼了?」劉循聽到周不疑驚呼,心也一下提起來,突然道:「難道是張遼聲東擊西?」

「不是。四十幾萬大軍要瞞過我川軍耳目改向,豈是那麼容易,再說函谷關天險,就算他聲東擊西。再多兵馬也不能一起上,短時間絕不可能拿下函谷關,我軍來得及回援,張遼也不可能拿補給線開玩笑。」

「那是怎麼了?」

周不疑手掌按著額頭。深思不語:「不對,肯定不對。少主公,現在青泥隘口聚集我川軍三十多萬大軍,張遼四十五萬家族軍隊,可以攻下嗎?」

「曹軍成軍不久,戰力不足,統籌能力也不強,沒了韓遂的接應,短時間絕不可能攻破青泥隘口,反而極有可能戰敗。」

「這就對了。」周不疑說道:「張遼顯然已經知道了漁陽突騎近乎全軍覆沒的事實,竟然毫無猶豫,全速向青泥隘口推進,前鋒軍還急不可耐地與我軍交鋒了,這正常嗎?」

周不疑拳頭緩緩敲擊額頭,突然看向劉循:「少主公,張遼這樣做只有兩個原因,要麼是我們軍中還有內奸,並且夠得上裡應外合的分量,要麼就是他們還有第六路大軍。」

「第六路?」劉循皺眉。

「我比較傾向於第六路。」周不疑說道:「而且這可能是必殺的一路,張遼全速突進,不太可能是為了裡應外合,而是為了牽制我青泥隘口的大軍,給第六路大軍創造機會。」

「第六路,哪來的第六路?」劉循疑惑,手上拿著一份冊子,周不疑在冊子封面看到「聞喜」兩個字,突然愣了一下,聞喜是下河套最南端的一個縣。

「主公,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劉循拿起手上的冊子:「哦,這是一件小事,不疑哥哥叫我不要漏掉任何情報,所以我才看了,這是下河套聞喜縣的難民報書,聞喜縣難民代表說曹操二子曹彰率軍與吳俊作戰,濫殺平民。

聞喜縣以北的百姓都被殺光了,他們憤怒曹彰和吳俊的不義,所以舉家遷移來投奔關中,現在已經到了函谷關外,這是函谷關守將楊懷給我的報書,問我要不要放行。」

「聞喜縣?曹彰與吳俊的戰場?殺光百姓?」周不疑沉吟著。

……

張遼率著大軍在青泥隘口最前端五十里外紮營,田豫衝進張遼的大帳,「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涕淚橫流道:「上將軍,你一定要為我鮮於兄弟和兩萬多漁陽突騎報仇啊,那些川蠻不是人,他們殺我們好多人,好多人啊。

我那些北方兄弟才來中原一個月,就全死光了,我怎麼和他們的家人交代啊。」

田豫一個八尺大漢,也是指揮千軍萬馬的大將,可是這時卻哭成了一個淚人,就算是百戰之將,自己帶了十幾年的軍隊,在短短一夜的時間就全軍覆沒,還是遠離老家的地方,任誰也不好過。

「田將軍快請起。」張遼走下帥案,扶起田豫:「人死不能復生,田將軍節哀,我張遼這次就是來與川蠻作戰的,一定為將軍報這個仇。」

「張將軍,我田豫不但對不起麾下兄弟,也對不起魏王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訓練一年的漁陽突騎,就被我敗光了,我……張將軍,請容許田豫此戰殺敵建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