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40章找姦細

第840章找姦細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19 02:02  字數:3376

..co

「這正是要傳達過去的信息,張任將軍,你派出去的人,一定要警告他們,就算三倍於敵,也決不可貪功,只要守住了就行。

等到擊敗了其他三路敵軍,父王回到長安,江東如此寡弱的實力,又孤立無援,我軍再進攻,必如犁庭掃穴,一舉定乾坤。」

「是。」張任朗聲領命。

「第三路,折蘭英十萬大軍集結河套,意圖南犯雍涼和北地,馬超王雙。」

「在。」兩將一起出列。

「你們立刻率領西涼騎兵,東青衣狼騎,其餘羌騎川騎,加上步兵十萬,組成二十萬大軍北上,抵抗氐人入侵。」

「是。」馬超與王雙領命。

「第四路,也是最有威脅的一路,曹軍上將張遼,率領四十五萬大軍,號稱七十萬,以荀攸為軍師,進犯關中,張任將軍。」

「末將在。」

「叫楊懷帶兵五萬入函谷關,另率三十萬大軍進入青泥隘口,準備與曹軍決戰。」

「青泥隘口?」張任愣了一下,稟道:「少主公,為何是青泥隘口?這次曹軍主攻方向可是函谷關啊。」

「就如此安排。」劉循不容置疑地道,「其餘武將下去準備,幾位上將軍和關銀屏將軍留下。」

「是。」眾將帶著一片鎧甲摩擦聲音退下,殿中只剩下張任馬超樊梨香等人,黃忠對沒叫到他,很不滿意。

「幾位將軍,留下你們是因為你們是父王心腹大將,所以可以對你們直言,敵軍還有第五路大軍,那就是我們內部的叛徒。」

「叛徒?是誰?」黃忠大聲道。名字帶一個「忠」,黃忠最恨叛徒,尤其是這個時候,分明是因為以為劉璋死了,所以反叛。

「我還不知道,但是種種跡象表明,我們軍中肯定有叛徒,最重要的證明,就是曹軍主攻方向。完全在青泥隘口。」

「可是末將怎麼聽情報說,張遼是要殺向函谷關?」張任回道。

「那是表面現象,張遼的聲東擊西之計,你們只看到張遼到達豫州,行軍路線偏向西北。而且他們自己說的主攻方向在函谷關,可是到了豫州西陲,他們隨時可以轉向青泥隘口。

之所以肯定張遼是在聲東擊西,眾位將軍可以不看張遼的行軍路線,而看他們的補給線。」

「補給線?」張任等將領一驚,他們也搜集情報,可是除非要斷對方補給線。否則誰去刻意注意人家補給線?劉循忽然提到這個,眾將都愣了一下。

「沒錯,自從大移民以後,豫州十室九空。路途荒廢,這次曹軍大軍西征,他們的補給線是過的穎水,而不是河洛之地。

這就奇怪了。如果曹軍真的要攻函谷關,他們四十五萬大軍肯定駐紮函谷關下。那從穎水的補給道路,至少比從河洛的補給道路長一倍。

這麼長的補給線路,四十五萬大軍的用度,那得浪費多少糧食,就算曹操得到世族支持,富得流油,也不可能這麼浪費吧?

只有可能曹軍駐紮青泥隘口,穎水的補給線才是最短的,也才是合理的,曹軍可以在行軍上聲東擊西,但是補給線他們不能,曹軍主攻的必是青泥隘口。」

劉循話一說完,眾將震驚,不止是震驚曹軍的陰謀,青泥隘口雖然險要,但是遠遠不如函谷關,如果曹軍聲東擊西,川軍再大軍從函谷關調往青泥隘口,必然讓曹軍撿個大便宜,甚至真的攻破青泥隘口也說不定。

可是眾將更震驚的是劉循的智謀,都說劉循智力平平,當初寫個詩都狗屁不通,可是現在戰略部署嚴謹合理,調度兵將有條不紊。

還能洞察補給線這麼微小的地方,連張任等人都沒注意,劉循卻已經深入地研究了,這絕對是超一流的智慧啊。

「少主公英明。」張任等人拱手道。

劉循看著眾將的眼神,心中有些汗顏,這些當然是周不疑說的,自己只是照說一遍,劉循知道要不是周不疑,自己翻爛了那些書簡,也注意不了曹軍那補給線的信息。

劉循咳嗽一聲繼續道:「曹軍主攻青泥隘口,而且從補給線來看,函谷關外曹軍必定很少,那就絕不止是青泥隘口比函谷關好攻,還有一個很大的可能,就是他們找到了青泥隘口守軍中的內應。

我沒有確切證據,只是一種大膽假設,無論如何,我們必須防止禍起蕭牆,為此,我做三點布置。

第一,張任將軍統帥三十萬大軍,同樣聲東擊西,只說是進入函谷關,但出長安後,擇距向青泥隘口靠近。」

「是。」

「第二,馬超王雙統帥的騎步大軍,秘密轉入河內,待張遼的大軍到達青泥隘口後,從河洛之地殺出,截斷曹軍後路,前後夾擊,我們要讓這些世族組織起來的雜牌軍,在川軍鐵蹄下遭受重創。」

「可是如此一來,北方折蘭英怎麼辦?」馬超疑惑道,王雙龐德等人也看向劉循。

「這正是張遼荀攸想不到的地方,他們以為我們必派大軍抵抗折蘭英,那就絕對料不到你們這支軍隊會進入河內,出現在他們後方。

折蘭英那裡你們不用擔心,張遼文武兼備,荀攸智謀超群,若不如此,欺騙不過他們,這是我們重創曹軍的唯一機會。」

折蘭英和劉璋的關係,並沒有多少人知道,所有人都知道當初折蘭英逃婚被劉璋抱了回來,可是第二天又逃婚了,那無疑,第一天折蘭英的屈服,不過是虛以委蛇,是為了讓川軍放鬆警惕,第二天逃跑的。

曹軍是這樣認為,川軍將士同樣這樣認為,周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