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38章信使到達長安

第838章信使到達長安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18 22:38  字數:4454

劉循長劍緩緩高舉,台下川軍文武,張任,馬超,黃忠,樊梨香,王雙,關銀屏,龐德等將領,西涼軍,蠻軍,川軍等軍士齊聲吶喊,聲震長安郊外。

許多關中百姓觀看,都默默祈禱川軍大勝,他們大多都是以前的流民,在一年時間裡,川軍大力安頓他們,他們好不容易才定下居來。

商人紛紛捐錢捐糧,他們基本都有產業在關中,若關中變為戰場,後果不堪設想,川軍敗了,他們更沒好日子過。

祭天大會後,劉循立刻召開軍議,誓師只是做給士兵和百姓看的,真正戰略部署才是關鍵。

武將還沒到來,劉循對一旁周不疑道:「不疑哥哥,一會還是你來說戰略計劃吧,我怕有什麼錯漏。」

周不疑根據整個形勢,制定了戰略部署,並讓劉循在軍議上宣布,這是劉循第一次指揮大戰,而且是一場遍布天下的大戰,川軍全部軍隊都會動用。

只要軍議結束,天下硝煙瀰漫。

這次大戰對川軍實在太重要了,關係著川軍以後的走勢,若勝,川軍渡過了劉璋去逝的危難,若敗,川軍基業風雨飄搖,甚至更嚴重。

「少主公,不,主公,這次軍議必須你來主持,這是你對曹操魯肅的戰爭,也同時是你對自己的戰爭,如果這道坎你都邁步過去,你不可能繼承先王遺志。」

周不疑對劉循說著,同時拿起一疊冊子,裡面全都是周不疑自己寫的戰略部署,周不疑拿著這些冊子對劉循道:「主公,這些我拿回去銷毀,這場戰役就是你指揮的。主公記住,這場戰爭不是一場地域爭奪戰,是川軍大業的生死之戰。

還有,主公,不要再叫我不疑哥哥,從現在起,我是你的臣子。」

周不疑說完將冊子揣進懷中,劉循深吸一口氣,沒說什麼。他現在也知道這是自己必須面對的,哪怕自己不願意,也必須面對,如果讓父親大業中途夭折,那比這可怕一萬倍。

「主公。」周不疑突然道:「不疑沒有將這些冊子當場銷毀。主公不怕不疑將這些冊子留下,若勝,則據功,若敗,則推給主公嗎?」

「不疑哥哥,這時候我心裡很緊張,別消遣我了。無論從哪方面分析,利益,智慧,還是性情。不疑哥哥都不會這麼做。」

劉循的眼睛只看向大殿門外,張任已經跨入門檻,劉循臉色繃緊,看上去是很緊張。

周不疑聽了劉循的話。靜靜地看向劉循,他知道劉循確實有一點緊張。但是那種緊張是身上巨大的責任造成的。

從剛才劉循那句話,周不疑看出了劉循的智慧,或許是與先王劉璋不同的處事方式,雖然他心裡還是緊張,但是理智一直在他身上,自己這些年的教授沒有白費。

而劉循的話,不止讓周不疑覺得劉循有理智,更多的是感動。

劉循比劉璋多了一些人情味,理智的時候更多的會兼顧情感,就像這些冊子,如果是劉璋會怎麼處理?

人主有人情味,有利有弊,亂世的時候,弊大於利,如果因為這些人情味,導致了在亂世的失敗,那自己在教育中一味的忽視這種人情因素,就是錯的,先主劉璋就是完全正確的。

可是,真的會那樣嗎?

周不疑想著,看著劉循,心道:「不疑此生定竭誠輔佐主公,用時間證明不疑和先主誰對誰錯。」

張任,黃忠,高沛,楊懷,王雙,樊梨香,關銀屏,祝融等武將踏步而入,蔣琬等文官立於一旁。

「拜見少主公。」高沛,楊懷等武將已經下拜,可話一出口,就感覺到了不對,張任對劉循拱手一拜:「末將張任,拜見主公。」

「拜見主公。」高沛等人也終於改口,可是總覺得彆扭。

「好了,眾卿平身,如今魏王曹操,江東魯肅,交州士燮,各派大軍攻我西川,情勢危急,你們……」劉循正說著,突然外面一名士兵飛跑進殿,一進來就倒在大殿,進氣少出氣多,已經差不多力竭了。

眾人看到這個場景,都大驚失色,劉循立刻繞過帥案,正聲對士兵道:「怎麼回事?可是敵軍突襲,州郡失守?」

眾人也都和劉循猜測一樣,這個時候如此倉惶,只有這一個可能,周不疑心裡猛地一驚,難道曹操真有第六路大軍,而且這麼快就發起了攻擊?

「不…………不是……是主……主……」

「給他喝口湯。」劉循立刻吩咐道,這時周不疑放心下來,劉循在軍議之前緊張,或許現在心裡還是很緊張,但是控制的很好。

宮女很快端來一碗雞湯喂士兵喝下,士兵喝了兩口,緩過氣來,立刻稟道:「稟報少主公,各位將軍,主公沒死,死而復生,現在正帶大軍趕回。」

「什……么?」

士兵說完話,整個大殿落針可聞,劉循沉默了三秒,說出了兩個字,高沛等武將都盯著士兵,腦袋亂鬨哄的,完全不記得剛才聽到了什麼。

「是主公,主公沒有死,現在正帶大軍趕回。」士兵再次重複道。

「你說什麼?亂傳消息,還是如此大事,可是要誅滿門的。」高沛大聲說道。

「就算誅我全族,我也這樣說啊,我是主公的東州親兵啊,主公死而復生第二天,就派我回來傳訊了,路途千里之遙,玉門入關後因為通報的消息沒人相信,戰馬補給不順利,耽誤了許多時日,今天才到達,還請少主公和諸位將軍恕罪。」

眾人這下聽清了,也徹底震住了,劉循手在顫抖,突然急聲對士兵道:「怎麼回事?不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