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836章新君

第836章新君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10-18 05:33  字數:3349

黃權離開王府,看了一眼牌匾,對身邊一名親信家丁道:「回去以後,將那使者殺了,人頭獻給少主公做登位賀禮。」

「是。」

……

劉循穿著一身孝服,正在批閱冊子,以前劉璋出外征戰,劉循都知道有回來的時候,可是即使這樣,在劉璋離去時,還是感覺空落落的,感覺害怕,每次劉循看到劉璋回來,都感覺像是新生一般。

可是現在,劉循知道劉璋不在了,而且要自己頂起龐大的川軍,劉循很悲傷,恐懼,彷徨,想哭。

但面前書案上滿滿的冊子,時刻提醒劉循不能哭,劉循只能將悲傷,恐懼,彷徨留到晚上,如果剋制不住,就用當初劉璋說過的話安慰自己,讓自己忍住淚水。

現在長安一片繁忙,劉循一刻也不能停下,也不敢停下,只要停下,劉循就想起父親,只有不斷的批閱冊子,才能讓他一個人靜靜待在書房裡面。

這時周不疑從外面走進來。

「周不疑拜見少主公。」周不疑向劉循行禮,現在周不疑已經是白身,穿著布衣。

劉循抬起頭,詫異地看著周不疑:「不疑哥哥,你從來不拜禮的,連見到爹爹都不拜禮,為什麼現在……」

周不疑笑了一下,走上前來,以前他都直接找位置坐了,但是這次他站在一旁,並未坐下。

「少主公,主上無威不立,主上以下,無人能撼王權,這是先王的原則,身為臣下。不管是誰也不能沒有尊卑,少主公應該繼承先王之志,立威從不疑開始。」

「爹爹。」周不疑輕聲念了一句,神情有些恍惚,努力搖搖頭,對周不疑道:「不疑哥哥,監視黃權的人,是你派出去的嗎?」

「不,我沒有這個權力。只是暗示了蔣大人,少主公下令蔣大人維持長安穩定,不疑覺得這應該是需要維持的地方,如果已經逾規,請少主公治罪。」周不疑拜道。

劉循拜拜手:「既然我已經下令蔣琬大人負責具體維穩事宜。那蔣大人有自己的判斷,當然不算逾矩,只是我覺得黃家用不著監視,不疑哥哥覺得呢?」

「少主公什麼看法?」周不疑問道。

「感情上,母親是忠於爹爹的,黃家也是因為忠義走到今天的,與川軍一體。應該不會反,理智上,黃家沒有反的動機,黃家勢力雖然大。可是整個黃家沒有軍權。

而且黃家現在是商業貴族,已經完全轉型,與孫權曹操轄下世族格格不入,他們此時造反。就算撼動了我,那必然也是川軍四分五裂的代價。川軍若敗於天下,對他們沒半點好處。」劉循沉靜地說道。

「少主公英明,若先王在天有靈,一定欣慰。」周不疑道:「少主公是先王早選定的繼承人,軍中大將,主要文官皆擁戴少主公,黃家造反,萬難成功,最後只能落下一個族滅的下場。

就算退一萬步成功了,那也是川軍遭受重創,最後必被曹孫吞沒,黃家已經轉型,家族模式與曹孫轄地家族格格不入,而且也不可能在曹孫麾下,獲得現在這麼高的地位,只要黃家不笨,絕不可能造反。」

「那不疑哥哥還?」劉循疑惑問道。

周不疑道:「我的用意是,試探。」

「不疑哥哥的用意是逼反。」劉循一下子站了起來,驚訝地看著周不疑,劉循跟隨周不疑學了幾年,又一年的時間坐鎮長安,對許多政事絕不是一竅不通,周不疑說完試探,劉循一下子就領悟了。

什麼試探?根本就是讓黃家人看到自己在猜忌他們,然後逼急了跳牆,這不是逼反是什麼?

劉循震驚地看著周不疑,他對黃玥是有很深的感情的,這些年劉璋不在,劉循都是黃玥照顧,是黃玥彌補了劉循大半母愛,劉循有自己的判斷,黃家不會返,而自己對黃玥感情深厚,周不疑逼反黃家,劉循實在不能接受。

「少主公現在越來越厲害了,假以時日,必然也是一位明主,可是先主公說的不錯,主公太過仁慈了,不過凌厲,在這個亂世會吃大虧的。」

周不疑說道:「少主公推測黃家不會反,不疑贊同,但是不疑是理智的分析,少主公分析出黃家不會反,是不是心中覺得很安心?」

劉循皺了皺眉,點點頭。

「這種安心,阻礙了少主公的思維,讓少主公無法看得更遠。」周不疑說道,不理劉循的疑惑,繼續道:「少主公想到黃家不會反,就安心了,再也不敢想更長遠的東西。

少主公想過嗎?伴隨著川軍慢慢一統天下,伴隨著小王子劉康逐漸長大,伴隨著黃家的膨脹,以後必然有一天,我與主公今天說的,黃家不會反的理由,全部瓦解,那個時候再處理黃家,少主公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心痛。」

「全部瓦解?」劉循皺眉,劉循想著剛才黃家不會反的理由,實力不夠,家族勢力與曹孫格格不入,這些最後都會瓦解嗎?

「按照不疑的推測,黃家總有一天會爆發,長痛何不如短痛?」

「不疑哥哥。」劉循看著周不疑,皺眉道:「我不知道你推測的對不對,但是你料事無有不中,我姑且相信,可是為什麼是現在?現在爹爹去了,正是不穩的時候,為什麼是現在?不疑哥哥難道不怕曹孫撿我們便宜嗎?」

周不疑緩緩搖頭,嘆息一聲:「我現在倒是真的不知道,當初是不是該聽先王的,勸少主公狠辣一點,少主公現在說這句話,看起來理智,還是被情緒左右了,如果是先主公,不會問出這句話的。」

周不疑沉吟